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兰心 > 赔心交易 >


  他爽快的答应立刻点燃穆薇尹脸上的笑容,她带着感激的神情望着他,突然察觉自己似乎握着他的手握得很紧,她有些慌乱地松开手,垂下头。真是对不起……

  似乎感应到她的歉疚,丁海洋嘴角扬起。“没关系。”

  她再次愕然地抬头,迎上他暖和的笑意,她脸颊微红地点头。

  “请帮这位小姐包起这幅画作吧。”他贴心地为不方便开口的她吩咐着,工作人员很快地照做,但是她却一脸为难地看着对方。

  “有什么事吗?”他看着她一脸忸怩。

  望着他,手语他看不懂,她只好用唇语了。她嘴唇微启,以唇形说着无声的话语,希望他读得懂。

  “噢,钱在你哥哥的手上啊?”他看着她抖动的红唇,立刻读出了她的意思,他亲切地笑着。“那我陪你出去找你哥哥吧。”

  咦?他会唇语呀!她难掩惊喜地看着他,但是他说要陪自己去找小天哥,他到底信不信得过啊?他和她不过认识不到半个小时,虽然他长得一脸无害,但是身为穆家唯一继承人的她还是得小心提防才行。

  她内心挣扎着,再次望向他脸上亲切的笑容。对陌生人有莫名恐惧感的她实在不敢单独走出这里去找小天哥,然而他的亲切及温和却给了她莫名的依赖。

  她轻轻点头,决定信任他。

  “走吧。”和她并肩走着,丁海洋这才发觉她真的是一个很娇小的女孩,她大概只有二十岁吧?大概一百五十八公分的身高,配上应该不足四十公斤的体重,让她看起来脆弱得像玻璃娃娃,就像是一个需要保护的小妹妹。

  他心底涌起想保护这个小妹妹的冲动。配合着她的小碎步,他放缓脚步。二人穿过走廊,走出画廊门口,他才好奇地问着。“小姐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没料到他会突如其来的发问,她被吓得一怔,脚下一滑,几乎摔跤的同时,他及时伸出手扶住她。

  “对不起,吓到你了。”他歉然地扶起她,厚实的大掌扶稳她纤细的腰肢。

  莫名的躁热传来,她慌乱地站直,下意识地推开他。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他这才知道她对人体的接触十分敏感,忙不迭地道歉。

  脸颊微红,她捂着心口,轻轻摇头。

  “噢,那就好,对了,你哥哥是在哪里……”

  丁海洋话未说完,就见到对面街道传来一股骚动,一辆失控的货车笔直撞向对面的露天咖啡座,慌乱的人群在尖叫,更加慌乱的货车司机为了闪避这些人群,在危急之下一扭方向盘,车头立时朝他和穆薇尹所在的方向撞来——

  呼啸的空气、尖叫的声音、窒息的压迫感……

  正要抬头朝他说话的穆薇尹望着突发的一切,倏地停止呼吸,揪紧他的衣领看着疾驶而来的货车,时间仿佛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下午……

  被夕阳染红的天空、被鲜血染红的大地、还有被鲜血淹没的她——

  “啊——”她口中倏地迸发让人胆战心惊的尖锐叫声,尖叫声划破天空,远处的一个男人也因为她的尖叫声而发现她危急的处境,大叫着奔来。

  随着她的尖叫声响起的,是货车撞上画廊墙壁的巨响,满天纷飞的尘埃之中,惊人的尖叫声已经消失,只留下骇人的血迹……

  “薇尹!”传来的是穆天晴撕心裂肺的狂吼声。

  典雅时尚的套房内,一个瘦弱的身影躺在米白色的大床上。紧闭的眼睛,紧抿的嘴唇,还有让人心疼的苍白,穆薇尹静静地沉睡着。

  外面正下着倾盆大雨,但是隔音良好的套房内只有三个人浅浅的呼吸声。

  一个大掌轻轻印上穆薇尹的额头,在探测到她的体温正常之后,大掌的主人才轻轻吐气,转身迎视着坐在米黄色真皮沙发上的优雅男人。

  “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办到的,但我还是要谢谢你。”流利的中文自穆天晴口中逸出,褐色的头发被他耙梳着,帅气的脸上有着感激及无法言喻的歉疚。

  要不是他因为一通电话走开,薇尹就不会跑出来找他,要不是因为找他,薇尹就不会差点被鲁莽的货车撞上……一想到薇尹几乎没命,而祸首正是自己,他就不禁狠狠地握紧拳头低咒着自己。

  “不客气。”自丁海洋口中逸出的是中文,他也是直到刚才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哥哥,而且他们两兄妹都是法籍华裔。

  在货车就要撞上的千钧一发之际,丁海洋以惊人的速度抱起昏迷的穆薇尹往一旁窜去,要不是他及时出手,穆薇尹现在已经没命了。

  丁海洋望向沉睡中的穆薇尹,脑海中依旧回荡着刚才她惊人的尖叫声,那是一种被恐惧淹没而发出的绝望尖叫。这种尖叫声是他所熟悉的,就算沉稳如他,午夜梦回时,还是会被这种恐惧绝望的尖叫声惊吓醒。

  这种恐惧,是被死亡气息淹没的恐惧……

  像她这样一个弱小的女孩,到底经历过什么,才会发出这种尖叫声?是谁那么残忍,狠心迫害像玻璃娃娃般脆弱的她……

  看到对方正在出神,穆天晴自嘲地一笑。“呵呵,我这个哥哥真没用啊。”

  穆天晴的话把他自冥想中惊醒,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。

  “别自责,这只是一场意外,并不是你的错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