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六


  “九姊,你没有故友,或者说绝对没有能够询问外头那景象是何意谓的故友,你就老实跟我说吧。”

  柳九撇了撇嘴。“我呢,不太喜欢指这个,但说说应该无妨,书生他……其实是地府文判。”

  “文判?地府判官?”

  “嗯,当初也是托他的福,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我借尸还魂,所以就算我再不愿意,还是答应让他在侯府借宿一阵子。”

  “……他是好人吗?”

  “不是,他又不是人……但至少他对我是好的,他要是真打算将我带回地府,当初就不会通融我借尸还魂了。”

  柳芫轻呀了声,总算确定自己错将君子当小人,而二爷是他要找的故人……她是不是应该将他放出来?

  “十三,你怎么突然问起的?”

  柳芫怯怯地抬眼,万般艰涩地启口道:“九姊,其实书生已经回京了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因为……”她指了指耳瑺。“我把他锁进里头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!”柳九傻眼。

  “因为我怕他对九姊不利,趁着他来找我时,我就把他锁进去了。”她避开书生欲找二爷的事。

  柳九蓦地站起身。“赶紧把他放出来!你要是惹火了他,到时候要是害我遭殃可怎么办?况且,他是地府判官耶,他要是久留人世有人找来……我恐怕就真的死定了!”

  “喔。”

  就在柳芫触上耳瑺,瞬间消失不见的当头,适巧尹安羲走了进来,见柳芫不在床上,不禁问:“十三呢?”

  “呃,她……你先出去一会,她在更衣间里。”柳九随口诌着要赶他走,省得柳芫的秘密被发现。

  “我去瞧瞧。”想不到她竟好转得如此神速,已经能起身了。

  “欸,你一个大男人瞧什么瞧?”柳九立刻起身挡着。

  尹安羲笑了笑。“她是我的娘子,有什么是我不能瞧的?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话都还没出口,床的那边,出现了柳芫和书生身影,柳九头痛地托着额,思索着这一幕到底该怎么解释时—— “崔颐!”

  那声闷吼叫唤,教尹安羲蓦地定住,缓缓地回过头,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脸,瞬间像是有什么不断地涌入他的体内,填满他原本空白的记忆。

  “书生,你在叫谁?”柳九不解地问。

  柳芫直睨着尹安羲,看着他的袖色从恍惚逐渐清明,眼里并没有她,而是直视着书生。

  “……华逸?”

  “华逸?”柳九傻愣愣地看着书生。“书生,你叫华逸?”

  书生压根没理她,大步走向尹安羲,一脚就踹了过去。“你这混蛋到底上哪去了,竟然在阳间游荡了五百年!”

  柳九闻言,整个人定在原地不能动。

  她到底听见了什么?疑惑地看向柳芫,见她虽然讶异却不意外,这又是什么状况?为什么尹家二爷会是书生的故人,还说什么在阳间游荡了五百年……

  “……五百年?”崔颐哑声呢喃,虽说记忆已回笼,可华逸说的五百年,他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  “二爷?”柳芫怯生生地喊着,就怕他一恢复记忆,却将她给忘了。

  崔颐目光微转,定在柳芫身上,脱口道:“奉仙!”

  柳芫一愣,还没来得及开口,一旁的书生已不耐地拖走他,才走了两步两人便如烟霖般地消散不见。

  “……十三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柳九神色呆滞地问。

  柳芫挣扎着坐起身,想找人,却连该要去哪里找都不知道……这一夜,像场漫长的梦,装满了她一生的喜怒哀乐。

  §第十五章 他的真实身分

  梅林县,古墓。

  五更天,天色却依旧暗黑一片,站在不着灯火的古墓里,崔颐,地府武判,直睇着棺椁里的骸骨。

  “奉仙……”他低哑唤道,轻抚着那具骸骨。

  五百年了,他想不到自己竟然沉睡了五百年,错过了与她相恋,错过了她的死期,任由她孤单离世。

  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你被封在那个空间里五百年?”书生站在他的身后问。

  “算不上被封住,我是在里头沉睡养伤。”

  五百年前他前往阳间追捕亡魂,谁知道却被奉仙的手艺给吸引,继而与她相恋,槽糕的是,他因为儿女私情而放松警戒,逮到亡魂了,却也被那亡魂给伤得形体俱散,要不是奉仙在最后一刻将他带进空间里养伤,他也许早就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这个女人这般厉害?”

  “当然厉害,奉仙是凡人修仙,能以修行创造出意识空间是相当了得的,只可惜她遇上了我,硬是折损了道行……当她将我送进那空间里时,我知道她的时间不多了,却没再撑上一会就陷入了沉睡……”

  他哑声喃道,在他恢复记忆时,五百年前失去所爱的痛楚跟着苏醒。

  他是她的劫,如果没有遇见他,她是有机会修炼成仙的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