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诱妻要在晚餐后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不会啦,这次是……”她害羞地抿了抿唇。“是学长跟我告白的。”

  丁子毓微扬起眉,意外她竟然露出羞怯的模样,印象中这是第一次。“给我他的电话,我要问他到底是看上你哪一点。”难道说,这一次她是真的遇到真命天子了?这念头让他隐隐有些不快,但他随即抛到脑后,认为不过是因为两人交情太好所致。

  “喂,没礼貌,难道我长得很丑吗?”她抬眼故作凶狠地瞪他。

  她总是不刻意妆扮自己,因为她相信终究会遇到一个只看得到她内心的人……这三年,她从美食摄影记者一路变成了专跑时尚精品秀、专拍模特儿的记者,她在时尚界看见了太多包装的美丽,而她厌恶那种虚构的美丽。

  她喜欢原始自然的一面,也等待有人可以看见她最原本的模样。

  而现在,她遇到了。

  “不丑。”他想也没想地道。

  她有双大大的杏眼,非常有神且神采飞扬,她有张丰润的唇,每当勾笑时总会让他忍不住多看几眼,至于她的身高和身形……那些就暂时不讨论了。

  听到他直接又正面的肯定,教她小小害羞了下,却不愿在他面前露出半点小女儿姿态,于是她往他肩头一勾。“就说,你还挺识货的。”

  “不,我没有你学长那么识货。”基本上,他胃口很刁,不然也不会当厨师。

  “哎呀,你再这么夸我,我就真的要害羞了。”她害羞地摸摸鼻子。

  丁子毓无语问苍天。老天为鉴,他绝对没有夸她的意思。

  “小惠!”李则天看见在里头忙着整理桌面的林保惠,热情地朝他挥着手。

  “X!不要叫我小惠!”他横眉竖眼的怒道。

  “扣一千。”丁子毓懒声说着。

  林保惠脸色剧变。“喂,我只是说X耶!”这个X,念的音是ㄔㄚ耶!

  “只要是骂人的字眼或带有骂人的意图,我管你念哪个音,那就是脏话。”

  林保惠嘴唇蠕动着,无声地问候他。X的咧,你最好修养都有那么好啦。

  “再扣一千。”

  “喂!”林保惠有股冲动想要将手上的盘子当飞盘丢出去。

  “我管你有没有念出音,反正你的嘴型就是让我看得很不爽。”欺负不了李则天,欺欺她带来的人,对丁子毓而言也是略感安慰。

  “……”林保惠这下子把嘴闭得很紧,也立刻别开眼,就怕等一下那混蛋会说他的眼神在骂脏话。

  X!他才不要上当咧。

  “小惠……”

  “你不要再叫我了!”林保惠拔腿就跑。

  可恶,她一来就害他亏损两千块,亏大了!

  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身影,李则天不禁叹气。“我一直以为你们相处得很愉快的说。”林保惠是她两年前在街头捡回家的,因为打架受伤满身是血,后来她带他到私飨吃饭,想不到才一顿饭就让他着了迷,找到人生的志向。

  “是满愉快的。”丁子毓懒懒地伸着懒腰。

  “不过你也厉害了,能把小惠驯服得这么乖,怎么做的呀?”

  “我才懒得管他,他要是有心要学,就会留下,要是无心学想打混,我早晚把他赶出去,管他是谁带来的都一样。”

  “可是你还是收留他,压根没看他是个中辍生就不理他。”

  丁子毓横睨着她。“是谁巴着我跟进跟出逼我收留的?”要不是被她缠得好烦,他怎么可能一时昏头答应。

  但他也严正地警告她,仅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管她要再当什么滥好人,他都绝对不会再理她,让她自己善后。

  “就说你是好人嘛。”

  “这年头当坏人比较愉快。”他才不稀罕当好人。

  正当李则天要再说什么时——

  “子毓。”

  身后突地传来一道细软的女音,丁子毓没有反应,倒是李则天回头看了一眼,立刻缩回搭在他肩上的手。

  这个女人她看过几次,不管什么时候看到,她总是梳着干练的包头,穿着俐落的套装,开高价的房车,脸上有生人勿近的冷漠。

  脆亮的脚步声踩在木阶上,丁子毓才懒

  懒地横睨对方一眼。

  李则天又摸了摸鼻子,突然好想把自己变不见。

  因为,通常这个冷到爆的女人来时,好像会有某种引力,引出丁子毓体内最高浓度的冷意,两人凑在一块比冷,让她觉得快冻伤了。

  “子毓,上次我拿来的那些珍珠菇,你有没有找出比较特别的料理方式了?”牧庭一开口,说的便是公事。

  “还没。”

  “只剩下七天的时间,你动作能不能快一点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