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兰心 > 赔心交易 >
三十八


  穆薇尹惊恐地看着丁海洋,生怕他会受伤地大叫着。“别过来!快逃!”

  “面对这种懦弱的人还要逃吗?没必要。”丁海洋冷冷地说着,他踏进门来,大步走上前。

  “谁懦弱了?我是宣判者,你们都是罪人!你们应该惧怕我的,懦弱的是你们才对!”梅逊大吼着,激动地将手枪指向他。

  穆薇尹惊骇地想大叫,但丁海洋讥讽的话却响起。

  “不是吗?只会对女人下手的人,还算是男人吗?”丁海洋极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一般无异,但是眼尖的梅逊已看出对方额头上的冷汗了。

  “你在硬撑啊?好啊,我就先拿你开刀!”梅逊哈哈大笑,指着他面前的那杯红酒。“选吧,一个是毒药,一个是子弹,都是通往地狱的门径。”

  丁海洋的冷汗流下,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胸口剧烈地抽痛着,体内的毒素又要发作了。

  穆薇尹察觉出他的不对劲,怔怔地凝视着他。

  “浩元,不许插手。”他冷冷地说着,咬牙忍住痛楚,朝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伍浩元说着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伍浩元点头。

  “我说过只有你可以来,你竟然多带了一个人?!不可原谅!”

  梅逊激动地叫嚷着,就要扣下扳机的同时,一只大手倏地扣住了他的手指,丁海洋已闪身出现在他跟前,阴冷地瞪着他,大手上一推。

  “枪,不是这样握的。”

  梅逊的手腕格地一声被折断,难掩惊骇地看着一脸深沉阴狠的丁海洋,他看着对方手肘一顶,自己的胸骨传来“格”地一声,一股剧烈的闷痛使得他立刻往后仰下,痛苦呻吟着。

  “你……怎么可以……啊!”

  完全没理会梅逊痛苦地呻吟,丁海洋将手枪甩去一旁,咬牙稳住摇晃的身体,颤抖的双手帮穆薇尹解开身上的麻绳。

  “没事了,薇尹。”

  她被按入熟悉的怀抱里头,一道温柔的声音安慰着她,她怔怔地被他紧拥着,目光却落在痛呼呻吟的梅逊身上,再瞧向不远处的手枪。

  “啊!”她低吼着推开丁海洋,冲上前将手枪执起,指向倒在一旁的梅逊。

  “薇尹!”丁海洋惊呼着,却被她大声吼住。

  “他、害死了、害死了爸爸妈妈……”泪眼底下是深深的怨恨,她握着手枪的手不停地发抖,不断地重复说着。

  梅逊一脸害怕地看着穆薇尹,连逃的力气也没有。

  “薇尹,他不值得你这么做,别为了一个犯人弄脏你的手。”丁海洋轻柔地说着,缓缓走上前。

  “他应该死的……”她的声音变得微弱,泪水不停滑落,试着说服丁海洋。

  “不,这个决定权不在你我的手上。”他缓缓走到她身旁,柔声说:“你爸爸和妈妈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做的,对吗?”

  “爸爸,妈妈……”她愣愣地回头看向丁海洋,看到对方苍白的脸上出现温柔的笑容,她深吸一口气,缓缓垂下手。

  丁海洋一个箭步上前将手枪拿起,丢给一旁的伍浩元,然后紧拥着穆薇尹。

  “薇尹……”吓死他了,他真的害怕她会开枪……

  她猛地抱住他,倏地放声大哭,把之前的害怕、悲愤、忿恨全都哭了出来。

  他紧紧拥着她,心也跟着淌血。

  “没事了,没事了……”

  事情总算解决了,他紧绷的神经在她的怀抱里得到了放松,一阵晕眩感涌上,他眼前一黑,再也撑不住地往前倒下。

  医院里,一个瘦弱可怜的身影蹲在墙角,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臂,小脸上满是泪痕,大眼里盛满悲痛。

  一个高大的身影蹲下,和她平视,摸着她的头发。“薇尹,回家休息吧。”

  穆天朗柔声劝说,看到她还是倔强地摇头,他无奈地叹息。

  “医生说了,他今晚还不会醒来。”

  四个小时前,他接到了那个高傲男人的电话,迅速地赶到医院后,就看到平安无事的穆薇尹缩在墙角哭泣,吓了一大跳的他是从那高傲男口中得知,送进医院的不是薇尹,而是病发的丁海洋。

  “别逼我现在离开,我要,等到他醒来。”她的声音已变得沙哑。

  她害怕,她一直都在发抖,她怕只要她离开之后,就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丁海洋了。

  “病人的身体已经到极限了,你们必须有心理准备。”医生刚才这么说着。

  要不是医生坚持要让丁海洋休息,不让人进去打扰,她早就在他身边守候了。

  穆天朗知道自己无法说服她,他伸出手将她扶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自己坐在她身旁陪伴着。

  “大天哥,你回去忙,我没事。”她坚强地说着,以手背拭去脸上的泪痕。

  丁海洋说过,他不希望看到自己伤心,她就不会再哭。

  “不要紧,大天哥陪你。”他哪里放心得下呢?

  穆薇尹轻轻点头,默然不语片刻,突然间开口问着。“大天哥,我是不是很任性?”

  穆天朗一怔,没来得及回答,已听到她自己回答着。

  “小时候,我为了要去看马戏团,硬是要小天哥陪我去,小天哥为了保护我摔断了腿;念书时,我为了自己的兴趣,不顾自己是蓝斯丁尼继承人的身分,选了一个不相关的科系;现在,我硬是不管后果,选择了丁海洋。抱歉,这些年来,你们都一直在忍受着我的任性……”

  她自责地垂下头,穆天朗的大手轻轻按了一下她的头,温和的声音响起。“傻瓜,我们是你的哥哥,有什么好抱歉的。”

  她含泪看着大天哥,轻轻靠在他肩膀上,闭上眼睛。

  “我不想失去他,甚至要求他要撑下去。我这样是不是很自私?”

  闭起眼睛,她脑海里还回想着刚才那一幕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