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九


  “是。”

  柳芫回过头探看薛氏,就见紫蕊不住地看着自己。“怎么了?”

  “不是二夫人下的毒吗?”

  “我如果要对二夫人下毒,平日为何要替她养身子?”

  “可是曹嬷嬷说是二夫人下的毒。”

  柳芫撇了撇唇,幽幽地道:“唉,我进府的时日不长,自然比不过曹嬷嬷,你要听信曹嬷嬷的话,我也没法子。”

  紫蕊闻言,思来想去,便道:“二夫人离开之后,三夫人就喊着不舒服,后来又喊说肚子疼,当三夫人疼得在床上打滚时,曹嬷嬷就闯了进来,稍作查看,说三夫人中毒了,问着先前谁来过,我答是二夫人,她便说是二夫人下的毒。”

  真是拙劣的计谋,不过……“紫蕊,在我来之前,可有谁来过?”

  “湛蓝说袁姨娘让她送茶水来。”

  “湛蓝?”

  “已经十来日有了,袁姨娘都会让湛蓝将茶水送来,三夫人一开始是不领情的,可瞧她天天送来,所以这几天都有喝下茶水,也没什么异状。”

  “可是袁姨娘不是有个叫湖蓝的丫鬟,怎么会让湛蓝代劳?”况且就她所知的湛蓝,好像跟袁姨娘也不是那么合拍。“前阵子湖蓝病了,送到庄子里养病去了。”

  柳芫微皱起眉,姑且不管袁姨娘和湛蓝之间如何,但这事很明显的是与湛蓝有关,知晓她今日会探望彩衣,所以才下了毒……

  “夫人,解毒汤来了。”还没瞧见人,就先听见了枣儿的声响。

  柳芫才抬头,就见枣儿已经端着解毒汤进房。

  “紫蕊、枣儿,你们两个将三夫人抱起,我先喂她喝解毒汤。”

  就在三人欲将解毒汤灌下时,笑然听见曹嬷嬷喝了声,“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要合力毒死三夫人不成!”

  “赵嬷嬷,掌嘴。”柳芫头也不回地道。

  赵嬷嬷上前要赏曹嬷嬷巴掌时,便听随后而至的罗氏怒斥道:“这是在造反了吗?”

  柳芫将手中的解毒汤喂完后,慢条斯理地起身,朝罗氏福了福身。“见过婆母。”

  “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婆母吗?放眼王朝各大宅院里,有谁家的媳妇胆敢违抗婆母的意思,甚至还要婆母亲自走一趟的?拿皇上赐的腰牌招摇欺压,你这摆的是什么谱?”

  罗氏说着,狠狠地瞪向一旁的赵嬷嬷。“谁家的奴才如此不明是非,不懂规矩?”

  赵嬷嬷欲开口,柳芫随即抬手一挡。

  “婆母息怒,芫儿只是想先救彩衣罢了。”柳芫低眉垂眼地道。

  罗氏哼笑了声,“是想救还是想杀她呢?人在你走后就倒地不起,这还需要多说吗?我尹家怎会出你这种媳妇,如此心狠手辣,在府里恣意行凶?”

  柳芫蓦地抬眼,直视她,“谁才心狠手辣?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婆母,彩衣中毒,姑且不论凶手是谁,都该先请大夫过府医治,然而婆母却一心想定我的罪,不睬彩衣死活,这心狠手辣的到底是谁?”柳芫怒声质问。

  “放肆,你这行凶者竟敢含沙射影,来人啊,还不将她押下!”罗氏一喊,见赵嬷嬷似有动作,斥道:“在尹府里,我就是规矩,犯不着拿皇上还是威镇侯来压我,哪怕要告到皇上面前我也不怕,就让皇上来论论理,身为儿娘能对婆母以下犯上吗?”

  “敢问婆母,我是犯了何罪?口口声声说是我下了毒,证据呢?千万别说在小厨房里搜出批霜这种可笑的说词,就怕连县令审案都不釆信,况且我和彩衣向来亲近,府里的下人都能作证,而我又有什么理由伤害彩衣?我掌了家,彩衣对我有何威胁?

  “再者,既是砒霜之毒,既是在小厨房搜出砒霜,那么,就该探问京城里所有的药材行,看看到底是谁上了药材行买了砒霜,毕竟谁都知道砒霜买卖是得记名的。”

  罗氏被她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,只能颤着手指着她。“强词夺理,看来你是要逼我家丑外扬,硬是将你给告上官府!”

  “也好,咱们就在官府里说个清楚,顺便说说三爷私底下做了什么,才会让我和二爷在巡视庄子时,险些遇劫!”要算是吧,来!她正苦无机会呢,要闹,就闹到最大,就不信从中审查会查不出蛛丝马迹。

  “你!”

  “老夫人,威镇侯爷和侯爷夫人来访。”外头突然有丫鬟来报。

  登时,柳芫瞪大眼,看了赵嬷嬷一眼,不禁哭丧着脸。槽了,她会被九姊骂死的……罗氏还来不及反应,柳九已经提着药箱走进房内,摆着笑脸望向罗氏微点了头,再看向柳芫,斥道,“十三,谁允你如此放肆地与婆母说话?”

  “九姊……”柳芫可怜兮兮地垂着脸。

  “你方才说了什么?三爷私底下做了什么,才会让你和二爷在巡视庄子时险些遇劫?说清楚点,你姊夫就在外头,我可以让他马上去查。”

  罗氏闻言,脸色愀变。

  “九姊,那事待会再说,你先替彩衣诊脉吧,我方才给她灌下了解毒汤,但她的脉象还是不稳。”柳芫拉着她到床边。

  柳九看了眼脸色青中带黑的薛氏,“老夫人到外头歇着吧,这儿就交给我了。”柳九开了药箱取出针匣,突道:“十三,可有让人看住府里所有的下人?”

  此话一出,曹嬷嬷眉心一跳,不禁看向罗氏。

  “呃……”她没想那么多。

  “算了,你姊夫顺便带了一支禁卫在外头……赵嬷嬷去跟侯爷说,围住尹府,不准任何人随意出入。”柳九语气平淡地道。

  待赵嬷嬷离开房后,像是想起什么,又笑灿灿地回头,“老夫人,我这般做法还妥当吧?唯有如此,才能证明所有人的清白,对不?我柳九向来不护短,只求是非对错,十三有错,我会押她进官府,但十三无错的话,还请老夫人还十三清白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