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诱妻要在晚餐后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


  “如果你爰姐姐,你怎么可能还能再爱那女人?你根本就不爱姐姐,你只是利用她而已,更可恶的是,你还害死姐姐!”

  她的话语尖锐如刃,毫不留情地刺入丁子毓最脆弱的心版上,让他无法反驳。

  “你害死了姐姐,如果不是你,姐姐今天还活着!”牧庭不能原谅他竟然还能得到幸福,她无法接受。

  “你把我姐姐害死了,你以为你还能拥有幸福吗?你别作梦了,你永远都不可能得到幸福!”

  李则天沉痛地皱紧眉,紧抓着门把忍住不冲到外头,以免自己的出现更火上加油。

  “那个时候,你眼睁睁地看着姐姐倒在血泊中,如果你停下脚步,你就能救到她,但足你没有,你错过了……是你害死姐姐的!”

  丁子毓握紧拳头,十二年前的那一夜在脑海中不断地重复播放,令他高大的身子踉跄了下。

  “够了,不要再说了!”这一幕,令李则天终于忍不住地冲出来,紧紧牵住丁子毓的手。

  “你伤害子毓,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?”

  “我伤害他?是他伤害我!”牧庭泛红的眸张得大大的,近乎癫狂的歇斯底里大吼。

  “你以为他为什么会有创伤症候群?!那是因为他们相约私奔,他在前往这座山的路上,路旁有人出了车祸,他急着上山所以没有帮助那个车祸的人……”

  “不要再说了!”丁子毓放开了李则天的手,颤栗地撝着双耳。

  “子毓……”李则天不知所措地看着他。

  “结果他在山上等了一夜,以为姐姐失约,回家之后才知道,原来路上那桩车祸的伤患就是我姐!他本来有机会可以救的,可是他没有停下脚步!他让我姐在血泊之中失去了呼吸!”

  原来真正引发创伤症候群的,竟是这一段过往。

  “够了!”李则天吼着。

  “他害死了他最爱的人,说不定我姐还对他招手请求他帮助,但是他没有停下……所以他想死,想用死来解脱,他逃避着这一切,他孤独地封闭自己躲在这座山上,他以为这么做就可以得到救赎,但我告诉你,没有用的!你要抱着对我姐的愧疚感到死,你别想再躲到别人的背后,闪避你的罪恶!”

  啪的一声,牧庭错愕地瞪着李则天。“……你打我?!”

  “我说够了!你不该用这种态度去伤害你喜欢的人!”李则天恼火的斥骂着。

  从小到大,她生气的次数屈指可数,这一次是她空前绝后失去理智的怒火中烧,否则她不会动手打人。

  “我没有喜欢他!”牧庭倔强地吼着。

  “我才不管你到底要闹别扭到什么时候,但我警告你,给我适可而止。”李则天回头紧握着丁子毓,惊觉他的双手冰冷得可怕。

  他的神情紧绷,像是在和无形的什么抗衡着。

  “我告诉你,就算你喜欢他也没有用,他那个人不懂爱,根本就没爰过任何人,他只是想从别人身上得到安全感,他不过是利用我姐去填补他内心渴望得到的爰,现在,他也是利用你消弭他内心的罪恶感罢了,他不是爱你……他只是想要解脱而已!”

  “闭嘴,你还要我动手打你吗?”李则天恼火的骂道。

  可恶,她不应该让小惠放假的,要是小惠在场,至少还能帮她赶人。

  “他没有爱人的权利,像他这种人就要守着罪恶到死,永远也别想要解脱,永远也别想要得到幸福,因为他没有资格!从他眼睁睁地看着我姐死的那晚开始,他就丧失了幸福的资格!这是老天给他的惩罚!”

  “出去!”

  李则天吼着,注意到掌心里紧握的大手传来不寻常的颤抖,她大惊回头,看见他脸色苍白,双眼失焦地飘移着。

  “子毓……子毓,你不要吓我……”她轻拍着他的颊,他的眼神空洞得教她心惊胆颤,她赶忙向牧庭求救——

  “喂,你赶快打电话叫救护车。”

  “他死了最好!”牧庭转头就走。

  “你!”李则天不敢相信她竟然一走了之,只能无助地紧拥着浑身颤抖不休的丁子毓。

  “子毓,你不要紧吧,要不要我带你去找医生?”她想起他爸妈提起过的创伤症候群,很怕他过度激动,会产生什么可怕的致命问题。

  “不用……我可以上楼……”他气若游丝地喃着:

  “我扶你。”她坚持着。

  关好了大门,她扶他上楼,要进房门前,他却挡在门口不让她进入。

  “我要一个人静一静。”他抿着嘴道。

  牧庭的话像是一种暗示,一种引导,让那晚怵目惊心的画面在他脑海中不断地播放,引发出他内心最沉痛的罪恶感,他像是回到了十二年前,像个无措的少年找不到生命的出口,只想用死解脱。

  仿佛只有死,才能弥补他犯下的错。

  李则天直睇着他,仿傍看穿了他内心的打算,硬是闯入他的房间。“你想要做什么?”他太冷静,表情太冷漠,藏着自残的意图。

  “你不要再靠近我。”他笑着,轻轻拉开她——

  “你怕什么?”她捧着他的脸,强迫他直视自己。“难道你不相信自己?这么容易就被牧庭的三言两语给说动?”

  “你不懂,”拉开她的手,他无力地往床上一坐,双手紧捂着脸。“她说的一点都没有错,如果那时我停下脚步……也许一切都不一样了……”

  他悔恨,不知道多少次祈求老天让一切重来,让他重回到那一刻,让他有机会可以救小晴,可是时间不会为他倒转,就算他心碎得不能呼吸,地球还是继续转动,时间不会为谁停留……可是他却将小晴的时间停留在那一夜。

  “一切都过去了,你……”

  “没有过去,不会过去!”他吼着,露出猩红的眼。“那一晚,我在山上听到阵阵的救护车鸣笛声,那声音像是鬼差的勾魂声,不断不断地在我的脑袋里盘旋着……小晴的时间因为我而停止转动,我为什么还活着……我为什么还在这里?”

  倏地,房间的电话铃声响起,丁子毓瞬间变得瑟缩恐惧不已。

  李则天想也没想地拔掉电话线,回头安抚他——

  “听着!”她用力地捧着他的脸。“牧晴是你最爱的人,她也是最爰你的人,否则她不会赴约,所以她是你的守护天使,不是你的枷锁,请你不要用愧疚的心面对她,那是对她最大的污辱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