梦远书城 > 林晓筠 > 前妻变女仆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四


  “没问题。”

  “项芸,你太宠小媛了!”

  “谁教她叫我一声‘芸妈咪’。”

  “芸妈咪,我们幼稚圜举行毕业典礼时,你和奶奶都要来哦!”小女生一脸认真。“很多小朋友他们全家都会去的!”

  “我和奶奶一定去。”

  “可惜爸爸……”温小媛看看墙上爸爸的遗照。“可惜爸爸在天堂里渡假,不能参加我的毕业典礼,如果他能来……”

  温秀真不想哭,可却忍不住老泪纵横。没有什么比白发人送黑发人更痛的事,幸好儿子还留下了一个小媛,她们又碰上了项芸,三个人互相打气扶持,不然怎么撑得到今天?

  “温奶奶,你不要哭!”项芸轻轻拍了拍老人家的肩膀。“你还有我们!”

  “我只是不甘心,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,本来是等着让他为我送终,没有想到……”

  “奶奶,不要哭!”温小媛感染到大人哀伤的气氛,说话也带着鼻音。“我不该提爸爸让你伤心的,我坏坏!”

  “小媛……”温秀真哭得不能自抑,一想到自己的命运,还是忍不住悲从中。项芸没有跟着一起哭,如果她再加入,那么三个人抱在一起哭得没完没了,她不要这样哀戚的生活。

  “小媛,我答应你!”她用很乐观的语气朗声说。“我一定找一个‘爸爸’去参加你的毕业典礼。”

  “真的?”温小媛马上眼睛一亮。

  “项芸,你不要随便骗小孩,现在的小孩没那么好骗,而且小媛并不笨。”她知道项芸是个规矩、洁身自爱的女人,临时要去哪里找一个男人?

  “温奶奶,你放心,我一定可以办到的!”顶多找个认识的人来扮演一下,这有什么难?要不然花点钱,找个临时演员也可以。

  “芸妈咪!我们勾勾手指头,如果你骗人的话,你的鼻子会变长,像小木偶一样!”温小媛是认真的。

  “芸妈咪没有说谎,我的鼻子会永远这个样子!”

  “所以我会有爸爸嗔?”

  “这……”她有点担心了。

  “项芸……”温秀真摇摇头。“你这个承诺可真是太大了。”

  本来没打算再碰钉子,但项芸那一张疲惫的脸又令他硬不下心肠,她每在他家打扫一次就要两、三个小时,除非是机器人,不然都会累的吧。

  “有人来接你吗?”严希焰站在大门边,他现在只要一看到项芸,心情就会愈来愈脱序,所有的判断和常理都派不上用场。

  “我可以一个人……”

  “我送你。”既然没有人接,那么什么话都不必再罗唆。“我拿个车钥匙。”

  “严希焰,不必了。”

  “就当我自己想开车晃晃。”

  “真的……”不必了。

  拗不过某人的强势,项芸还是坐上了严希焰的车。

  在车子里的两人感觉是既熟悉又陌生。熟悉的是他们曾当过一年的夫妻,陌生的是这六年的空白,如果两人都愿意,他们可以回忆那一年的婚姻,也或者可以谈这六年来彼此的改变。

  但是不知为何,他们始终沉默着。

  严希焰好像很专心的在开着车,项芸则是很专心的看着窗外,好像她是第一次如此认真的看着台北夜色,如果她能拒绝,她真的不需要他送,哪怕用走的回家,都比让他送自然。

  “谈谈那个人吧。”终于还是由严希焰率先打破了沉默,因为他受不了这样快室息的气氛。

  “那个人?”她不解的转头看他。

  “你说过你不是‘一个人j。”

  “所以呢?”

  “那么‘那个人’是谁?”他打破砂锅想要问到底,迫切的想知道。

  项芸本来还弄不清楚,可是从他那凌厉的目光,她再蠢也知道他是在间什么。

  “你为什么在乎?”她笑了笑的问。他如果真的在乎,未免又好笑了一点,他和她之间的空白是六年,可不是六个月。“男人的好奇心。”他故作洒脱的表示。“而我一定要满足你的好奇心吗?”

  “项芸,除非‘那个人’是见不得人或是不能公开,不然,你为什么要神秘兮兮的?”他有点在逼她。“身为你的前夫,我至少可以关心”下,并且送上我最真的祝福吧?”

  “这是我的私事,如果——”

  “项芸,你确定自己真的遇见对的人吗?”他抢白道。

  她不懂他为什么非要塞一个男人给她?好像她是那种不甘寂寞的女人!他为什么不能想想别的可能,为什么不问问她离婚之后何去何从?他可以问她很多很多,却只会挑最令她不愉快的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