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五


  尹安羲直睇着他,笑竟冷厉慑人,吓得他向前的脚步慢慢地往后退。

  “二、二哥,你怎么了?”尹安道颤着声问。

  是他错觉吗?二哥的眼睛好像变红了……

  尹安羲敛笑瞅着他,缓缓地举起了手,一把燃着火焰的钩刀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中,他毫不迟疑地朝他射去,就见钩刀穿过了他的身体,硬是将他的魂魄给勾出体外,钉在园子里的圆柏树干上。

  那魂魄不断地发出凄厉的哀叹声,却无人听见。

  尹安道身后的随从正疑惑尹安羲方才那个动作是在做什么,却见尹安道无声无息地倒下。

  “三爷、三爷!”一随从赶忙向前将他接起,就见晕厥的他,鼻息微弱得像是快要没气了。

  “还不赶紧将三爷带回去找大夫诊治?”尹安羲冷声说,直朝园子里而去。

  随从们七手八脚地将尹安道抬走,尹安羲则走到圆柏树前,看着不断扭动哭嚷的魂魄。“为什么总是说不听?为什么老是要惹火我?”

  尹安羲无奈地揺着头,冷眼看着那魂魄哭求的神情,“求我?没用的,我这气还没消,怎可能放你走?还是你怕孤单?啊……这事倒好办,你稍等一会,哥去帮你找几个伴,找那几个和这桩事有关的人来跟你作伴。”

  死,太容易了,无法让人反省己错,他得要让他们尝尝,何谓惊惧惶恐、生不如死的滋味,要不怎么对得起他受苦的娘子。

  就在柳芫喝下汤药约荚半个时辰,随即悠悠转醒。

  “十三!”柳九喜出望外地喊着。“……九姊?”柳芫疑惑地注视着她,直到昏厥前的记忆慢慢回笼,才脱口问:“我相公呢?”

  “你喝下药后,他就到外头去了。”

  “他不要紧吧?”

  “他哪里要紧,要紧的人是你好不好!”柳九低声骂着。“你不担心自己,倒是担心起别人,有没有想过我一直在这儿为你担忧着?”

  “九姊……对不起。”

  “你怎会如此大意,竟然没让人守着小厨房,给人有机可乘,要不是你家相公跟我说那糕点内馅苦带辛,我一时还猜不出是哪种毒……”柳九叨念着,脑袋有一道灵光闪过,顿了下,问:“他也吃了糕点?”

  柳芫张了张口,脑袋空白得不知道怎么搪塞。

  “他也吃了糕点……为什么他却没事人般?”柳九蹙起了眉头。“难不成,他连我也算计,事实上是打算将咱们一网打尽?”

  “九姊,你想太多了……”柳芫没好气地打断她的揣度。“二爷要是想对我不利,何必差人通知你,二爷只是天生异于常人,毒对他没用而已。”

  “是吗?有这种人吗?”

  “都有姊夫这种迷药无效的人,为什么没有服毒无效的人?”

  柳九想了下,没兴趣在这种事上头争辩。“不过,尹家人也未免太过大胆,我明明都已经在你生辰宴时将皇上给抬出来,为何他们还敢对你下手?脑袋全都残了吗?还是以为这简单的毒,没人诊得出?”

  “不就是为了权势,连良心都没了。”

  “简直是愚不可及。”

  “不谈那些了,九姊,你去帮我将二爷找来,好不。”虽说她很清楚毒对他没用,但总是想见见他,确定他的安好。

  柳九眯眼瞪着她。“有了相公就没亲姊了是吧。”

  “九姊……”柳芫可怜兮兮地央求着。

  “知道了,我让人去找总成了吧。”柳九没好气地起身,开了门,瞧春喜在外头候着,正要她去将尹安羲找来,却见对面园子里像是着了火。“唉呀,怎么着火了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说着,她快步下了廊阶,直朝园子而去。

  春喜不解地跟在她身后,问:“夫人,哪里着火了?”

  “不就是哪儿!”柳九指着一棵圆柏树。

  “没有啊。”春喜眛了眼,怎么也瞧不出哪里有火。

  “哪没有,分明……”柳九突地噤声,咽了咽口水,拔腿就往后跑。

  “夫人?”

  “没事、没事、没事!”柳九叠声喊着,一路冲进柳芫的寝屋里。

  “九姊,怎么了?”柳芫瞅着柳九一副见鬼的苍白脸庞。

  “太恐怖了,我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恐怖的情状……”柳九不住地拍着胸口,倒了杯茶压压惊。

  “什么恐怖的情状?”

  “刚才我以为对面的园子着火,结果走近一看才发现竟然是有……那个……像是被一把着火的刀给钉在树上……吓死我了。”柳九说着,整个人被吓得魂不守舍,不住地在房里来回团走。

  “是喔。”柳芫知晓打从柳九借尸还魂之后就能见鬼,她只没想到尹府里有这么可怕的景象,庆幸自己什么都看不见。

  “这个时候要是有书生在就好了,我就能问他那是怎么一回事,他之前说要去找故友,谁知道一去就没回来。”天晓得那景象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富意,好比是她这个借用的躯壳要被取走,她就等着被带走。

  “找故友?书生是这么说的吗?”

  “嗯,听他的口吻,像是找个许久不见且感情极好的故友,真不知道他到底能有什么故友。”柳九好笑道,走了一会,觉得心跳缓了些,她在床边坐下。

  柳芫垂睫想了下才问??“九姊,那个书生到底是什么身分?”

  “他……就我的故友啊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