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兰心 > 赔心交易 >


  法国巴黎

  九月在巴黎除了有名的秋季时装秀外,另一场和艺术有关的盛事,也正在如火如荼地举办着。

  艺术画廊的斜对面是一个小型的露天咖啡座,在这个微凉的下午,露天咖啡座并没有太多的人潮,三两桌坐的是金发蓝眼的外国人,而一个靠近角落的桌子旁,则坐了两个比较特别的男人。

  他们也不是有三头六臂,只是在场唯一的两个东方男士,再加上其中一个浑身散发出学者的儒雅气息,让路人纷纷投以好奇的眼光。

  “巴黎应该有不少东方旅客吧,他们怎么会那么留意我们呢?”戴着金框眼镜的达尔以中文说着,语气有些抱怨。

  他是土长土生的法国人,只是遗传了母亲的东方血统,加上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,才会被人误认为是东方人。

  “可能是你长得俊俏,别人才会多望几眼。”开口说话的是一个斯文儒雅的东方男士,俊朗的外表加上天生的书卷气息,让他看起来成熟而稳重。

  “他们要看也是看你吧。”达尔笑笑地说。老实说,凡是和眼前这人接触过的女人,没有一个不被他的独特气质所吸引。

  丁海洋,在艺术界中享有近代艺术大师的盛名,是一个非常出名、却又因为害怕出名而拒绝出席任何社交场合的人物。他的一幅画作可以叫价高达一亿美元,连世界各地出名的画廊都争相要取得他的画作。但性格低调到近乎古怪的他,却连罗浮宫的邀请也拒绝,为此,身为他唯一的朋友兼经纪人的达尔还差点气到昏倒。

  也因为这件事,外界流言四起,有人认为他是浪得虚名,有人说他是最高傲的画家,有人则认为丁海洋这个人根本就是虚构的,媒体甚至称他为“隐形画家”。

  为此,达尔气得想马上举办记者会澄清,但身为当事人的丁海洋却不予理会。

  不愠不火永远是丁海洋的最佳写照,他是一个温和又体贴的男士,凡和他接触过的人都会慑服于他温柔的眼神、睿智的见解及成熟稳重的气势之下,就连达尔也很钦佩这个年纪比自己小,却远比自己成熟稳重的男人。

  “达尔你又开玩笑了。”

  丁海洋不愠不火地说着,顺带啜了一口红茶,这优雅的动作简直迷死人,只是他却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何吸引力。

  达尔叹息,算了,和他这种永远不会生气的人说话简直是浪费气力,他挥了挥手,谈起正经事。

  “这次由法国油画名家马戈比特举办的艺术交流酒会,你到底参不参加?”

  法国油画名家马戈比特的名气很响亮,是艺术界的前辈,许多脾性古怪的艺术家都冲着他的面子答应出席这次的交流酒会,只有收到邀请的丁海洋迟迟没回复。

  “嗯……”他支着下巴沉吟,这是他惯有的动作。“没兴趣,不去了。”

  达尔无力地捂着前额呻吟着。“我说丁先生,你知道马戈比特在艺术界有多大的影响力吗?你知道若不去的话,可能会为你带来事业上的危机吗?”

  在艺术界,只要是受到马戈比特推荐的新人,一定能够平步青云,成为新一代艺术名家;换句话说,只要马戈比特的一句不佳评语,丁海洋的前途就堪虑了。

  “那又如何?”丁海洋的语气平静,笑容温和。“我就是不喜欢受人支配。”

  达尔愣住了,他老是觉得丁海洋虽然语气平静、笑容依旧,但是他眼底总会出现某种不知名的情绪,似乎在捍卫着什么,也似乎在隐瞒着什么……

  有时候,他不禁觉得这个相识多年的朋友很陌生。

  “在想什么?”被达尔瞧得有些不自在,丁海洋干脆推了他一把。

  达尔这才回过神来,随便找了个借口。“对了,今早有人来找我,委托我一件很奇怪的事。那个男人拜托我让伟大的隐形画家和他的妹妹见一面、说几句话,还说他妹妹有可能因为你的鼓励而重新开口说话。”达尔有些为难地说着,然后耸耸肩。“他这种请求实在是难以达成。”

  连前辈的邀请都不愿出席的丁海洋,怎么可能会去见这个男人的妹妹呢?

  丁海洋想也不想就挥了挥手。“推了。”

  他一年到头都会碰上许多类似这样的请求,说什么因为他是某人的偶像,某人需要他的鼓励才能振作、继续活下去……

  可笑,当他丁海洋是神仙吗?

  他只笃信一个真理,要活下去只能靠自己努力,而不是别人的鼓励!

  “好吧。”达尔照回道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