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诱妻要在晚餐后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


  “……”丁子毓很无言。“反正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说着,他一手扛起她的装备,由她挽着他一同离开极色——

  工作室内一票女人拿出一张纸,韦纳思高声一喊。“最后期限,想改赌注的人就趁现在,不要说我没给你们机会。”

  “我赌一个月内。”

  “我加码今天晚上!”容祯高喊着。

  可怜李则天,有个威风凛凛的名字却没有女王般的命运,一票女人在她背后下注,赌她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开窍。

  如丁子毓预言,两人一进入会场,果然立刻成为万众嘱目的焦点。

  那时大部分的宾客都还没有到场,只有坂店人员和孟培勇的家人和朋友在场。

  “小天?!”盂培勇一双眼像是快要瞪出来一样,他不敢相信不起眼的乡下胖女孩,竟可以在短短一个月内蜕变成时尚名模。

  “学长,不好意思我来晚了,我本来应该要再早一个钟头到的。”李则天一脸抱歉地说。

  因为原本预定要从新娘进休息室开始拍,可是她事前打扮花了太多时间,以致于根本来不及赶来。

  “没关系……因为今天本来就是两个摄影师……”事实上找她当婚礼摄影师真的是随便说说而已,没想到她认真得很,而且还盛装出席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

  “既然是这样,那小天就没必要当婚礼摄影师了,她可以和我一起入席。”丁子毓仿佛早就猜到是这么一回事,大手握着她的手,充满占有欲的态度一目了然。

  “你们看起来……”孟培勇看着他俩,郎才女貌登对得很,心里不禁有点酸。

  “小天,看来你的麻吉真的很挺你,竟然还当你的男伴陪你一道来。”

  “不是麻吉,是男朋友。”丁子毓抢在她开口之前道。

  李则天蓦地像是见鬼般的瞪大眼,不敢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。

  糟!她现在该不会是活在自己的妄想世界吧……她会不会到最后,连现实和妄想都分不清啊?

  “你跟他……”孟培勇难以置信,在初见她的蜕变之后,心里便升起一分懊恼,如今再听丁子毓这么说,嘴脸立刻改变。

  “原来你从一开始就在骗我,亏我还对你感到内疚。”

  “学长,我……”李则天一头雾水,不知道该从何解释。

  “内疚?你本来就应该内疚的不是吗?你欺骗了小天,偷了她的照片,再不内疚,你还懂礼义廉耻吗?”丁子毓皮笑肉不笑地道。

  “你在胡说什么?那是我的照片,什么偷……”盂培勇脸色发白,不断地左颐右盼,就怕有人听见。

  偏巧的是,赞助他办展的足迹杂志董事长刚好走来。

  “有没有你心里最清楚,虽然小天没有留下备分,但光看照片就知道那不是你拍的,因为你没有用心,你无法将自然界的生命脉动捕捉下来强将那些照片占为己有,只会让人觉得你更可悲。”

  董事长此时已走近,浓眉微扬。

  “住口,你住口!”盂培勇脸色忽青忽白,慌乱不安。

  “住口当然是可以,反正当你拍不出东西的时候,再去偷不就好了?”丁子毓笑眯眼。“只是你别想再偷小天的作品,门都没有!”

  “好了,子毓,不要再说了。”李则天赶忙扯扯他的手——“培勇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“没事,欧董,请往这边走。”孟培勇扯起勉强的笑,领着欧董往前头走去。

  欧董不断回头看,李则天只好礼貌性地点点头。

  两人站在会场入口,她突然觉得很尴尬,沮丧地垂着脸。

  “生我的气了?!”他问。

  “不是,我只是……不希望状况变得这么僵。”她闷声道。

  而且,她也意会到他之所以自称是她的男友,八成也是为了替她撑场面,替她出一口气吧……

  突然,她觉得好失落。

  “我对他已经算是客气了,不过要是惹你不高兴,我跟你道歉。”丁子毓牵起她的手,要她注视着自己,而不是盯着地面。

  “我没有不高兴。”她虚弱地笑着,再看向会场内,想了下。“子毓,我们走吧,再待下去恐怕学长不会开心。”

  “太可惜了,我还想让更多人见识到你的美。”

  “哪有美,不过就是化妆造型罢了。”他的夸赞,她一点也不开心,因为听起来像是客套的赞美。

  她回头走了一步,忘了自己穿着高跟鞋,一个大跨步令她霎时失去平衡,身子往旁斜倒,千均一发之际,丁子毓眼明手快地将她搂进怀里。

  “小天,你有没有怎样?”

  “我……还好。”她吓了一跳。

  “有没有扭到脚?”

  说着,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,吓得她发出惊呼。

  “子毓……”

  “我们先回去,回家我再弄几道你爰吃的菜。”他笑道。

  “好呀,可是你可不可以先放下我?”她的脚没有那么痛,漫漫走还是可以的,把她放下吧,好多人在看。

  “小天?!”

  此时学长的同学和学弟妹们都到了,有的还是她同学,一认出她,个个都猛吹口哨,会场外比场内还要热闹。

  “小天,你到底吃了什么,怎么瘦这么多?”

  “新娘抱耶!早就知道你们是一对,还说是麻吉!”说话的是也曾和李则天到私飨吃过饭的朋友。

  一群人起哄着,不断欢呼,瞬间让饭店人员搞不清楚真正的新人到底是哪一对。

  “快走快走。”她忙催促着,羞得不知道要把脸往哪摆。

  丁子毓笑眯眼,抱着她快步走进电梯里。

  “天啊,误会大了……”电梯往下,李则天小声哀号着。

  “谁说误会了?”他说着,电梯门一开,他突地一顿。

  察觉他双眼发直瞪着前方,她不禁也跟着往前望去,瞧见一对穿着十分光鲜亮丽的……应该是夫妻吧。

  “子毓?”那位看起来有点年岁,但保养相当得宜的女人难以置信地开口。

  丁子毓眉头一皱,抱着李则天,睬也没睬地踏出电梯,从两人身旁走过。

  “子毓,你还是不能原谅爸爸妈妈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