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诱妻要在晚餐后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六


  “你都没跟我说,原来你是小开。”她小声道。

  “我跟你说过,私飨所在的那片山都是我家的地”

  “我又没有联想到。”她扁了扁嘴,又问:“对昀,那你也受了家里很多照顿嘛,怎么可以不抽空回家陪父母。”

  “那片土地是我爷爷给我的,跟我父母无关。”

  她无言了,这话说得够狠,仿佛跟父母早已经恩断义绝。

  “我警告你,真的下不为例。”

  “也不是我自愿来的,是你爸妈来找我……我有跟他们说,我是你的女朋友。”她害羞的低头,顺便递盘子顾炉火。

  “不用跟他们说那么多。”虽然他喜欢她以女朋友的身分自居,但是没必要跟他们报备。今晚当他到极色工作室接她下班,总机小文说有人带她离开,并大略描述了对方的长相时,他便猜到找她的一定是他的父母。

  “他们问我的啊,哪能不回答。”

  “他们还说了什么?”所有食材被丁子毓快速的切段切丁,已经准备要下锅了。

  他不希望他们跟她说多余的东西。对她,他没有把所有过往的细节交代仔细,因为有些部分他认为不必多说,免得她担心。

  李则天的眸子转呀转的,开口:“没有。”

  他既然没说,代表他不想让她知道,那她就继续假装不知道。

  丁子毓微扬起眉,不怎么相信。“总之,往后不要再跟他们接触。”他不信,她要不是听到了什么,不会突然变鸡婆。

  李则天垂着眼,没给正面答复,反倒转了话题。“对了,我今天本来是想要去问以前访问过的大厨们一些卤肉的制作方法。”

  “千万不要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你问的是别人的经验,不会是我想要的。”他的脑袋清晰,将所有食材分门别类,有的搁进微波炉,有的煮汤,有的则是放进烤箱,其他的逐一下锅快炒,并使个眼色要她把盘子准备好。

  “但是也许问着问着,就可以问出当初牧晴的做法呀。”

  坐在客厅里的汤沛兰听着,将目光移向厨房,想了下,跟身边的丁立淮说了声便起身走向厨房。

  “那是不可能的,就像我,再怎么摸索也做不出她的味道,反倒是开创了其他的口味——

  “那怎么办?还是你要用自己的口味去挑战?”

  “再看看吧,我再想想。只要你不要再给我添乱,我就会有多一点时间可以想。”

  李则天吐了吐舌头,余光瞥见汤沛兰不知道什么时候移驾到开放式厨房旁的小吧台,一脸兴味的看着他俩。

  “丁妈,是不是渴了?要不要喝什么?”她笑问着。

  丁子毓毫不客气地往她额头一拍。“这里不是你家,你不用问得那么自然。”

  “那你也不用打我吧,我要跟丁妈投诉你家暴。”李则天撝着额,绕到汤沛兰身后,笑得一脸小人得志。

  丁子毓横睨她一眼,盖锅闷煮汤头,拿着刀开始将食材雏花,来道离花手卷。

  面对丁子毓的冷处理,李则天不禁笑得尴尬。“丁妈,我可以喝咖啡吗?”她指着角落的三合一咖啡机。

  汤沛兰轻拍她的手,从柜子里拿出研磨咖啡粉倒进咖啡机里,状似漫不经心地问:“你们刚刚提到牧晴……是在说什么?”

  “喔,那是……”虽瞥见丁子毓警告的目光,李则天还是硬着头皮说:“就是牧庭要子毓去参加卤肉比赛,可是子毓说想要做牧晴以前做过的味道,但是怎么也做不出来,所以……”

  “那应该问我。”她说。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牧晴的厨艺是我教的。”

  丁子毓闻言,不由瞪大眼

  “如果你想学,明天我把食材准备好,你再过来一趟。”

  下午时分,丁子毓倚在私飨露台栏杆抽着烟。

  “子毓,三点了!”远远的,李则天骑着机车过来,把机车一停好就准备要拉他走——

  “你干么跑回来,你不是要工作?”丁子毓没好气地摁熄烟。

  “我已经提早完成所有主拍摄工作,其他的交给小亮就行了。”她知道如果不押着他去,他是绝对不会去的。

  昨天在他家,他连问都没问,饭也是随便吃了两口就走人,态度之冷漠,真的让她很看不过去。

  “干么这么热心?”

  “因为那是你要找的味道不是吗?”

  “就这么单纯?”

  李则天嘿嘿笑着。“嗯,该怎么说咧,我知道你们亲子之间有很大的问题,可是站在我的角度,我是羡慕的。”

  “羡慕?!”他哼笑。

  “因为我没有爸妈啊。”李则天苦笑。“我的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因为意外去世,我是奶奶带大的,小时候我很羡慕我的堂姐妹们可以跟我叔叔斗嘴生气甚至是冷战,而我……连一个可以让我闹别扭任性的对象都没有。”

  丁子毓看向远方。她的心思,他也不是不懂,只是……“你知道吗,我对她说的话存疑。”

  “怎么说?”

  “在我的记忆中,我没看过她做菜。”

  “是喔……”

  “从小,我总是一个人上下学,他们都不在家,有谁会开伙?而他们只要回家就是不停争吵,吵死人了,让我只想逃开那一切,可是到最后,他们还摧毁了我的避风港……小天,天下无不是的父母,这句话是骗人的,如果你看过他们对待我的方式,你就会明白我心里的恨有多深。”

  李则天摸摸鼻子。“嗯……对不起,有时候我真的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看事,可是人不能一直活在过去,你不能等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些事,才感到后悔,那个时候就来不及了。”

  丁子毓沉着脸,不发一语——

  “唉,小天,你不懂啦,有的人一出生就拥有很多,是不会珍惜,甚至想要沟通的啦,只有像我们这种孤儿才会懂得个中滋味。”林保惠走了过来,很帅气的叼烟要点火。

  “喂,谁准你抽烟的!”李则天不由分说地抢过他的烟。“你今年几岁啊?你可以抽吗?子毓,你应该阻止他才对,要当厨师的人怎么可以抽烟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