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五


  “娘子,这种雨势怎么护?”尹安羲忍不住放声大笑。

  “二爷!”

  洪临的大吼穿越滂沱雨势传来,尹安羲眯眼望去。“洪临,我在这儿,你们都没事吧?”

  一会,就见洪临飞也似的奔来,他又悲又喜,教人怀疑他脸上的雨水是泪水。

  “二爷……还好你没事,你叫我快走我就快走,可我一走马车就翻了,马车翻了,我心都要碎了,两年前二爷摔一回失了忆,到现在都没恢复,还染上嗜吃糕点的恶习,我好怕再摔一回二爷会……”

  尹安羲捂着他的嘴,笑眯眼道:“够了,可以闭嘴了。”

  洪临点了点头,抽了两声鼻子,赶紧领着他们朝另一辆马车走去,再将在外头寻人的春喜和枣儿给找回来。

  就这样,一辆马车共载着六个人,艰辛地下了山进了田江县,到了秀山庄时,已是二更天,还惊扰了张管事一家子起身招呼。

  待尹安羲梳洗后,已是三更。他坐在窗边锦榻,看着外头的雨势渐小,逼近的细步声越发清晰。

  “呵,真是万全准备啊。”他轻笑着。

  马匹冲撞后,还有第二批人守在秀山庄附近为确认他的生死,看来这一回是执意要他死在外头了。

  忖了下,他开门离开屋子,不闪不避,反倒朝脚步声的方向去,至少离其它人远一点,省得连累他们。

  唰的一声,是长剑出鞘的声音,他不禁想,这些人还真是等不及呢,他人都还没走近,他们就急着送他上西天,一群没耐心的家伙。

  正忖着,背后已被划上一剑,他可以感觉到皮开肉绽,血从背上淌落,但他并不觉得痛,也没有回头,并不打算反抗,直到迎面一阵气息,长剑刺入他的心窝,他听到了剑刃滑过骨头的声响,但是依旧没有痛感,在对方抽剑的瞬间,他配合倒地不起,任由那人探着他的鼻息。

  再三确认后,一行人又无声无息地离开。

  过了会,尹安羲坐起身,往胸口一按,哪有伤口来着,再往背后一探,皮肉完整如初,他不禁坐着发呆。

  这已经不只是不寻常了吧……毒药毒不死他,也许可以解释他天生不怕毒,但胸口这一剑要怎么解释?

  这已经不能算是人了吧……如果不是人,他是什么?

  尹安羲心情极度恶劣中。

  柳芫打量着他,哪怕他眉眼间噙着满满笑意,但她就是知道他心情不好,非常的不好。问她为何得知,因为他身旁的糕点还有剩呢。

  “二爷。”她轻唤着。

  “嗯?”尹安羲缓缓地从窗外拉回目光。

  “莲子糕很难吃吗?”

  “我娘子的手艺会差吗?”他噙笑反问,从茶盘里又挑了一块入口。

  “里头包了什么?”

  “莲子。”

  “还有呢?”

  他嚼了又嚼,最终又拿了一块。“喔,原来还有莲藕和苡仁呢。”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柳芫不禁问出口,实在是因为他太过漫不经心。

  “能有什么事呢?”他笑了笑,像是想起什么,又道:“对了,待会稍作收拾,咱们到市集里走走吧,多留个几天再回京城。”

  瞧他像是又恢复精神了,柳芫偏着头想了下,应允了他,正要将春喜和枣儿找来,适巧春喜捧着衣物走来。

  “夫人,这是昨儿个二爷和夫人换下的衣物,都晒干了。”春喜说着,不禁看了尹安羲一眼。

  “怎么了?”柳芫察觉有异地问。

  春喜将衣物交给枣儿放置,只拿了其中一件玄色衣衫,拉着柳芫走到屋外。“夫人,你瞧,这衣衫像是被利器划开了一样。”

  春喜摊开衣衫,清晰可见背后遭人划了一记。

  柳芫接过一瞧,知晓这是尹安羲的长衫,再仔细翻找了下,见左襟下方也有一个破口处,像是被利物直穿而过的痕迹。

  “这件长衫丢在更衣间里,是张管事的丫鬟清洗时瞧见的,听说用水一冲,水都变红了,说是血,可是……我瞧二爷又没什么不对劲的。”春喜压低声响,疑惑地说着。

  血?一说到血,柳芫脸色都变了,随即联想这衣衫上的口子会不会是刀剑砍过,但如果刀剑砍过,他怎会一点事都没有?

  “娘子,准备上街了。”

  尹安羲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她猛地回头,就见他伸了个懒腰,开口催促着。“走走走,去瞧瞧市集上有什么好吃好喝的。”话落,他便迳自踏出房门外。

  柳芫和春喜不住地打量他的背影,春喜不禁道:“搞错了吧,应该是染到什么,二爷应该是发现衣衫破了才丢在更衣间里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她也这么认为。

  如果衣衫上的裂口是刀剑所致,穿在身上时被划开的话,还能不皮开肉绽吗?要真是一点事都没有,还是人吗?

  最终他们在田江县停留了三天之久,一行人才吃喝玩乐地一路回到京城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