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诱妻要在晚餐后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如李则天所预定的一样,三年来的走动,她这如火般的热情性子,也总算教那块万年冰石举双手投降。

  于是,私飨变成了李则天的聚餐场所。

  好比她工作到一段落,为了犒赏自己,她一定狠狠地午餐加晚餐,一路吃到私飨打烊,三不五时再带着朋友到私飨聚餐,将原本安静的空间塞进了欢闹喧嚷的声音,打上了热闹缤纷的色彩。

  一开始,丁子毓很不满他一心打造的安宁被击溃,打算在店门口贴上李则天的照片,禁止她进入。

  然,每每她来时,热情的招呼、无距离的寒暄和直率又天然呆的笑……总莫名让他把决定给暂时延后,暗暗决定下次再贴照片。

  但是,这份决定,直到现在从未正式定调过。

  “子毓,你在想什么?”

  丁子毓头也没回地倚在店外露台木栅边,呼出一口烟雾,摁熄了烟。“你不去跟你那票朋友啖肉作欢,找我做什么?”

  “我怕你无聊嘛。”李则天一脸理所当然。

  丁子毓眼角抽颤了下。“你想太多了,回去。”他一点都不无聊,不需要她特地离席陪他。

  面对他的淡漠,李则天早已见怪不怪,问出一个藏在心底已久的问题。“子毓,你过年有营业吗?”没办法,这个问题很重要,尤其快过年了。

  “没有。”他想也没想地道。

  他可不希望宝贵的安宁被破坏得连一点残渣都不剩。她要是敢呼朋引伴吵他,他真的会贴上此人勿入的禁止图。

  “也对……大伙都嘛是要回去围炉的。”她觉得她这问题问得有点小笨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李则天蓦地抬眼。“你不回去跟家人围炉?”过年耶,大节日耶……是说,认识他好久了,从没听他提起家人,他是不是……没有家人啊?

  丁子毓冷眼远眺远方夜景,没打算回答这个问题,却更恼自己怎会未经大脑,脱口回答了她。

  “子毓、子毓。”李则天突地贴近他。

  “干么?”他不着痕迹地往旁退了一步。

  “帮个忙行不行?”

  “什么忙?”不知道为什么,他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“假如今年过年你没有任何计划,你可不可以跟我回家?”李则天一脸狗腿的问,见他脸色微变,眉头皱起,像是被她此番提议惊住,她忙道:“年夜饭!你跟我回家,帮我准备年夜饭,好不好?我好想让我奶奶尝尝你的好手艺!”

  不要误会她!她很知道天高地厚,她很有分寸的,对于天上的月,她只会欣赏,不敢萌生登天攀月这种大胆行径。

  丁子毓默不作声地盯着她半晌,道:“我很贵。”他怀疑她根本是善良泛滥,以为他孤家寡人过年节很可怜,才会用迂回的手段邀他一道围炉。

  她的同情心很泛滥的,瞧瞧店内那个不正经的小朋友,就是几天前被她捡到,强迫推销到他店里打杂当米虫的。

  李则天闻言忍不住笑了出来,搭住他的肩。“子毓,你这种说法很像牛郎耶。”

  “牛郎有我的行情吗?”太小看他了。

  “没有没有,最重要的是,我相信绝对没有一个牛郎有你的厨艺!”她很自然地勾搭他的肩,完全没有男女之别的用大腿顶着他,外加很谄媚很狗腿的笑。“大主厨,帮个忙,我好想让我奶奶也尝到你的手艺,看在我是老主顾,三不五时替你开源,拜托……打个折嘛。”

  “你可以不用三不五时就带人过来。”还他一点清静。

  “不行啦,你要是太想我怎么办?”他那眉梢眸底的淡漠,她早已习惯,也已练就了铜墙铁壁脸,不痛不痒,继续交涉。

  “并不会。”他咬牙道,很想把她推开。

  “麻吉,求你了,好嘛……拜托了,你对我最好了对不对?”她确信,他只是嘴巴长坏了,其余的都很正常,否则他不会答应收留小惠的。

  他很想说不对,但是——“食材不打折,本人工钱勉强算你八折。”不要再顶他了,女人!虽然很不像女人,但她终究是个女人好吗!店里她那票朋友都在看了,她有点女人的自觉可不可以

  李则天喜出望外地问。“那请问丁大主厨的工钱是……”

  “看菜单和人数,愈简单和小份量的菜色,工钱可以少一点。”

  “那……”她扳着手指算着。“大概十人份,十菜一汤一甜点,一定要有佛跳墙和你拿手的椒麻猪肋排和鸡汤,其他你作主,你想大概要多少?”

  “三万。”

  李则天倒抽口气,试着杀价。“子毓麻吉,我还可以供膳宿玩个三五天,包三餐,顺便当导游带你到处玩,再打个折扣嘛。”

  “三万五。”

  李则天再抽口气。“为什么更贵了”

  “因为你说的包三餐,一定是我掌厨。”

  李则天百口莫辩,没想到她的小小把戏竟被他轻易看穿。不过三五天包三餐,只增加五千块,真的很划得来呀。

  “那就除夕夜那天中午跟我一起回去,对了,要顺便带小惠。”

  “他也去?”

  “对呀,小惠是孤儿,从孤儿院离开后就在街头混,你要是跟我回南部,他怎么办?况且你也需要二厨帮手的,不是吗?”说着,她已经走进店内,拉开大嗓门喊着:“小惠!”

  “X!谁是小惠”他叫林保惠,保证一定会!

  “唉唷,小惠不要害羞嘛,我是要跟你说除夕夜的时候啊,你跟子毓……”

  丁子毓背贴着栏杆,看着她大剌剌地勾着林保惠的肩,再见林保惠很不爽地一再拨开她,她却像是打不死的蟑螂硬巴住他,巴得他无路可逃,一脸无奈地任由她骚扰着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底总觉得哪里怪怪的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