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诱妻要在晚餐后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七


  “喂,我今年已经二十三岁了耶,你要不要看我的身分证?”可恶,娃娃脸就是这么吃亏。“还有,说到抽烟,他也抽呀,又不是只有我抽,你为什么不说他?”

  丁子毓冷冷看着林保惠,伸出手往颈间一划,他立刻气急败坏地跳了起来。

  “太过分了,诚实有错吗?”林保惠真的很想开扁。“好啦,既然已经被扣到没东西可以扣,我就干脆把话说到底,反正你就是少爷脾气啦,你就是不懂人间疾苦啦,不懂我们这些孤儿有多渴望有个可以吵架的对象,不懂我们无家可归的感受!你不恋家,是因为你有家,你知道你的家就在那里,就算你不要,把家丢在那里,可是那个家还是永远开着门等待你回去,可是我们没有,就算我们想得要命,还是没有人会为我们留下一盏灯!”

  X的!今天他是不吐不快,反正都已经要喝西北风了,他就多说一点。

  “你哭啦,这么激动?”丁子毓微诧地看着林保惠:

  “X的!谁哭啦!”他用力地抹着眼。

  “小惠,不要激动。”李则天赶紧安抚着。

  “我没有激动,我只是不爽!”

  “有什么好不爽的,我都收留你了不是吗?想要一盏灯,我每天帮你点,可以了吧?”丁子毓说得很理所当然。林保惠瞪着他,不知道要气还是要笑,这家伙真的很讨人厌,可是有时候又温柔得让人很想哭。

  “对呀,小惠,私飨的门永远会为你打开,不要怕。”李则天拍拍他。

  林保惠红着眼眶,真的会被这对笨情侣给气死。

  他是来当和事佬的,为什么最后被安抚的人却是他?

  “我不要管你们了,要走就赶快走啦。”林保惠连烟也不抽了,扭头就走。

  “对了,我给你的考古题背好了没?你要是连丙级笔试都没过,就准备当我的二厨一辈子吧。”

  林保惠回头,嘴抿得死紧,想到他说的一辈子,像是给了自己无形的靠山,害他脆弱的泪腺眼看又要决堤。

  “赶快回家吧你。”最后他只能这么说,转身走了。

  李则天看着丁子毓——“走吧,很多事!不需要存疑,直接用你的双眼去确定你妈妈到底会不会做菜吧。”

  丁子毓抿紧嘴,像在考虑。

  “很多事一旦存有成见就很难扭转观念,可是只要有一点疑惑都应该要问清楚,别让彼此心里留下疙瘩。”

  丁子毓不禁叹口气,“走吧。”

  她和小惠说的,他都懂,可是一旦要执行……对他来说,真的不是那么简单。

  再次来到丁宅,丁子毓看得出父母因为他的到来有多惊喜和欣慰,这也是他多年来第一次正眼看父母,突然发现父母的外表尽管光鲜亮丽,却抹不去岁月留下的深刻痕迹。

  “这些就是总材料,我的做法是很简单的。”

  丁子毓长这么大,第一次看见母亲穿上围裙,站在瓦斯炉前,不免有些发怔,在这当头,汤沛兰已经先把红葱头爆香,再添入肥瘦各五分的大绞肉拌炒。

  他仔细看着,余光瞥见父亲正在煮咖啡,还从烤箱里拿出一盘千层派,在料理台上切开之后,先递一块给李则天,再递一块给他。

  “吃吃看,你妈妈的拿手绝活,不过已经二十几年没做过了。”丁立淮自个儿也拿了一块。

  “喂,不要趁我在做菜的时候,偷吃千层派。”汤沛兰没好气地说。

  “分你吃一口。”丁立淮用叉子叉了一块,送到她嘴里。“要不要咖啡?”

  “等一下。”她微笑道。

  丁子毓皱起眉,对眼前这一幕感到不可思议。

  是他的记忆出了问题吗?为什么他从没见过的父母恩爱画面,竟会如此自然地在他面前上演?

  正疑惑着,又瞧见李则天那一脸向往的表情,他不禁垂眸深思,这些年来他到底错过了什么,父母之间起了什么变化,他一无所知。

  就像小惠说的,他活在自己的傲慢里,根本没有用心看待身边的人。

  “子毓,你有没有仔细看?”汤沛兰侧眼看着他。

  “……有。”

  他的回答让汤沛兰愣了下,随即感动地抿笑。“等一下你再吃吃看,看和你记忆中的味道像不像。”

  她的儿子在阔别十二年后终于和她对上话,回答了她的问题,这是她最不敢奢望的梦想。

  “好。”回答完,感觉手被紧紧挽着,低头瞧见李则天笑眯的眼噙着泪,丁子毓不禁没好气的掐她鼻子。

  真是的,搞不懂她在跟人家感动什么。

  等了一会,将卤肉铲进瓷锅漫炖,一伙人才到客厅一起享用咖啡和千层派。

  “丁妈,这千层派里头的奶油好爽口,一点都不腻。”李则天不是狗腿,而是真被奶油千层派给迷住了。

  “那要自己打,才不会有外头卖的那种合成奶油的甜腻味。”

  “丁妈听起来很有研究呢。”

  “我本来就喜欢做菜,更喜欢做甜点,只是后来工作忙,没有多余时间做这些事……”汤沛兰不禁叹气。她在儿子上小学之后便随着先生一起到公司上班,没想到这一忙竟忙出了许多问题,忽略了儿子。

  “只是……丁妈怎么会教牧晴做菜?!”李则天试探地问。

  丁子毓垂眼,第一次尝到母亲的手艺,心里五味杂陈。

  “这说来话长。”汤沛兰看了先生一眼,仿佛陷入沉思般地道:“那年子毓还没上幼幼班,而牧晴好像已经小六了。”

  “小六?”李则天不禁看了丁子毓一眼。

  哇,这岁数差得有点大呀。

  “那时候牧晴的母亲生了牧庭之后,身体变得很差,牧晴那孩子非常贴心,想要学做菜,所以我就带着子毓到隔壁去教她。我没生女儿,因此很疼这孩子,后来她的母亲去世,我还是常到隔壁教她做菜,但也是因为如此才会引起我先生的误会,以为我和牧先生……那时刚好子毓要上幼幼班,所以我先生便要求我一道到公司上班,想藉此彻底疏远牧家。”可谁知尽管这么做,那份疙瘩还是存在两人之间,随着一次次的争执不断地翻搅再爆发。

  丁子毓静静地听着,完全不知道原来还有这段过去。

  所以他记忆中的争吵,是起源于牧家。

  丁立淮接着道,“两家其实在那时候就已经交恶,只是维持着表面上的友好,直到子毓的事暴发,因为我的关系,让牧先生指控子毓欺负了牧晴,而……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