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诱妻要在晚餐后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四


  李则天看着公司一票人哀号声四起,一双双哀怨的眼盯得她满脸黑线,唯有容祯一脸得意的将手搭在韦纳思肩上,像是在私语什么。

  “喂,差不多该出发了吧。”她没好气地看着她们。

  不是要出外景吗?动作要不要快一点?

  她等着把今天的工作完成,想要拨空去找她在美食杂志社时认识的几位大厨询问哪。

  “好啦。”一票女人意兴阑珊,而罪魁祸首浑然不知。

  等到出了一天外景,把所有装备都带回公司后,李则天正准备要联络以往访问过的大厨时,总机小文飘了过来——“小天,有人找你。”

  “找我?”李则天原以为是丁子毓给她惊喜,来接她下班,岂料走到公司会客室才发现竟然是别人。

  “你好。”一名风韵犹存的女人冷眼看着她。

  李则天心头一凉。

  不会吧……子毓的妈妈也太厉害了,竟然能够找到这里来。

  但是……找她干么?

  晚上七点,李则天被强行请到丁家大宅,位于郊区的恢宏地中海式蓝白建筑,加上整面落地窗,再配上大厅里到处可见的珍贵摆设饰品,她僵直的坐在铺着缇花垫的沙发上,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这个家……会不会太大了一点?

  她对坪数没什么概念,可是光这客厅就让她觉得是她租的套房十倍大有了吧,不过这个家就只有丁氏夫妻,不会觉得太冷清了吗?

  喔,不过最重要的是,原来子毓是个有钱人家的少爷,她怎么没听他说过?

  调回视线,看着对面坐得很开的丁氏夫妻,她突然发现血缘真的是骗不了人的呀,这对夫妻的冷脸和子毓如出一辙。

  不过,她不怕,因为他们是生下子毓的父母啊。

  “丁爸、丁妈好。”她扬笑,热情地打招呼。

  汤沛兰微怔了下,神情不变地问:“请间你跟子毓是什么关系?”那日在饭店地下室停车场撞见他们之后,她便找人去调查了这女孩。

  之所以调查,是因为她很意外儿子竟然会跟女人这么亲近。

  调查的结果,更是令她错愕。

  因为听说,他们只是朋友。

  可是她不相信,只是朋友,怎可能让儿子温柔地抱着她上车?但要说两人是男女朋友……她又不认为那死心眼的儿子在经历了牧晴的事后还能对人动情。

  “呃,我跟子毓……”她羞怯地扭着手指,对两人的新关系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可以说出口。“应该是说……本来是麻吉,不过前几天我们变成了男女朋友……”

  噢,真的很不好意思,很让人难为情呢。

  汤沛兰微扬起眉。“你和子毓在交往?”

  “嗯,请丁妈多多指教。”她站起身,规规矩矩地鞠了个躬。

  汤沛兰愣住,不由看了丁立淮一眼。

  “子毓真的在跟你交往?”丁立淮同样上下打量着她,这女孩真是高大,和牧晴根本是南辕北辙的类型。

  “是,请丁爸多多指教。”见他的眉头深锁,仿佛很难相信子毓会跟她交往,但她不难过,笑眯了眼,又是九十度鞠躬。

  丁氏夫妻面面相觑,心里都觉得这女孩热情得像是乡下来的女孩,个性单纯,外表纯朴,半点都会气息都没有。

  这和当初儿子热恋的牧晴,相差得非常远。

  “不知道丁爸和丁妈找我来,有什么事?”她态度大方,一点也不扭捏。

  两人对视一眼,由汤沛兰发问。“你们认识很久了?”

  “嗯,三年了。”

  “那么关于他以前的事,他有跟你说吗?”

  “有,他有提到他和牧晴交往的一些往事。”两个长辈找她来的动机,李则天想了老半天还是想不出所以然。

  感觉上好像不是要反对她和子毓交往,但好像也不是很赞成……唉,真是伤脑筋,她只能视状况再作反应了。

  “那你知道……子毓在牧晴死后,引发了严重的创伤症候群吗?”汤沛兰试探性地问。

  “呃,我是知道他听到救护车的鸣笛声时,会变得不太对劲。”

  “不太对劲?”

  “他会变得很恐慌,不断发颤,还会冒冷汗,可是一会儿就没事了。”

  夫妻俩闻言不禁对看一眼,又惊又奇地看向她,那重新审视的眼神仿佛把她当成奇珍异兽似的,

  “请问有什么不对的吗?”她问得战战兢兢,不懂两位长辈看她的眼神为何突然改变,少了一点嫌弃,添了几分不敢置信。

  汤沛兰垂眼想了下,口吻清冷地问:“你认为你有什么资格可以和子毓在一起?”

  丁立淮不由看了妻子一眼。

  李则天愣了下,有点意外又不会太意外。“嗯……其实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而且子毓也没跟我提过他的身家背景,我不知道原来他是这么高不可攀……”

  想来她也真是笨,他都说过一整个山头都是他家的,她就该知道他不是一般人家,可是他一点也没有少爷架子,所以她也就忘了。

  “所以你准备打退堂鼓?”汤沛兰眯眼问着。

  “没有耶,因为……我会努力让自己匹配得上子毓。”她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但是她长得够高,再踮起脚尖,她就可以摘下他那株高墙之草。

  汤沛兰上下打量着她。“我们丁家要的是可以出得了厅堂的媳妇,得具备气质和社交能力,你真的认为你适合成为这房子的女主人?”

  李则天忍不住又打量了这房子。“我想……我应该不太适合——”

  汤沛兰怔了下,还未开口,便又听她说:“这房子很大很漂亮,可是愈大的空间,距离愈远,我比较喜欢小坪数的房子,只要手一伸,背一靠就可以依偎……这样一来,要是吵架了,就没有多余的空间冷战,要是开心了想分享,喊一声他就可以听见,我比较喜欢小房子,够用就好。”

  始终没插话的丁立淮,忍不住正视她,最终再将视线移到妻子身上。

  汤沛兰怔愕不已,面对李则天没城府的率直笑脸,分不清她是暗地里嘲讽还是单纯的描述……她处在尔寘我诈的世界太久,一时难辨真伪,可偏偏那张无杂质的纯净笑脸,就是有种能够净化黑暗的作用,令她想相信这女孩。

  本来是想试探她的,没想到会得到这个答案。

  忖着,汤沛兰轻轻扬笑,站起身,朝她微微鞠躬。“既然子毓选择了你,那么希望你可以永远陪在他身边。我们当父母的没有办法陪在他身边,只能请你多照顾他了。”

  “丁妈,不要那么客气。”李则天吓得立正站好。“其实都是他照颐我比较多,而且……你们为什么不试着接近他?”

  她听子毓略略提过,知道他对父母有多怨怼,正因如此,父母不是更应该试着修补亲子关系吗?

  毕竟是家人,只有抹不去的血缘,没有消弭不了的仇恨。

  “没用的,看到我们,只会让他的病情更加重……”

  “病?可是我觉得他还满正常的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