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三


  “哇,还真是一朵花。”尹安羲啧啧称奇。“最后塞入的栗仁简直就像是花蕊一样,这颜色搭得真是漂亮。”

  柳芫熟练地炸着莲花酥。“这糕点就跟人一样,不是非得要有魂魄才叫人。”

  尹安羲黑眸微转,对上她熠亮的杏眼。

  “莲花酥有其形,是以其形起名,里头没有莲花,但谁说它不能叫作莲花酥呢。”她笑嘻嘻地道。“对吧?”

  尹安羲注视着她,突地勾唇一笑。“只要是我娘子说的都对。”

  她察觉了吗?不,她不可能察觉的,她应该只是有感而发才说的,但也就是这样的心性才会吸引他。

  何其有幸,此生有她相伴。

  也许哪天当他把事实告诉她时,她也会笑笑地道,那又如何呢。

  “别站在这儿,去那边等着。”她指着桌边,又忙着炸莲花画系。

  然而,尹安羲却几乎是贴在她背后,暧眛地在她耳边吐着气息。“可是,娘子,我想跟你做一件事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她抬头问,回应她的是他热切的吻,他的舌钻进她的唇腔里,那般恣意地挑诱着她,教她心跳如擂鼓。

  他这是怎么了?这是小厨房呢,外头有人哪。

  尤其当他的手滑入她的衣衫底下,吓得她险些重大汤勺打人。

  “二爷……”她握住他不安分的手。

  “讨厌吗?”他哑声问,不住地吮着她的唇。

  “不是……这儿危险。”外头有人,旁边有油锅,她手上还有大汤勺,她的指上还沾着面粉……他怎么突然春情荡漾了起来?

  他们成亲已经一段时日了,也不是没有同床共寝,可是他从来没这般热切过,教她不知所措。

  “那咱们就去不危险的地方。”说着,他已经将她打横抱起。

  柳芫惊呼了声,赶紧将大汤勺丢到桌面,随即当着小厨房外众人的面被抱走,羞得她不知道该把脸搁到哪去。

  一进房,见他自动自发地脱着衣衫,她羞涩地道:“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

  “不喜欢吗?”

  “不是,我只是……”话还未说尽,她已经被抱高,吓得她双脚赶紧缠在他腰上,想要他将她放下,他却只是朝她笑得极度温柔,教她脸皮子都发烫了。“二爷,太高了,放我下来。”

  “亲我,就放你下来。”

  “二爷……”

  “快呀。”他催促着。

  瞪着他笑得坏心眼的俊颜,她咬了咬牙,俯身往他嘴上轻啄了下,岂料他随即缠上她,唇舌吻得又浓又重,几乎教她发疼。

  她想避开,他却不住地缠了上来,教她呼吸紊乱,快要喘不过气时,他才总算放过了她,将她安置在床上。

  她喘着气息,瞧他褪去了中衣,露出壮而不硕的体魄,想起他那件破损的长衫,看着无一丝伤痕的胸膛,不禁伸手轻触着……冰凉的,就算此刻,他的身躯还是比常人要来得冰凉。

  “娘子这是在挑逗我吗?”他哑声问,握着她的手贴着他的胸膛。

  柳芫回过神来,满脸通红,想抽回手却被他按得死紧。“不是,我只是……”

  “可我喜欢你这么做。”他俯近她亲吻着,大手滑进她的衣衫底下,在肚兜底下磨挲着浑圆稣胸,她瞪大了眼,浑身不住地颤着,不是厌恶或恐惧,只是从未与人这般贴近过,教她羞涩,却又期盼要得更多。

  有了夫妻之名,再佐以夫妻之实,那么……他是不是可以永远留在她身边?

  她不在乎他到底是什么,她在乎的是个能相守一辈子的知己。

  她发热的柔嫩身躯熨贴着他,仿似让他身上也有同样的热度,教他越发情动,以唇舌与双手来回含吮爱抚着她滑腻的肌肤,直到再也无法忍受,他蓦地进入了她。

  柳芫紧抱住他,不断地呼着气想消抵被撕裂般的痛楚,却又清楚地感觉到他烙印在她的体内,那般凶猛地颤栗着。

  他隐忍不动,直到她的身子逐渐放松,他才缓慢地律动着,顾及着她取悦着她,看着她在身下展现诱人的风情,在她身上烙下属于他的痕迹,一回又一回。

  不知道经过了多久,细微的声响教柳芫蓦地张眼,就见尹安羲状似刚进屋般,手上还端着……

  “你跑去小厨房?”她疲累地问,想坐起身,却是全身酸疼得难过。

  “嗯,凉了吃也是别有一番滋味。”尹安羲干脆整盘端到床边花架,替她将发收拢在耳后,间“要不要尝点?”

  “嗯。”她看了眼,颜色炸得不匀,不禁叹了口气。“大概是枣儿和春喜接手炸好的,可惜火候不够,这样外皮就不会酥脆了。”

  “也肯定好吃。”尹安羲将她轻搂坐起。

  柳芫紧抓着被子,问道:“我的衣裳呢?”

  “反正待会就要睡了,不穿也无妨。”

  “不行!”谁会不穿衣裳吃东西。

  尹安羲没辙,从柜子里帮她取了一套衣裳,被迫背对着她,好让她穿上衣裳。嗯……他不太懂,该看的方才都看过了,现在有什么好遮掩的?

  忖着,他先抓了块莲花酥尝,边评论着。“娘子,这外皮正酥脆,而这内馅……嗯,栗仁炸得熟透绵密细致……娘子,里头的内馅是什么?”

  “怎么,你尝不出来?”刚穿好衣裳的柳芫不禁发噱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