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八


  三个人见状面面相觑,然后看向另两名管事,怀疑是他们出卖了自己,却见那两名管事早就吓得面无血色,只因在帐面上动手脚是大伙都会玩的把戏,可是二爷没将他们铺子的帐本摊开,是否意味着他们还有后路可走?

  “喏,把金额补上,否则我会向官衙递状。”

  “二爷这是要逼死咱们?”

  “你说错了吧,是你们要逼死我吧。”尹安羲好笑地扬起帐本,这几本帐本是他强迫府里的周帐房帮他抓出手脚的,也亏周帐房赶得及。回头,他朝屏风招手。“你们都出来。”话落,就见屏风后头走出几个人,几名管事定睛一瞧,这些人不就是他们铺子里的掌柜吗!

  “你。”尹安羲指着其中一人,“你马上派人上孙管事家里,要是他人在家中,就跟他说,请他把挪走的银两补回,否则我一样递状告官,还有,他明儿个也不用来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米粮铺子的掌柜随即领命而去。

  几个管事直到这一刻才知晓,原来在他们看轻他的时候,他已经从他们手底下的人开始着手收买,才会有今天的局面。

  “记得,银两要补足,还有,不要跟我讲情面,我跟你们之间毫无情面可言。”话落,回头看着三名掌柜。“从今儿个开始,你们全都升为管事,只要能把事办得妥当的,另有奖赏。”

  “多谢二爷。”

  “离开时顺便帮我差人把这三个碍眼的人拖出去。”尹安羲说完,便不再瞧着他们,正随意地翻看帐本时,突见有人扑到脚边,抱住他的脚,他嫌恶地皱起眉,不让对方开,便道:“趁着我现在心情还好时快走,可千万别让我不快。”

  淡淡的,软软的毫无杀伤力的话语,却让那管事对上他的眼瞬间,吓得随即松开手,软倒在地。

  “架出去。”尹安羲不耐地道。

  洪临随即要外头的伙计将三名管事全都拉出去,屋里瞬间安静下来,剩余的两名管事连大气都不敢吭一声。

  尹安羲在赶走三名管事后,笑眯眼对剩余的两名管事说:“我呢,会挑人的挑伶俐的,聪明的,最重要的是,忠心的,我都会留下。”

  “小的明白了,谨遵二爷意思。”徐管事立刻哈腰应着。

  金管事也跟进,就怕一个不小心,下一个被赶走的就是自己。

  “去吧。”尹安羲摆了摆手,懒傲地坐在锦榻上,待两名管事离开后,才出声问:“洪临,咱们跟陈老板约的时间到了吗?”

  回应他的是抽鼻子的声响,尹安羲抬眼,随即又无力地闭上。

  这对父子到底是怎么了?动不动就哭……到底是不是男人?

  “二爷,我好久没看到二爷这般威风凛凛的气势了,二爷……”洪临感动到控制不住泪水。

  “闭嘴,我方才问的你还没说呢。”

  洪临用力的吸了吸鼻子。“二爷,约定的时间差不多了,咱们这时候过去万花楼刚好,咱们是东家得要早到,毕竟这两个老板要不是三爷出面商议,他们还不肯来见呢,二爷刚好趁这个时候,展现你以往的风釆,让他们知道当家二爷已重出江湖,绝对要他们……”

  尹安羲掏掏耳朵,压根没将洪临慷慨激昂的话语听进耳里,一想到是尹安道牵的线,他就忍不住想笑。

  这能是什么好宴吗?就让他瞧瞧,那家伙还能玩什么把戏。

  万花楼的江月房里,尹安羲难以控制地臭着脸,原因并非出在面前两位老板让他倒足胃口,而是身边的花娘,身上臭得教他难以忍受。

  “二爷,我先干为敬。”陈老板举杯敬他。

  尹安羲看着桌面,不耐地问:“我的茶呢?”

  “二爷,来这儿怎会是喝茶呢?奴家陪你喝一杯。”身边的花娘直往他身上蹭,举杯要喂他。

  岂料尹安羲毫不怜香惜玉地拨开她贴近嘴边的酒杯,沉声道:“出去!”

  “二爷?”那花娘吓得花容失色。

  “你们几个全给我出去,别让我再说一次。”尹安羲沉着眉眼,慑人气息教人不寒而栗,吓得几位花娘夺门而出。

  陈老板和车老板不禁对看了眼,斜着眼偷偷打量着尹安羲。

  就见他移坐到窗边榻上,闭眼好一会才沉声道:“好了,两位老板,我呢也就不多说了,只希望这一回能合作愉快,洪临,将合同拿给两位老板。”

  “是。”洪临快速取出两份合同递给两位老板,走到尹安羲身侧几步外,用力欣赏他家二爷今晚狂野的一面……想不到事隔两年,如今慑人的气息更胜以往,完全看不出休养了两年的生涩。

  二爷,经商的奇才!

  尹安羲凉凉地看着洪临那张会说话的眼,嫌弃地调开目光,看着窗外流动的人潮,总算觉得舒服了点,花娘身上那股浓艳的臭味打坏了他的心情,靠夜风吹散一些,让他勉强可以平心静气地说话。

  他不禁想,还是他娘子身上的味道最香,指上有着各种面粉米粉的甘味,身上有着各种渍物内馅的甜味……她的肌肤白里透红又粉嫩滑腻,教他想着就想咬她一口,而她笑时的银铃声,嗔时的泼辣风情……唉,他想回家了。

  不知道今晚娘子会替他准备什么样的糕点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