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林晓筠 > 前妻变女仆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项芸将一头乌发藏在工作帽之下,加上戴了口罩,穿着打扫的工作服,如果不细看,实在很难把她和美女这样的名词连在一起,又因为穿了工作用的塑料鞋,看不太出原本高的身形,随身带着的清洁用具,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般的女人,一个……不会令人想要多看一眼的女人,但如果可以和她眼神接触,那么就可以感受到她的灵秀、她的细腻。

  这栋办公大楼一向是项芸的家务公司所负责的范围,一家贸易公司撤离后,新搬进来的据说是一家网络公司,在美国赚了大把大把的美金之后,回台湾来开,并且一口气就用现金买下了两层的办公大楼,财力惊人。

  对项芸而言,开什么公司都好,只要她有钱赚,只要她在乎、所爱的人生活可以无虞,那么不论是网络公司或其它什么性质的公司都没差,只要不把公司内弄得太肮脏、不好清理,她都OK。

  清理工作一般是选在公司下班之后,才不会影响到员工上班,项芸是先来考查环境,再决定需要派多少人手过来,她已经对这些内容驾轻就熟,几乎马上就可以评估出要多少人力。

  听到这间网络公司的一间大办公室里还有声音传出来,心想在高位或是领高薪的人,本来就是要辛苦一些,哪有那种下午三点一到就刷卡下班的好康,现代有很多男人是工作狂,把工作当成娱乐或是生活的重心,好像只要有工作,人生才有意义。

  没关系,她先从员工的区域开始清理起,这一层看起来有一、两百坪的公司,光是从头到尾扫一遍,也要花上半小时,她喜欢这种抛光地砖,可以扫、可以用吸尘器吸,她最不喜欢地毯,藏污纳垢又不是很好清,对呼吸道非常不好。

  “我不要听借口,Right now!”中英文夹杂的咆哮声由大办公室里传了出来,听得出来说话的男人很不爽。

  好熟悉的嗓音,项芸整个人不由得一震。她已经很久、很久没听到这声音了。

  “时差?赚钱有时差吗?我们是网络公司耶!”又是毫不客气的吼叫。

  项芸没由来的觉得一阵凉,虽然公司里有开空调,而且室温是凉爽的,但是她的“凉”是一种冷、一种好像自己的血管里被倒了冰块的感觉。

  不可能,六年了……她一直把这个世纪发生的事,当成是上个世纪的事,好像她这么归类了,伤痛就不会那么深、那么磨人,好像她把时间拉长、拉远了,自己就不会在意。

  “别逼我飞去洛杉矶,那样大家都不会很好看,我最讨厌别人和我唱反调!”

  她发现自己的脚步不自觉的朝公司的大门口移动,她一向是个敬业认真的人,哪怕只是打扫的工作,她也会投入全部的心力,但是这声音纠缠着她、扰乱着她,令她想逃……

  “给我搞定,五分钟之后我要有个结果。”接下来是摔电话的声响。

  项芸告诉自己要逃,她可以晚一点再过来,或是找其它人员。听听自己心里的那个声音,有麻烦了,她的耳朵和她的心不会骗她的,只是她还来不及离开,那个男人就已经走了出来。

  严希焰的脸上挂着愤怒,一双眼睛又火又冷,头顶上好像在冒烟,紧抿的唇看似极度的不悦,再配上他高人一等的体型,即使他是一个帅到令上帝都要嫉妒的男人,他看起来还是像身上贴了张“生人勿近”的标签般,令人生畏。

  他不懂,只是件权利金那么小的事,就得花那么多时间沟通,真不知道洛杉矶那边的人在搞什么?这些年下来,他脾气其实已经收敛了不少,不再像年轻气盛时那么冲,实在是这件事早该搞定,不该再让他烦心。

  讲到口干舌燥,想到茶水间倒水喝,忙了几个小时,他突然想起自己好像也还没吃午餐,即使在洛杉矶的网络公司已经很成功了,但是回来自己的家乡开设新公司,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。

  项芸知道这不是自己的想象,这人真的是——

  马上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身,她背对这个男人,心想以自己目前的“装扮”,他不可能认得出她,而且六年了……搞不好他连她的名字都记不得,更何况是人。

  严希焰看到一个来打扫的人,本来他已经从她身侧走过,可是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令他停下了脚步,他说不上来,他完全无法掌握这名打扫人员的长相,但是感觉是不会骗人的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