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七


  “……书生?”柳芫倒抽口气。

  “许久不见,十三姑娘,或许该称你尹二夫人。”

  柳芫瞠目望着,虽说她曾猜测过他不是人,但她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方式出现在她面前,而他来找她又是为了什么?

  “书生特地前来,找我有什么事?”她深吸口气,稳住心绪地问,起身点起了烛火,又间“要不要我差人煮一壶茶?”

  “不麻烦夫人,在下前来,只是有一件事想问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当初在下问过夫人捡到耳瑺时可有无异状,那时你说当时出现了一个男人,我想再问夫人一次,那次之后,你可曾再见过那个男人?”

  二爷……对了,书生要找的人不正是他吗?当时在书生离开后,她才又跟他重逢的……书生为何一再追问他,质疑她是否再见过他?

  “你是因何事找那个男人?”她斟酌用字地问。

  书生笑而不答,宽袖一抖,翻手接住了一样小物,摊开掌心后,她清楚地看见那是另一只红玉耳瑺。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夫人告诉我是在梅林县的柳家宗祠捡到红玉耳瑺,为此,我特地走了趟柳家宗祠,可惜一无所获,正当我打算回京时,在县城里听人提起梅林县一带盗墓猖獗,听说还意外挖到一处古墓,据说那是数百年前的墓了,而盗墓贼在挖开古墓后,一个个莫名丧生,所以我便走了一趟,找到了这另一只耳瑺。”

  柳芫想起两年前就听闻梅林县一带盗墓猖獗,但她倒没想到这个耳瑺竟是从数百年前的古墓里取出。

  “这个耳瑺上有那个男人的气息。”书生突然道。

  “咦?”

  “但却不及你耳上那只耳瑺的味道浓。”

  柳芫力持镇静,可她的心跳却已是乱了,有太多线索直指二爷,如今她害怕的到底是他……终究不是人,抑或者是担心书生伤害了他。

  “初次见夫人时,我就觉得你身上有股熟悉到快要遗忘的味道,如今想来那是糕点的味道,而我要找的那个男人最嗜吃糕点了,尤其偏爱酥酪那股奶味。”书生噙着逗弄猎物般的恶意笑容,徐步接近她。

  柳芫身后贴着圈桌,双眼眨也不眨地注视着他。

  “如今再见夫人,你身上的味道依旧,但更添了那男人的味道……说吧,他在哪呢?”

  柳芫缓缓吐了一口气,一脸无辜地笑着说:“我听不懂书生在说什么。”

  “夫人是个聪明人,和那男人相处过,必定会察觉那男人不寻常,而实际上他当然不寻常,因为,他不是人。”

  顿时,窗外闪光爆现,乍亮的光芒映照着书生异于常人的俊美脸庞,也映照出他异于常人的半透明身躯。

  柳芫在宽袖里交握的双手不住地颤抖,好半晌才勉强自己镇静下来,心知再也瞒不过,她才认命地问:“那么……我可以问你为何找他?”

  “嗯……怎么说呢?”书生低笑着,俊魅的脸庞噙着某种难掩的欢愉。“说冤家吧,他欠我可多了,让我找了五百年,你说,我会怎么对付他呢?连我也很难说得清楚了,当我再见到他时,到底要怎么灭了他,光是想象,就教人开心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呢。”

  灭?她的男人是能随随便便被灭的吗?“那么,我也只能带你去找他了。”说着,她主动走向他。

  书生动也不动地睇着她,见她主动地牵着自己,正要说她碰不着非以实体出现的他时,她却已握住了他的手。

  就在他惊诧之余,眼前随即换了个时空。“这……这是?”

  “想灭了我的男人?我先灭了你!”柳芫愤怒地低咆着,触碰耳瑺的瞬间,随即回到原本的房内。

  柳芫防备地回过身,环顾四周,确定书生并没有跟在她身后跑出空间,才腿软地挨近床边坐下。

  她这么做是不是太大胆了?但她是不会后悔的,大不了往后再也不用那个空间就是……

  就这样把书生困到她老死之前再放出来,如此一来,九姊跟二爷都安全了,她和姊夫就不用惶惶度日了。

  可,这不也证明了,原来那个空间一般人是进不去的,而二爷和书生是一样的……都不是人,二爷……不,他不是尹二爷,他只是借住在尹二爷的身体中,真正的身分到底是什么,恐怕将永远是个谜,因为他早已遗忘了一切。

  他没有记忆,当他发觉自己不是人时,他是不是会害怕?想起在田江县时总是心不在焉的他,那么嗜吃糕点的人竟散慢得连糕点都忘了吃……他是不是在那个时候察觉了什么?而五百年前,又到底是谁将他封在耳瑺的空间里?

  脑袋里充塞着太多找不到答案的疑问,但她唯一肯定的是,她希望他可以一直待在她的身边,哪怕要他一直假冒着尹二爷。

  她的相公在她有难时,不假思索地护着她,相对的,她也会在她相公有难时,毫不迟疑地为他挺身而出!

  不管他到底是什么,他,是她的相公!

  握紧拳头下定决心,外头突地传来脚步声和喊声,“夫人、夫人,不好了!”

  柳芫起身开了门,瞧见外头雷电交加,甚是吓人,而枣儿正从长廊一端跑来,尖锐的声音硬是破开雨声而来——

  “夫人,老夫人差曹嬷嬷搜了小厨房,说什么在小厨房里找到了砒霜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