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兰心 > 赔心交易 >
三十三


  “他利用我们成为他的武器,在他的控制之下我们根本无法逃脱,我就这样看着我身边一个又一个要好的朋友,成为他野心之下的牺牲品。每一次出任务,能够活着回来的人就越来越少了。”他举起右手,在阳光的照耀下,穆薇尹清楚看到他右腕上那道浅淡的疤痕。

  “以前这里就戴着一个钢环,钢环里头有一根沾了奇特毒素的毒针,要是有人不听命令的话,他就会按下钢环的控制键,毒针在贯穿手腕的那一刻,那个人很快就会完蛋了……”

  她低呼一声,想也不想地就拉起他的右手,似乎猜想到什么似地拚命摇头。

  她虽然不太明白他说的是什么,但她感觉得出他的过去存在着许多伤痛,导致他变得不再轻易信任别人,也不再敞开心房,她不想再听下去,因为她怕自己会忍不住痛哭……

  “薇尹,我想说的是,我的手腕也被毒针贯穿过。”他轻轻地说着。

  他想让她知道自己的过去,因为她是他这辈子最在乎的女人,他不想对她隐瞒什么,更不想带着遗憾离开……

  “为什么?为什么,不能假装什么事也没有?为什么要告诉我?”她忍住泪,但是声音已变得哽咽。

  这几天来,她一直很努力地伪装坚强,他却硬将她的面具摘下!“我也很想假装什么事都没有,但是我办不到,对不起。”他心疼地搂着她,不让她看到自己眼底的悲痛。

  是梅逊的话提醒了他。薇尹一直都不快乐,一直都在强忍悲伤,是他傻气地以为薇尹可以平静地接受自己快死的事实。

  他忘不了当天薇尹强忍泪水,却无法抑制让泪水滑落的样子,因为穆天晴沉痛地宣布,他身体的器官全都被某种奇特的毒素吞噬,功能正在逐渐退化,他真的只剩下三个月的生命了……

  这个消息他早就心里有数了,但是薇尹却在得到证实的时候哭得崩溃。

  他应该明白的,就算她表明会好好爱他三个月,但她无法忍受自己最爱的人,在自己面前渐渐死去……

  “我的一个朋友,他叫做辰也炫,当时他解除了我身上的毒素,但是他想不到那种毒素早就在我身体内产生病变,现在已无法挽救了。”他说着,怀里的人儿却焦急地推开他,模糊不清地叫着。

  “我们联络……联络他,找他帮忙……”

  “没用的,他帮不上忙。”他沉痛地摇头。

  “为什么?到底是谁,这么残忍对你!他……该死!”

  从来没有如此激动的薇尹咬牙切齿地叫着,如果那个伤害他的人站在她面前,她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!

  “都过去了,他不值得让你这么生气。”他在她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,吻去她的忿恨不平。

  “薇尹,你记得我对你说过的那份礼物吗?”他搂着她,轻轻问着。

  她轻轻点头。她当然记得,他说他会在她完全振作起来时,送她一份礼物,还给了她一串钥匙。

  “钥匙是用来开启我工作室的门。”他在她耳边说着,揭开了谜底。

  她微愕,抬头迎上他的笑容,听着他说道:“看什么时候有空,我和你一起过去。”

  他的承诺听起来毫无说服力,但薇尹还是选择相信,在这个时候,她不想再质疑什么了。

  他轻轻搂过她,安慰着她的低落,半晌过后才说:“把你的手机借我一下。”

  她的心情平复不少,乖乖地把手机递上,看着他在她手机里按下好几组号码,然后交回给她,温柔地一笑。

  “这里面有我三个朋友的电话号码,还有其它的联络方法。要是以后遇上什么事却找不到人帮忙,你就随便找他们其中一个吧。虽然他们都不是什么大人物,但是有些事他们还是办得到的。”

  她怔怔地看着手机上显示的三个中文名字,手心缓缓收紧,似乎想掌握什么,好半晌她才低声喃道:“别说得那么轻松……”

  他微愕,看着她倏地抬头,一脸愤怒地瞪着他,一字一句地说:“别把这些话说得那么轻松!”

  他根本就是间接在交代遗言!为什么他可以把遗书说得那么轻松?她的心已经痛得无法忍受了!

  “你,不可以,推卸责任!我不接受!”她怒叫着,他不该把她托给其它人,因为她认定的人就只有他,丁海洋!

  迎上她的愤怒,他语塞,坐倒在一旁的椅子上。

  在心底深处的他没有表面看来的轻松,那一番话是他挣扎了许久才有勇气说出口的。他不是想推卸责任,而是明白自己无法继续陪在她身边……

  良久,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苦涩地说:“怎么办呢?好像让你更难过了。我只是想为你做些事……”

  在他短暂的生命里,他无法为她做些什么,他唯一能够做到的,就是确保薇尹以后不会在遇到困难时,感到彷徨无助。而他确信,峻他们不会对他在乎的人采取袖手旁观的态度。

  他就像一个迷路的小男孩,眼底尽是惹人心疼的迷茫和无奈,对自己所说的话感到后悔又内疚。

  她瞪着他,心头的怒火被浇熄,心底尽是不舍与怜惜。

  没有说什么,她只是上前轻轻抱住他的头,把他拉入她怀里,像一个姐姐、一个妻子、一个母亲般温暖着他,不让他再独自迷茫、孤单。

  “你,能够为我做的事就是,撑下去。”她哽咽地说着,紧紧抱住他的脖子。

  一道阳光照亮着他晦暗的心湖,薇尹就是那道光芒,他笑了,将站直的她揽入自己怀里。

  “我会努力,但不能给你任何承诺。”

  望着他不太认真的笑脸,她的心一再揪紧。

  她知道,要他撑下去是在为难他,因为每一次的病发他都会痛不欲生,她却要他答应她撑下去,她真的很自私……

  “起码,撑到小天哥回来。”她哽咽着。

  穆天晴已为了他身上的毒素,特地飞去南非寻找当年闻名遐迩的病毒及医学博士——汉克逊博士,希望对方能够帮得上忙。

  他抱着她的力道加紧,笃定地说:“我想告诉你,能够自由自在活了这些年,又可以遇上你,我觉得我的生命已经没遗憾了。如果哪一天我撑不下去了,我也不会有遗憾的,你……别为我伤心,别为我难过,我最希望看到的,是快乐开朗的穆薇尹……”

  泪水再也无法强忍,她咬牙,只能抑制自己不哭出声来,心底紧紧揪痛着,她不舍又不甘地牢牢拥抱着他。

  他没再说什么,就这样回拥着她,任爱意在蓝天白云之下燃烧,炽烈。

  过了良久,直到他们都因为紧拥彼此而感到有些窒息之际,他才轻轻拉开她,轻柔地替她拭去脸上的泪痕。

  “我们回去吧,我不是很舒服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