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误入豪门 >
四十八


  “还等什么?难道你不喜欢我那笨儿子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不然呢?”

  “……我没有护照。”因为她不敢搭飞机,所以从没办过护照,现在临时要走,怎么走?

  尚嶙很意外地看着她,随即恢复神色,一弹指——“欧多佩拉,占春的护照在最短的时间内搞定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欧多佩拉笑弯了唇。

  尾声

  位于华盛顿的研究中心,是幢从天空俯瞰,呈六角型的大楼,里头划分数个区域,位于三楼百坪大的研发室中,此时静谧无声。

  原因无他,而是身为室长的尚道已经当了数天喷火龙,搞得所有研究员人心惶惶,皆尽其可能地避开他,就怕一个不小心被抓去当炮灰,落得尸骨无存的地步。

  最近,大伙都在猜,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

  打他自台湾回来之后,脸色一天比一天还要臭,态度一天比一天还要恶劣,以往是完美主义作祟,现在根本是吹毛求疵到令人抓狂的地步,而且还不能顶嘴,一旦顶嘴,炮火隆隆蔓延到整幢大楼。

  这几天,大伙过得好苦,恍若身在地狱无人救援。

  最恨的是,以往随侍在侧、负责搞定他脾气的欧多佩拉,至今不见人影,没他在,众人痛不欲生,莫不夜夜祷告他早日归营。

  而其中,祷告得最勤的,非拉斐尔莫属。

  “拉斐尔!”尚道喷出火焰。

  “我来了!”欧多佩拉不在,他很可怜地成为了代理助理。

  他飞快地从研究室的另一端跑到他身边,尽管气喘吁吁也不敢在他面前大喘一下。

  “我回来几天了?”他闷声问着,浓眉横压着眼。

  “呃……”拉斐尔迅速回想着。

  “到底是几天?!”轰~隆隆~

  “七天!”他吓得赶忙报上正确数丰。

  “欧多佩拉有来电吗?”尚道整张脸修饰得非常光鲜亮丽,但是五官扭曲,脸色很臭,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。

  “没有。”他开始抖抖抖,等着老大翻桌。

  然而等了半天却没半点声响,老大只是痛苦地捂着脸,用力抹了两下,立即起身。

  “帮我订机票!”他突道。

  “要去哪?”

  “台湾!”杀伤力十足的狠瞪让拉斐尔跳了起来。“我要最快的班机,快点去处理!不要再让我说一次!”

  他不等了!臭欧多不知道是怎么办事的,居然还没将她带来,他到底是为什么要他守在台湾的?

  还是说,占春根本没去找他?

  啊啊,他受不了了,再也不能忍受这种情况不明的状态,他要亲自回台处理,看是要下跪还是要怎样都可以,他不能没有她!

  他要枯萎了,快要死了,

  “是!”拉斐尔立刻、马上冲回位置,然而还没拿起电话,电话铃声倒是先响了起来,他接起一听。“……咦?现在?”

  “怎么了?”尚道不耐地走到他身边。

  “呃,楼下警卫室说,欧多佩拉正搭乘直升机回来,再五分钟就会到达顶楼的停机坪……”他话还没说完,尚道早已瞬间消失。

  待尚道来到顶楼停机坪时,直升机已经来到了正上方,他眯起眼看着,瞧见了坐在上头的羽占春。

  “快点下来!”他拉开喉咙喊着,压根不管声音是否被直升机的声音给吞噬。

  占春很怕这种脚不着地的交通工具,上次坐摩天轮时吓得脸色发白,而这一次……天,虽说是他执意要她来的,他还是心疼得要命。

  眼看着直升机缓慢降落,在落地时,突见她露出了脸,表情惧怒并存,而手上拿了一束花。

  “臭尚道,你这个混蛋!”她劈头一阵下马威,可惜声音有点抖,减了几分气势。

  “是,我最混蛋!”他承认、他承认,让她受苦,他好不舍。

  “说,你想不想娶我?”这句话她是红着脸说的,脚本是欧多佩拉准备的,她只是照本宣科。

  “嗄?”他愣住。

  “不想?!”王八蛋,她已经快要心脏无力了,他还在神游太虚?要不要干脆一路游到地狱去?

  “想想想!”怕她反悔,他快快答话。

  “那就跟我回台湾。”这句话说得更虚弱了,尽管她很满意他的答案。

  “好,但是你先下来歇口气吧,你的脸色很不好。”他快步向前,一把将她抱下,心疼得要死。

  “我讨厌直升机。”她皱着脸,快哭了。

  “我也讨厌。”从这一刻开始讨厌。

  “我讨厌飞机。”她很想吐。

  “我也讨厌。”只要是她讨厌的,他都讨厌。

  “我更讨厌你!”这句话很软。

  “我也讨……你说什么?”

  “讨厌你真的回美国,害我追到这里来……”好可怕,脚不着地真的很没真实感,她差点以为自己会死在飞机上。

  “对不起、对不起,你就原谅我吧!”惜惜。

  “我根本不喜欢宋震远,你硬是要栽赃!”她开始一一控诉他的罪状。

  “我该死、我该死!”她愿意来到美国,已经充份地表现出爱意,他懂,真的懂。

  “伯父说,如果你不回台湾接任董事长,他就不准你娶我。”她扁着嘴。

  臭老头,居然来阴的!他在心底恨恨地想着,却堆满了笑脸。“我们就在这里举办婚礼,不要理他。”

  “不行,我的婚礼,我的父母姐姐们一定要到场。”她很坚持,意思是说,非得回台湾举行婚礼不可。

  “那么,我们回台湾吧!”这有什么问题?“回去之后,我们再去逛夜市吃臭臭锅,然后再到山上看流星雨。”

  “我好想你。”她突道。

  尚道双眼为之一亮,胸口被满满的感动塞到爆。“我也好想你,想死你了。”这几日来的痛苦和难过都不算什么了。

  一句“我好想你”是他的最佳良药,郁闷不见了、烦躁消失了,痛苦掰掰了,

  “以后不准再这样对我!”

  “当然不会。”双手环紧她,用他最温柔的力道,将她圈入最空虚的角落里,他复活了,发现天好蓝、云好白,世界好美丽。

  两人在直升机下紧紧相拥。

  而还在直升机上的欧多佩拉则是冷眼看着两人。

  他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下去?

  抱抱可以,但能不能向旁边移个两步先?唉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