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林晓筠 > 前妻变女仆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二


  这句话有一点是在“加油添醋”,好像不把事情搞大一些,他不甘心似的,他明明可以很理智,当成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来处理,但他刻意放大,是真在找她的碴,挑鸡蛋里的骨头。

  “我再和他谈谈好了。”项芸叹口气。

  “你是在给自己制造机会吗?”严希焰又有问题了,脸又拉了下来。

  “我只是想把话说清楚!”她很忍耐的说。“不然我以后都不要来了。”

  “项芸,你是不是以为自己魅力无边?”他像是打翻了醋坛子似的。

  “我不自恋。”

  “你是不是以为自己那一双眼睛会勾人?”

  “严希焰,你在讲什么?”

  “你是不是认为只要和你互视一眼,大家就会被你迷惑?”严希焰在不知不觉中说出了他真正的想法。“即使是像霆风这么优秀的男人?”

  项芸气到了。他这种无中生有的指控令她很不舒服,她有错,她可以认,但如果是硬要把罪名栽赃到她头上,她可吞不下。

  “严希焰,我是来工作,不是来找男人的!”她正色而且厉声的表示。

  “你不用找,男人会自己送上门。”严希焰表现得就像是一个吃醋的丈夫。

  “你的说法很肮脏!”

  “别忘了,你还有其他男人哦!”他怕她忘了似的提醒道。“项芸,我知道现在是个开放的年代,但女人含蓄一些还是比较好。”

  “教训完了吗?”以前她的个性是会逆来顺受,只要不是天大的委屈,她都可以笑笑不介意,但是现在她不要当个只会被“欺负”的角色,她可以表达、可以扞卫自己的权利。

  “我不准你乱勾引别的男人!”他没有资格了,但是他顺着自己的心吼出。项芸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不理智的话,难以置信的瞪大眼。

  “寇霆风就像是我自己的兄弟!”

  “你以为……”项芸硬是忍住没有把话说完,她知道如果要接下去,那话就很难听了,她不想污辱了自己。“严希焰,你可不可以当地球上已经没有我这一号人物?”

  他下巴一扬。

  “还是我以后改成一大清早或是三更半夜再来打扫?”她提出不同的方案。

  严希焰当然知道自己是有点“不可理喻”,他真的好像是在“欺负”她,于是忿忿的一个转身。他是在干什么啊?他的世界里多得是女人,只要一通电话,提出一个邀请,还怕没有女人吗?

  他要记住,项芸只是他的前妻,是他在年轻冲动、以为只要有爱就可以度过一生的天真想法下所短暂拥有的女人,那一切都过去了!

  结束了。

  项芸看着他的背影,也在告诉自己,这个男人六年前就不属于她了,六年后他还是不在她的这个世界里,别看、别想,放他走吧!

  杜嘉梅今天可是刻意打扮过,她上了美容院,又是洗头、做发型,还做脸、请美容师上妆,而名牌衣服、配件、皮包、鞋子,这些她自己有,反正为了今晚的约会,她让自己像是要去参加奥斯卡颁奖典礼般,那么的慎重、煞有其事。

  一向都是她主动打电话邀严希焰,但他通常的回答是忙、很忙、非常忙,如果不是双方家长一直在敲边鼓,而且看在他自己白手起家,不靠父母却搞了一家超能赚的网路公司,她一颗心早就冷了,可现在却是他主动找她吃饭……

  看来事情有起色了。

  严希焰其实只是想要证明自己有多炙手可热、行情看涨,他可以和名媛约会,可以和千金小姐吃饭,不是只能眼巴巴的跟在一个家务中心员工的身后。

  不过,他并没有很在意今晚的聚会,不禁领带没打,袖扣没戴,连该去修剪、整理一下的头发也没理,他看起来像是在应付一件事,连吃的地方他也只是随便挑了一家麻辣锅店,因为他记得项芸爱吃麻辣锅。

  哼!为什么他又想到她?

  明明他今天是约杜嘉梅来吃饭,而且瞧她那一副该去台北一〇一顶级餐厅吃饭的打扮,他愈看愈觉得格格不入。

  “你太隆重了。”他淡淡一句。

  “没关系。”杜嘉梅的笑容有点僵。如果她早知道要来吃麻辣锅,她会穿得轻便一些。“我不知道你爱吃辣。”

  “我是不爱吃辣。”严希焰一副好像在和人赌气的表情。但项芸爱啊!“不过小辣勉强可以接受。”

  “那就自便了。”他说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