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诱妻要在晚餐后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不是,我最近真的很忙,纳思把工作排得很满,你要是不信可以问她。”她急忙解释,

  纳思是她的老板兼好友,也曾经是红极一时的名模,出过一本写真集,是纳思找她拍的,当初也是纳思拉她进极色工作室,她才会转行当起专拍模特儿的时尚摄影师。

  丁子毓冷冷地瞪着她,忍不住问:“我可以请教你,为什么你对爰情这么执着吗?”

  “也不是执着。”她一下子摸鼻子一下子又抓着头,对这个问题好像很难启齿。

  基本上,他们是麻吉,但是对于自己的私领域,他们都绝口不提也从不追问,所以他现在强势的追问让她有些意外和难以招架。

  “不然咧?”

  见他难得打破砂锅问到底,她也只好坦白从宽了。“唉,你也知道奶奶年纪大了,她最大的心愿就是看我披白纱……她只剩下我这么一个亲人了,最放心不下的也是我,所以我当然要在她有生之年赶紧找个归宿,不要让她一直担心。”

  他轻呀了声。如此一来,那就合理了,

  “所以你每每失恋,才会只消沉几天就过去了。”他低喃着。

  就说她的再生能力怎会强得如此可怕,原来是她根本也没有投进太多感情。所以她一看中就下手,全都是为了她奶奶……恐怕是只要她有一点好感的人就全都加入考虑之中,难怪她会一直追着男人跑。

  这份认知完全消弭了丁子毓对李则天些微的不解和不快,但同时也让他察觉这一次的恋情是不一样的,因为他第一次看到她露出了羞怯,然而那个家伙却背叛了她难得出现的小女人娇态,完全不能饶恕。

  “因为根本也还没开始咩。”大多是抱持着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感觉,她连想要培养的机会都没有,就直接淘汰出局了。

  他微眯眼,将她企图粉饰太平的笑看在眼里,为她心疼着。

  “算了,失恋这事可以不管,但问题是他偷了你的作品,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  “什么怎么处理?”她一脸呆样。

  丁子毓眯眼瞪着她。“你不要跟我说,你打算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。”

  “也只能这样啊,毕竟学长也是小有知名度的摄影师,一旦把这事闹大对谁都没有好处,而且……我也没有办法证明那张照片是我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给他的那几张照,我都没有留备分。”她无奈地摸摸鼻子。

  事实上,就算有她也不可能采取任何行动,毕竟那是她曾经敬重的学长,就算有那么一丁点的不愉快,过了就算了。

  丁子毓闭了闭眼,不敢相信她竟然呆到这种地步!

  “而且学长找我当他的婚礼摄影,要是把这事闹开,婚礼不就蒙上阴影了吗?”

  他横眼瞪去。“你还要当他的婚礼摄影?”

  “嘿啊,之前就说好的。”她避重就轻地说,不想谈起那晚撞见的那一幕。

  他直瞪着她,真的很有冲动想要看她脑袋里头到底装了什么。

  她投进了感情,结果惨遭背叛,再加上她的作品被剽窃,现在竟然还要当那混蛋的婚礼摄影……再滥好人也要有个限度吧!

  “你真的打算就这么算了?”他再问一次。

  “吃亏就是占便宜嘛。”奶奶是这么教她的。

  “吃亏就是吃亏,占到什么便宜?!”他无法认同这种宽以待人的说法,更别妄想他以行动支持。

  “我告诉你,以牙还牙才是王道是那家伙先告白的,但也是他先背叛的,难道不该给他一点教训?”

  小天可以忍受,他可吞不下这口气!

  “嗄?”

  “李则天,我要改造你!”他要让那个没长眼的混蛋知道,李则天不光是有才华的摄影师,更是个一绝的美人!

  他不能忍受这个天然呆竟然被那些混蛋男人持续伤害,他要让那些混蛋男人知道,她是漂亮的,她是内外皆美的!

  李则天呆愣愣地看着丁子毓,突然发现认识他的这三年全是白费的,因为唯有这一刻的他,才是最真实且拥有喜怒哀乐的他””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几天之后,她再度被召唤过来,来时不是营业时间,店里没有半个客人,她乐得坐在吧台用餐。

  李则天瞪着瓷锅里头飘浮在汤上面的各种色彩鲜艳的蔬菜,不管她拿杓子怎么拨,就是看不见半点肉。

 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,她点的应该是泰式打抛肉套餐耶。

  “七彩缤纷蔬菜汤。”丁子毓双手环胸一脸酷样地说。

  “这个不是打抛肉……”她要吃超辣的打抛肉。

  “喝下去,我保证你会变漂亮。”

  “我想吃打抛肉……”她小小声地请求着。

  她要变漂亮做什么?她又不是靠脸吃饭的。

  “吞下去。”他不耐道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