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八


  “……才一个时辰。”

  “哪可能?少说也有十来天了。”

  “你要是这么认为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华逸皮笑肉不笑地道。

  崔颐抓着围杆,笑得谄媚。“兄弟,你去帮我瞧瞧我娘子吧。”

  算了算,打从他回地府挨了训话又被关起来,早过了一天一夜,也不知道娘子好不好,他担心她的身体,就怕她又哭了。

  “你急什么?阎王才关你一年,一年后你就能见你娘子了,况且阎王也说了,你呢擅自作主,在阳间顶替了人,还成了亲,等于是替自己给结上了姻缘,这缘分不走到尽头是不会散的,你不开心吗?”

  “开心是开心,问题是我一天都等不了,你还要我等一年?”有没有人性,这家伙不是他兄弟!

  “谁要你逗留阳间五百年。”

  “我睡着了嘛。”这般罚他太没道理了。

  “又是谁勾出了人类的魂魄动用私刑。”

  崔颐挠了换额头。“我善后了。”

  “是啊,你把魂魄还回去,结果尹老夫人痴了,屈姨娘傻了,尹三爷到现在还在生死边缘游走。”

  “这事好办,等我回去,稍微给他们点两下就没事了,你去帮我跟阎王老大说吧。”

  “自个儿说去。”

  “……我出不去!”没看见他被围着吗?

  “那我也没办法,阎王说了,只要你有本事踏出来,他就由着你,你再试试吧。”说着,像是想起什么,将油纸袋递给他。“喏,别说我对你不好,我特地上阳间找的糕点,你多吃点,补点体力,也许就能冲出来了。”

  崔颐冷冷瞪他一眼。“幸灾乐祸吗?你就别栽在我手里,他日换你求我时,就有得你受的。”

  也不想想这围杆是阎王老大设的,他有法子冲出去,撞到形体散了,他也出不去好不好!

  “你恐怕得等几百年了,看看有没有机会。”

  “我等着。”崔颐哼了声,从油纸袋里拿出一块糕饼,嚼了两口,嫌弃地丢到一边。“这是哪门子的桂花糕来着,外形也不通透,嚼感也不佳,你知道吗,我娘子做的桂花糕可真是一绝了,那晶莹剔透的模样,可瞧见里头有着桂花瓣,一咬进口,几乎是入口即化,馅香花甘,锁住了深秋的萧瑟,咽迸去的是夏末的繁华。”啊……他快要饿死了。

  “怎么五百年不见,你变话痨了?”

  “你才话痨!”崔颐贴着围杆,无奈地闭上眼。“一年呀,我娘子会怨死我的,你这家伙上阳间买了烂糕点,怎么就不替我去瞧瞧她?去帮我跟她说,等我一年,我就回去了……”

  华逸嫌恶地附了他一眼,正打算转身走人,就瞧见一抹纤瘦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崔颐身后,教他不禁瞪大了眼。

  有没有搞措,一个阳间姑娘竟然就这样出现在地府里!

  “华逸……就帮我嘛,下回你有难时,我肯定二话不说地帮到底。”

  “不用我帮了,你回头瞧瞧。”华逸没好气地道。

  崔颐顿了下,蟇地回头,身后柳芫陆即一把紧拥着他,在他尚未开口之前,两人同时消失不见。

  华逸错愕得说不出话。阳间凡人的不顾一切,真能做到上穷碧落下贲泉?

  太久了,他已经久到遗忘当人,不顾一切的张狂味了。

  “娘子……”崔颐难以置信地将她拥入怀里,再细细打量她的眉眼。“瘦了,你身上的毒可有袪尽了?”

  “有九姊在,还能有问题吗?”她笑盈盈地望着他,轻抚着他的颊。“还好吧,没受多少苦吧?”

  “我没事,不过是一点责罚罢了,倒没想到你竟闯了进来……”

  “我一养好身子,就想到这法子,心想姑且试试,没想到竟能成。”她将脸埋在他的胸膛上。“不要气我,你知道我只是说气话而已,不要气我……”

  崔颐想起那日她说的话,好笑道:“明知你是说气话,我怎会气呢,我也想见你,只是一时走不了。”

  “待会,我帮你做二皮酥酪,我已经把料都备好,就等着你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真的?”她喜出望外,激潇杏眼里隐隐闪动泪光。

  “我想死娘子的手艺了。”

  “……不想我?”

  “更想你。”他对答如流地说。

  柳芫笑眯了眼,主动轻啄了下他的唇,随即羞涩地垂下眼,“往后咱们就在这儿生活,只要在这儿,他们肯定找不到你。”她想,他被封在这里头五百年没人知,那么要再将他藏个一百年也绝对不是问题。

  “这倒不用。”他睡着笑意,迫不及待要告诉她好消息。“阎王说了,只要我有本事走出来,处罚就到此为止,而且我跟你之间已系上了缘分,往后咱们可以相守了,虽然一个月内,我恐怕得拨一半的时间处理地府的事,但有一半的时间仍可以伴着你……娘子,你开心吗?”

  瞧她听得一愣一愣的,他忍不住轻点她的秀鼻。

  “所以,咱们是被允许相守的?”

  “是啊。”

  他见柳芫缓缓地综开娇柔的笑花,但不知怎地,那朵花像是瞬间被冻伤一样,俏颜刷成了晚娘面孔。

  “……娘子?”怪了,这反应不在他预期之内。

  “奉仙是谁?”

  “咦?”

  “那天你对我喊奉仙,奉仙是谁?”心底担忧的事既然都已解除,那么就来算算旧帐吧。“不交代清楚,没有二皮酥酪。”

  “娘子,奉仙就是你的前世,将我封在这空间里的那一位。”

  就说了,他的娘子像一年四季,转眼春夏秋冬,明明还春暖花开着,如今已是冻进人骨子里了。

  “那你心里头惦记的是谁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