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一


  她突地看向跪在身旁的屈姨娘。“是你、是你要湛蓝陷害我的!”

  就见屈姨娘无声坠泪,哭得梨花带泪。“我又是为什么要陷害夫人呢?前些日子一直是你占着三爷,而这一阵子三爷则是和夫人相处融洽……我一直是备受冷落的,我还能害谁?”三两句话将自己撇得一干二净,也让众人知晓唯有袁姨娘才有行凶的动机。

  “这个演得还不错。”柳九用气音说。

  柳芫点头,心里信了袁姨娘几分,至于屈姨娘……她见过几次面,但就觉得这样的狐媚女子,能忍能让才是最可怕的。

  “你……我没有,大人,我真的没有,我可以发誓,我如果毒杀我的小姐,我就不得好死!”

  知府捻着长须,觑了威镇侯一眼,威镇侯神色淡似是无意插手。就在知府思索着要如何插手尹府的家务事时,尹安羲懒懒地开口了。

  “谁在小厨房里找到砒霜的?”

  这淡淡的一句话,像是平地一声雷。当砒霜出现在小厨房时,柳芫被指成了嫌犯,但如今柳芫已经洗清嫌疑,砒霜自然不应该出现在小厨房里,更不应该被人搜出,而搜出的人,自然与这案情相关。

  “二爷,是曹嬷嬷!”跪在厅里的枣儿立刻指着曹嬷嬷大声喊着。

  “没错,咱们都见了,曹嬷嬷带着几名婆子进小厨房搜,最终是曹嬷嬷在夫人放糖渍罐的架上找到砒霜的。”厅外的许嬷嬷将当时一切说个详实。

  众人指证历历,教曹嬷嬷脑袋一片空白,下意识地看了罗氏一眼,而这个动作在场所有人都瞧见了,谁知下一刻——

  “你这个混帐老东西!”罗氏毫不留情地朝她踢了一脚。“你说,你为什么要诬陷二夫人?亏我这般信你,你为何要这么做?”

  曹嬷嬷跌坐在地,痛着也不敢吭一声。

  “这个奇了,袁姨娘指使湛蓝买毒行凶,曹嬷嬷怎会知情?”尹安羲一脸不解地晃到曹嬷嬷面前。“曹嬷嬷,你是怎么知道的,谁告诉你的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千万别告诉我,你什么都不知道,就这么心血来潮的想要陷害二夫人,又偏这么巧,三夫人中了毒……你如果这般神机妙算,就不会只当人家的奴婢了,是不。”

  尹安羲笑眯眼问:“但,你要是不想说,也成,让大人带你进大牢,你只要想想有没有命走出大牢。”

  曹嬷嬷脸色惨白,没想到这案情峰回路转,竟绊了自己一脚。

  “只要你说清楚,我可以当这事没发生过,给你一笔钱,让你荣退养老,你意下如何呢?毕竟你不是主使者,更不是下毒的人,挺多是栽赃了二夫人,二夫人向来宽容,不会跟你计较的。”

  曹嬷嬷一双眼转来转去,彷似犹豫着,罗氏向前欲再责骂她,尹安羲却像是背后长眼似地道:“老夫人,这当头要是斥责过头,会教人误以为你和此事有关,你还是稍安勿躁,一会就会真相大白了。”

  尹安羲停住了话,厅里瞬地也静默了下来,彷似所有的目光都专注在曹嬷嬷身上,等着她公布真相。

  曹嬷嬷垂着眼好半晌,突地一咬牙道:“是,都是我做的!是我不满二夫人不敬老夫人,为了要给二夫人一个教训,所以才会要湛蓝对三夫人下毒,藉此陷害二夫人,全都是我做的!”

  尹安羲低低的笑开。“好个忠心为主的老奴啊,如此不明是非,明知是老夫人亏待了二夫人,还硬是替自己的主子出一口气,心狠手辣的不请大夫过府,欲置三夫人于死地,就只为了陷害二夫人……那么,方才湛蓝说的又是怎么一回事?她的说法与你很不一致呢,曹嬷嬷。”

  “二爷,湛蓝和袁姨娘有过节,所以才会陷害她,可事实上这事就是我做的,我一人承担了!”

  尹安羲几乎要拍手叫好,还真没见过这般硬气的老奴呢。“既然如此,我也无话可说,说来,是尹府太过纵容下人,才会让底下的人这般行事,还请大人从重量刑,切勿轻判!”话落,他回头朝知府大人作揖。

  知府大人听至此,沉吟了会,出声道:“来人,将她押下。”

  “是!”衙役立即进厅将曹嬷嬷架起。

  被押走之前,尹安羲走近曹嬷嬷低语。“曹嬷嬷,你呢,还有两个儿子,七个孙儿,你以为老夫人会给你安家吗?”

  曹嬷嬷蓦地瞪大眼,随即垂眼不语。

  “忠心为主没什么错,错就错在跟错了人,你就在牢里好好地想,我会请大人给你很多时间慢慢考虑,要是哪天你想清楚了,差人通知我一声,我呢,不只会替你安家,还能帮你两个儿子飞黄腾达,至于信不信在你了。”

  曹嬷嬷抬眼对上尹安羲那双裹着冷意的黑眸,猛地打了个寒颤,一颗心狂颤不已,以往的二爷会教人如此毛骨悚然吗?

  一场闹剧在知府大人将曹嬷嬷押回府衙后告一段落,薛平在探望过妹妹后,告辞前若有所思地注视尹安道良久,任凭尹安道如何解释,薛平仍没应上一声就走人,反倒是对尹安羲和威镇侯夫妻再三道谢。

  “十三,你家这口子让我放心了。”柳九看着将薛平送出大门的尹安羲,对着柳芫低声说。

  “九姊不用担心我,他待我很好的。”

  柳九轻点着头,像是想起什么,压低了声又说:“田江县发生的事,我会让你姊夫去追查,相信不出几日必能查个水落石出。”

  “那就劳烦姊夫了。”

  “还有,要是苗头不对,就立刻让春喜通知我,可别拖到最后一刻。”

  “知道。”意思是说,一定还会有事发生就对了,唉。

  送走了威镇侯夫妇后,尹安羲回头,一把将柳芫给搂进怀里,吓得她猛推着他。“你做什么,这里人这么多!”没瞧见尹安道还站在一头吗,快放手!

  “你没事吧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