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四


  “被马给撞的,之前我就发现咱们后头有急驰的马,心想这山道又不宽,就怕天雨路滑马儿会失控,所以才要洪临贴着山壁以防万一,谁知道还是撞了上来。”尹安羲简略地说,不提这可能是有心人所为。

  先前听徐管事说尹安道私底下找人手,他猜想该是针对自己,但又担心会对柳芫出手,所以才会带着她一道上路,岂料祸事还是发生了。

  也许,应该将她留在尹府才是最安全的。

  “真是的,现在该怎么办?不能放着洪临不管,况且还有春喜跟枣儿。”

  “还有做糕点的食材。”

  “……”柳芫横眼瞪去。

  “说笑的,轻松点了没?”

  “与其说笑,倒不如想个法子。”

  “能有什么法子。”他想,既是针对他的,应该不至于对付其它人。“咱们现在在这儿,你要是摸耳瑺,咱们就出现在坠落的马车里,那不是死路一条。”

  她之前取药材都是先进房里,消失再出现,都是在同一个地方。

  “不知道能不能先移到安全之处,我从没试过,但也许可以试试。”

  “怎么试?”

  “不知道,但也许我可以想象另一个地方。”

  “好比……”

  “我的房间。”柳芫说着,想着自己的房间,一手拉着他,一手碰着耳瑺,瞬地,两人出现在一间房里,柳芫喜出望外地道:“真的可以耶!”

  “这不是你的房间。”尹安羲看着陌生的摆设。

  “这是我还没出阁时睡的房,这里是威镇侯府。”还好,附近没有下人,要不她凭空出现真要把人给活活吓死。

  尹安羲略带不满地道:“你的房间在尹府,你忘了你已经出阁了?”

  “干么生气,有什么差别?”

  尹安羲微眯起眼,“我问你,你是不是对你姊夫有非分之想,或者你真的跟你姊姊共事一夫?”以往没在意过的,突然觉得不满了。

  柳芫双手插着腰。“你把话给我吞回去,否则我就把你丢在这儿。”

  “有没有,一句话。”

  柳芫懒得理他,摸了耳瑺就要走,谁知道他动作也快,拉住她跟着她一道回到了红玉里头的空间,随即一把将她卷进怀里。

  “说呀,你看腻了我,是不是未出阁前拿你姊夫养眼?”

  柳芫火冒三丈地回头。“你说的对极了,我姊夫长得太好,我一直都是拿他养眼的,你真是猜得奇准无比。”

  尹安羲微扬眉,突地勾笑道:“没有就说没有,何必说气话呢?”瞧她双眼都快喷火了,太好懂了。

  “谁说是气话,是真话,要不是我九姊早已跟了威镇侯爷,我就……”话到一半被封住了口,不似以往逗人的吮吻,而是吻得浓重,像是要将她给吞噬了一样。

  “娘子,我知道你在说气话,但是呢,就算是气话,我听了还是会不舒服,所以往后千万别这么做,我会生气的,知不。”他粗嗄低喃,轻吮着她的唇。

  “你有什么好不舒服的,是你先看低我的。”不舒服的人应该是她吧。

  “我没有看低你,我不舒服是因为我不喜欢你喜欢着我以外的男人,懂不?”

  彷似绕口令的一串话,听在柳芫耳里,却像是——“你吃味?”因为他的莫名其妙是从他们回到威镇侯府那间房开始的。

  “……应该。”

  “是不是,一句话!”她学他的口气质问着。

  尹安羲蹙眉思索了下。“我不是很清楚,因为没了记忆,没了以往,所以没得比较,但是我要你知道,这一辈子咱们既已是夫妻,我就只会有你这个妻,不可能有妾,而你,心里也只能有我一个。”

  柳芫傻愣愣地看着他,突然觉得心里又臊又甜,只是嘴上不放过他。“天晓得呢,哪日你若是在外头遇见了比我更有本事的姑娘,说不准就使贱招把人给带回府了,哪里还记得你今日说过的话。”

  “我说出口的话自然就会做到,这一辈子我只想跟你白头。”他黑沉的眸色里有着他不自觉的柔情和期盼。

  柳芫得了便宜还卖乖,努着嘴道:“再说吧,姊姊们都说男人的话不能信的,而且眼前最重要的是,咱们要不要回到山道上?”

  “有没有伞?”

  柳芫傻眼。“这儿哪里有伞,你一个大男人还怕淋湿不成?”

  “是怕你淋湿。”尹安羲没好气地道。

  柳芫捂嘴低笑着,难得主动地牵起他的手。“你会护着我吧。”

  尹安羲笑着,跟着她离开的瞬间,倾盆而下的雨在转眼间就淋湿了两人,她不禁笑骂,“你不是会护着我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