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诱妻要在晚餐后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二


  “子毓,等等,”她爬到高处的攀绳栈道,低喊的同时,已经动手解开身后的背包,取出惯用的单眼套上镜头,开始调整光圏和快门。

  子毓回头,看着她利落的动作,锐利的眼神,还有那照到美景后露出的微弯唇角……在他眼里,李则天绝对不可能是个美人,可是这一刻的她,让人转不开眼。

  有句话说得真的很对,认真的女人确实最美。

  尤其当她取下相机,眺望远景勾笑时,那眼眸的笑意柔腻,透露她有多么享受这一刻,那笑意像是会感染人,让他不自觉跟着勾笑,甚至随着她取景拍摄时,他也着魔似地掏出手机拍下她。

  将噙满柔美笑意的她,一幕幕地映进脑海,拍进他的手机里。

  然而,怎么拍总是侧脸,他不由微扬眉,喊着:“小天。”

  “干么?”她放下相机笑睇着他。

  喀嚓一吉,她笑睇镜头的画面,收进了他的档案里。

  “咦?你拍我。”李则天立刻拿起单眼反击。“我也要拍你。”

  “拍了就没早餐吃。”

  “咦!你是鬼!”太过分了,怎么可以拿食物来威胁她?

  “对,我是鬼。”他哼笑着,径自往下坡走。“鬼要吃早餐了。”

  “我也要吃。”赶紧把装备收妥,她三步并作两步地往下冲,见他已经走进山林里,停在一大片的咸丰草前。

  那片咸丰草边有一座小石椅,可以容纳两个人。

  “哇,这片咸丰草也未免长得太茂密了。”她走近,惊呼着。

  咸丰草是路边常见的小花,有着纯白花瓣和黄色花蕊,不是很起眼,但是当咸丰草开得满山遍野时,却比一整片的大波斯菊还要抢眼。

  “这边坐。”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,从背包取出了热水瓶和两只小竹篮,一只堆栈着各色水果,一只则陈列着乔麦类的手工饼干,感觉像是来野餐似的。

  李则天开心地站在丁子毓身旁,等着他再从背包里头拿出别的惊喜,可是她等了又等,看他好像没打算再打开背包,于是她又正视着那两只竹篮,唇角漫漫地往下垂。

  “你的反应可以再差一点。”他没好气地从热水瓶里倒出一杯温茶给她。

  他昨天的精心准备竟得到她这么嫌弃的眼神,让他觉得很呕。

  “早餐至少要有三明治吧……”她扁着嘴曝着茶水,眼睛突地一亮——“这个好喝,这是什么?”

  “玛黛茶,这是柳橙口味的,可以帮助你代谢。”他解释着,看她总算有点反应,心情好了一点。

  “我昨天为了这些饼干忙了一个下午,快给我吃。”

  “喔。”她兴致缺缺地挑了一块,咬了一口之后,不只是嘴角,就连眼角也跟着下垂了。“没有味道……”

  丁子毓狠狠地瞪着她。“你的舌头是坏掉了是吧——”

  “哪有,明明就……好吧,如果硬要说的话,大概就是有一丁点的咸甜和面粉的味道。”

  “这是蔷麦,我买的是烘干的蘅麦粒,磨成粉之后再和成面团,烤成饼,里头没有掺进任何的色素和香料,只加了一丁点天然的海盐,你居然给我嫌弃成这个样子。”

  “你自己做的?”

  “难不成会有小精灵帮我做?”

  “我不知道你也会做饼干。”她好惊讶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他哼了声。

  李则天啃着饼干,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吃进去的不是一块单纯的饼干,而是他的用心和温柔。

  “这个不是也买得到吗,干么还自己做?”她边啃边问着。

  “也对,我干么这么鸡婆。”又是一声哼。

  “不是啦,我的意思是说,为了要帮我减肥,你真的是很大费周章,你对我这么好,我会不好意思啦。”她赶忙解释,就怕他误会。

  通常若有人不了解她而误解她的意思,她笑笑就过,也不想解释太多,可唯独他,她不希望他对自己有半点误解,

  “那就把一年份吃到饱的约定作废吧。”

  “不不不,这事一码归一码,不能混为一谈。”

  看她急着巩固自己权益的表情,他不禁摇头低笑。“反正是我决定要帮你减肥,这么一点小事对我而言就像是在做善事,偶尔为之还不错。”

  偷觑他的笑脸,她也跟着勾笑。“子毓,你对我真好。”真的真的超好,好到无话可说的地步。

  刚认识他的时候,她会被他的臭脸给吓得想要转头就跑,可是相处久了,就发现臭脸不过是他的保护色,是他的防护墙,是他阻止别人过度靠近自己的武器,但是他的武器其实并不强,还是让她给踏进了他的世界。

  “但你对我很不好。”他哼着。

  这句话她常说,不知怎地,她说的次数愈来愈多,他的心里亦跟着累积起某种自己也捉摸不清的情绪。

  “有吗?”李则天惊诧地看着他。

  难道说她真的对他很不好?

  她垂眼回想着,突然发现,他说的很有道理耶。

  她从南部到北部工作后,遇到很多人事物,通常都是她照顿他人较多,可是现在却是他照颐她较多,这一次为了替她减肥,他花费的心力难以估计……说来她真的是很糟耶。

  “那我该怎么办呢?”她一脸愧疚地问。

  丁子毓眼中的笑意又邪又坏。“照我准备的菜单和运动进行就对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可是,会不会太简单了一点?“就只有这样?”

  感觉上受惠的人还是自己呀,他到底得到什么了?

  “这样就够了,我不敢指望你能帮我什么。”

  “你太瞧不起我了,你知不知道我整理家务甚至是厨房工作也是一把罩的。”

  “啊啊,那要是晚上营业时间到的话,你就充当服务生,帮小惠一点忙好了。”他说得坏心眼,几乎可以预见她闻香不能食,压抑到快要发疯的模样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