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一


  柳芫浑身僵硬着,感觉他的手臂横过她的腰,她的脸就贴在他的胸膛上,好亲近,太亲近了……可是,好凉,真的好凉啊……凉到她昏昏欲睡。

  “娘子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你会不会觉得我不像导常人?”

  “嗯……”眼皮重得快要张不开,咕哝着。“你本来就不寻常啊……”

  “怎么说?”他诧疑地问。

  柳芫像是恼着睡意一再被打断,口气不善地道:“寻常人要是瞧见我突然提着一篮药材凭空出现,谁都会把我当成妖怪,可你只在意我能不能带回一篮子的糕点……二爷,没人像你这样的。”

  尹安羲听完,低低笑着。“娘子,能遇见你,真好。”

  “别以为嘴里掺蜜,明儿个我就会做糕点给你。”她低声咕哝着。

  瞧她真是倦极了,他也不再打扰她,从搂着她,变成她自动地趴到他身上,他失笑连连,单手环抱住她,免得她翻过头摔下床。

  “娘子,如果你发现我真的不寻常,你……会不会不要我?”他哑声问。

  他想,他这一辈子都不想从柳芫的脸上瞧见任何一丝的嫌恶和恐惧,他希望她可以永远对着他笑着,发出那银铃般清脆的笑声。

  这夜过后,尹安羲开始过着昼出夜归的生活,正正经经地扛起了皇商这身分,也将几份釆买的合同都签妥。

  “二爷。”徐管事在商行的帐房门外喊着。

  “进来。”尹安羲懒趴在榻上。

  徐管事进了门,放轻了音量道:“二爷,小的听到一个小道消息,想赶紧知会二爷一声。”

  “什么消息?”他懒懒抬眼。

  “听说三爷暗地里在找人,似是要对二爷不利,还请二爷多加提防。”

  “是吗?”尹安羲半垂着眼,半晌才抬眼笑道:“我向来喜欢聪明人,你今天这事办得极好,再多放点心思,我绝不会亏待你的,城南那家粮行就交给你了。”

  “多谢二爷。”

  待徐管事欢天喜地地走后,洪临才低声道:“二爷,徐管事是个手脚不干净的人,要是将粮行交给他……”

  “他要是聪明,就不会碰不该碰的东西,他要是不够聪明,想顶替他的人多的是。”尹安羲忖了下去,随即起身,“走吧。”

  “二爷要上哪?”

  尹安羲看他的眼光像是看个没救的孩子。“回府。”

  “这么早?”二爷近来都是早出晚归,外头天色还亮得很,突然要回府,他当然会意外嘛。

  “难不成我还得天天都装忙到三里半夜?”

  洪临无声叹了口气。二爷除了应酬就是待在帐房里,可天晓得二爷根本不看帐本,他只负责将帐本分类,再全数交给管事处理,最终再将帐本带回府里交给周帐房查看……

  周帐房近来可是瘦了一大圈呀。

  尹安羲一回到府里,柳芫瞧见他也很意外。“今儿个怎么这么早?”

  “想你了。”尹安羲笑眯勾魂眼说着。

  柳芫顿时红透了脸,只因她身后有一票丫鬟嬷嬷,他为什么非得桃这种时间地点说这种肉麻话,都不会替她着想吗,不知道她会被取笑很久吗?

  “想你做的糕点。”他凉凉地补上一句。

  柳芫刹时刷出晚娘脸。“没你的份,你要是敢再踏进小厨房偷我的糕点,我就打断你的腿!”

  此话一出,身后的丫鬟嬷嬷被吓得倒抽口气,不敢相信向来温柔婉约的二夫人竟会吐出这种狠话。

  尹安羲被逗乐了,一把牵住她的手。“娘子,你也未免太过厚此薄彼了,我听说你对三房那儿可好得很,天天药膳糕点送着,却连块糕点都不赏给天天在外头奔走打拼的相公,说得过去吗?”

  “嘿,我那是在行善。”她正在撮合三房那一对,治好尹安道的病,省得他三天两头就找他麻烦,并让彩衣身强休健些,要整治后院才有力气。

  “将我喂饱也是善事一桩。”

  “哪门子的善事?”柳芫呿了声。

  “要不然,至少也算是一报还一报,看在你夜里都对我这样那样,所以拿点糕点弥补我,给我滋补滋补……”话未完,已经被柳芫紧紧地捂住嘴。

  “你不要乱说话!”柳芫咬着牙警告着。

  什么这样那样?不就是因为他天生体温低,所以有他陪着入睡,睡得分外香甜,怎把她说成……他到底知不知道她身后有几个人!

  尹安羲笑眛眼。“我说错了吗?每每你睡着后就会这样……然后这样……甚至……”他抓着她的手在自个儿身上游移着,最后还放进他的衣襟里,吓得柳芫险些惊叫,至于她身后的丫鬟嬷嬷早已全部背过身,任由这对新婚夫妇尽情打情骂俏。

  “我哪有?”她用气音吼着。

  “真的,昨儿个还对我又揉又……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