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六


  “娘子,咱们去跟老夫人请安吧。”一进尹府,尹安羲就拉着柳芫上梨花苑。

  一路上,柳芫心里古怪不已,要是她没记错,打从她进尹府的门,他就不曾晨昏定省过,现在却突然要去跟婆母请安……怪怪的,不知道他又打什么主意了。

  一到梨花苑,就先遇见曹嬷嬷,而曹嬷嬷那神情活像见到鬼,一双眼快要瞪凸似的,尹安羲也不管,拉着她继续往前,适巧罗氏就在园子里剪花,远远的,他便喊了声——

  “老夫人。”

  罗氏手里正剪着六月雪,那唤声教她的手一抖,剪子掉落在地,她诧异地回过头,满脸难以置信。

  柳元脸上噙着笑,内心却仍是不解。

  这到底是怎么了?好像哪里怪怪的,可一时间,她又想不出是哪里怪,总而言之,罗氏那神情好像是他们不该回来。

  “你、你……”罗氏吸了口气,挤出慈祥笑意。“你们回来了?”

  “是呀,这一趟去得比较久,所以回来时特地来跟老夫人请安。”尹安羲笑眛眼说着,随即又问着柳芫,“娘子,不是说带了什么要给老夫人?”

  “婆母,我们路经织造厂,顺便给婆母挑了些花样新颖的眉州锦,待会就给婆母送过来。”真是的,不都说了晚点再送过来,干么突然提起呢。

  “老夫人,那是咱们的一点心意,算是我谢过老夫人的疼爱。”尹安羲摸着胸口,意有所指地道。

  “很好,两个乖孩子,不过你们一路舟车劳顿,先回房歇着吧。”罗氏笑意不变地道,手中的六月雪却快要被她捏烂。

  “是。”

  待两人一走,罗氏脸色揪变,沉声道:“把三爷找来。”

  “是。”如玉应了声,赶忙离去。

  “二爷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回主屋的路上,柳芫忍不住问。

  “没。”

  “我觉得有。”嘴巴都快笑咧了,像是奸计得逞般快活,说没事她才不信。

  “别胡思乱想了,何必自寻烦恼。”尹安羲噙着笑,掐掐她的颊。“去给我准备几样糕点吧,我饿了。”

  柳芫啐了声,心想,晚一点她就去找彩衣探探近来府里有无发生什么事。

  回府两三天,尹安羲终于甘愿去商行了,柳芫才找到空闲去找薛氏。

  “你一回来就忙着替我张罗这些?”薛氏正喝着茶,见她提着食盒进屋,不禁打趣道,“到底要我怎么谢你才好?”

  “是呀,你要怎么谢我才好?我想想。”柳芫将食盒搁在榻几上,煞有其事地思索着,“不如跟我聊聊我不在府里的这几天,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  “就这么简单?”薛氏好笑道,跟着在榻上坐下。

  “唉,我这人向来没什么野心的。”柳芫将食盒打开,取出了莲藕醉饼和一壶薄荷菊花茶。

  薛氏接过茶想了下。“府里没什么事,三爷也挺安分的,大半都待在府里,倒是常到婆母那儿走动。”

  柳芫听着,也听不出有何异状。

  “不过……有一件事倒是挺奇怪的。”

  “怎么说?”

  “大概五六天前吧,我跟婆母请安时,隐约听见她对曹嬷嬷说什么事已成,又说什么要准备办丧了……可是,办什么丧?”

  柳芫眨了眨眼,有些啼笑皆非。“莫不是你听错了吧。”

  “没有,我绝对没听错。”说着,薛氏压低音量问:“你们这一趟出门,可有遇到什么怪事?”

  柳芫愣了下,“怎会这么问?”

  薛氏喝了口茶才道:“你认为谁是婆母的眼中钉?”

  柳芫好歹也是柳家后院训练出的庶女,经她这么一提,还听不懂吗?为了三爷,婆母自然是恨不得二爷能消失,教她不禁揣测他们在山道上遭冲指并非意外,而是蓄意谋杀……她垂着长睫,想起尹安羲的异状,想起事发前尹安羲不寻常的恼意……

  “不管怎样,你们都平安回来了,也许是我想岔了,但有些事,还是先想起来搁在心里备着,总是比较妥当。”薛氏意味深长地说着。

  柳芫一颗心不禁往下沉,只因她没想到罗氏竟会心狠手辣到这种地步,这么说来,两年前二爷遇劫,罗氏绝对脱不了关系。

  和薛氏又闲聊了几句,她便先回主屋。

  晌午的天候阴霾了起来,本该是艳阳高照的午后,天色却已经暗了下来,天上的云犹如泼墨画般地蔓延,转眼暗如掌灯时分,柳芫坐在房里榻上想得出神,连烛火也没点上。

  她将事情从头到尾想个通彻,认为山道上的事肯定有诈,那么二爷的破衣……如果二爷真的中剑了,怎能无事?

  裂口像是利器又是斜劈又是直刺而入,要真是穿在身上时出事,是人,怎么可能还活得了?

  二爷的肤色偏白,但也有不少男子肤色偏白;二爷的体温偏低,可医书上也记载确有此种体质……然而,她的红玉耳瑺,不管她和姊姊们试了几回,姊姊们就是进不了她红玉耳瑺的空间里,可他却一次就成了,甚至他早去过那个空间。

  她会不会想太多了?

  她应该着重在防备罗氏和尹安道,而不是莫名地怀疑起二爷的身分,甚至怀疑他不是人……

  忖着,余光感觉有影子晃动,她侧眼望去,惊见一抹影子从暗处移出,在她面前慢慢地幻化成人形,似笑非笑地瞅着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