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林晓筠 > 前妻变女仆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你一定要打扫这里?”他眼神一变。

  “除非你不满意我的工作,想要找别人——”

  “项芸,你是在坚持什么?”他被惹恼了,他明明可以解救她,只要她肯让他救。

  “一个原则。”她回得轻声而慎重。

  “那是什么?”

  “自立自强。”

  虽然四周是高楼大厦,算是台北的精华区,但是项芸却弯进一条小巷子,里面是一排老式平房,看得出来年代很久了,这里住的大都是一些老弱妇孺,比较没有谋生能力的,想要重建房子比登天还难,于是一天拖过一天,至少还可以挡挡风、遮遮雨,可以安身立命,不至于连片屋瓦都没有。

  “奶奶,我回来了!”项芸边进门边叫唤。这个地方是连小偷都不会想来光顾的,所以连大门都不必锁,左右邻居大家都熟,守望相助反而比什么锁都好用,一个陌生人或是一有什么风吹草动,大家吼个一声,马上就能有个照应。

  “我刚热好汤,你多少再吃点。”温秀真总会算好项芸回家的时间,帮她热点汤,给她当消夜。

  “小媛睡了吗?”她放下皮包,想寻找小女生的身影。“我有糖果要给她。”

  “她九月就要进小学了,我现在在训练她要早睡早起。”快七十岁的温秀真无法在经济上提供什么贡献,但至少可以把自己的孙女照顾好。

  “那我明天再把糖果拿给她。”

  “吃糖会蛀牙又花钱!”

  “同事给的。”

  温秀真笑笑。项芸的同事人都不错,知道家里有小孩,总是会给她一些零食、文具什么的,通常愈没钱没势的人,反而比较有感情,比较能体谅别人的处境,不会用鼻孔看人。

  接着她从皮包里拿出了一个薪水袋,直接交到了奶奶的手里。

  “奶奶,上个月的薪水。”她愉快的笑说着。

  “项芸,你给我一部分就好,这是你辛苦赚的!”她每个月都要和项芸推来推去一次,这个女人真的完全不见外,把她当做是自家人一般看待。

  “奶奶,我还有奖金,而且我吃住都在你这里,除了搭捷运要加值,我没有什么花费!”她一向非常节俭,不该花的绝不花。

  “女孩子总要买买衣服……”

  “你会买给我啊!”知道那些衣服是菜市场牌的,但奶奶的心意她能感受。

  “不是什么好衣服!”温秀真有点汗颜。

  “衣服好穿、耐穿就可以,我又不是要去参加选美。”项芸安慰温奶奶。

  “那化妆品呢?我看你连口红都舍不得买!”

  “我天生丽质啊!”

  “项芸……”每个月都会向她“道歉一次”。“都是我和小媛拖累了你。”

  “奶奶,你又这么说了!”她搂着奶奶的肩膀。“我都可以倒背如流了,每个月拿薪水给你时,你就会感伤一次,看来我要帮你在邮局开个户头,然后直接把薪水汇到里头。”

  “项芸,那多麻烦……”温秀真不习惯和邮局或是银行的人打交道,又得填提款单,那对一个老人家来说是折腾。“好!我不说了。”

  “这才对嘛,你是要和我分什么分,没有你和小媛就没有今天的我,我照顾你们也是应该的!”这一点她绝对是无怨无悔。

  “但是你的青春……”又要感慨一次。

  她没打算提今天遇到严希焰的事,也没有必要提,反正过去的事已经过去,没什么好回头的,有些人的缘分就是这么短,强求不来,她会和他保持距离,反正她和他早已是两条并行线。

  “奶奶,我还这么年轻……”项芸逗着温奶奶。“再等个十年都OK啦!”

  “那时你都三十六岁了!”温秀真担心的皱眉。

  “是现代人所谓的‘轻熟女’啊!”

  “但我们这个年代的人会说是‘老姑婆’。”

  “老姑婆就老姑婆!”她不以为意。“这年头的女人没有男人不会死,搞不好还可以活得更好。”

  “项芸,温奶奶是在替你烦恼啊,十年后我可以‘走了’,小媛长大了,那你……”

  “我还是会活得好好的!”自信的一句。

  “但女大当嫁——”

  “汤要凉了。”项芸一副肚子饿的表情。“填饱肚子比找个男人重要。”

  “项芸……”温秀真露出一个慈祥又不舍的笑容。如果没有项芸,她和小媛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日子过,但是总不能一直拖着这个好女孩,可是……她沉沉一个叹息,走一步是一步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