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七


  柳芫心跳如擂鼓,整张脸又烫又臊的,可他却像没事人般地吃着糕点,用那双噙笑的勾魂眼不住地瞅着她。

  这男人……她到底要怎么治他?她必须回去问姊姊们才行了。

  翌日,柳芫决定不再去罗氏寝屋外罚站,倒是进了宫,替德妃准备了想念的珍珠杏仁酪和几样糕点,聊了些体己话后,再去找黄公公问起近来宫中采买的各种细项,确定尹安道有无造假。

  回府后,她将问出的与尹安道拿来的历年釆买杂项一一对照,发觉根本就少了两样,气得她牙痒痒的。

  “是吗?”尹安羲知情后,打了个哈欠,不痛不痒地应了声,彷佛他早已猜着。

  “你就这反应?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连商行的管事都瞒着你,就等着你出事,这当家又换人,你知道吗?”可恶的尹安道,等到他日彩衣有喜,她绝对要他再也不能有子嗣!

  “娘子,有哪个人被拉下主位后能心平气和地辅佐来着?”

  “所以你早就猜到?可是就算你猜到,你又怎会知道是差了哪些细项,要不是我今天进宫问了黄公公,还不知道少了硬黄纸跟朱砂呢。”她没好气地道,不相信他能神机妙算到这地步。

  尹安羲笑得一脸坏样。“我当然不会知道缺了什么,但我知道我的好娘子肯定会替我打探来,而我就能藉此好好地整治那帮管事,最好是只留下两个,其它的再从底下拫拔上来,慢慢地将尹安道的人手全都撤换,这做法是不是名正言顺多了,不会教人说我闲话。”

  柳芫愣了下,怀疑他真能连她都给算计进去,可瞧他那表情还真像回事,难道说他真的是个擅谋弄权的人?

  “娘子,多谢你了,接下来的就交给我吧。”他轻掐着她的颊。“我要先去商行里处理那几个管事,晚上约了纸商的陈老板和石材行的车老板,可能会晚一点回来,记得给我留一点糕饼,要是有二皮的话,那就更棒了。”

  柳芫傻愣愣地呆在原地,揉了揉被他抬过的面颊,觉得脸有点烫。

  怪了,她最近怪怪的。搭着自个腕边诊脉,除了心跳快些,她诊不出个所以然,唉,她是不是应该去威镇侯府请九姊替她诊脉?

  尹安羲一进尹家商行,便要人将几个管事全都找来,等了半个时辰,才见管事们姗姗来迟。

  “二爷。”几个管事堪称客气地喊了声。

  尹安羲懒懒扫过一眼,问:“怎么不见孙管事?”

  “孙管事去巡视庄子了,不在城里。”回答的是石材铺的金管事。

  “喔?”尹安羲闻言浅浅地扬起笑,就连嗓音都噙着笑。“想不到孙管事竟是这般亲力亲为。”

  “二爷,应该说咱们都是如此的。”开口的是打理书铺子的钱管事。

  “喔……”尹安羲懒懒地拿起桌面上的宫中采买册。“既然如此,钱管事能不能告诉我,为何采买的细项里忘了写上硬黄纸和朱砂?”

  钱管事顿了下,偷觑了眼同侪,怀疑有人出卖自己,但仍旧神色冷静地道,“二爷,那肯定是小的疏忽了,小的会立刻照办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

  “嗄?”

  “你可以回去了,从今天开始,书铺子就交给掌柜打理。”话落,像是嫌烦般地摆摆手,要他立刻消失。

  钱管事愣了下,老脸再也撑不住笑,板起脸道:“二爷这做法教人无法信服,不过是小小疏失,岂能就要我走人?”“小小疏失?”尹安羲惊诧地看着他。“原来漏了采买明细,届时害尹家采买品项不足,遭宫中怪罪,摘了皇商招牌只是小小疏失?”

  “不……这……”钱管事没料到他竟会伶牙俐齿地紧咬不放,放软了姿态道:“这确实不能算小小疏失,但不管怎样,总是在送迸宫前就发现了,事情摆明了能小事化无,况且我可是从老爷在时就跟在一旁的,没道理因为这么点事就……”

  “这样吧,那两样细品就不用补了,届时宫中发话,我就把你推进宫,你意下如何?”到时候看他要把谁抬出来都好,不用急着在他面前说,他不想听,真是烦人。

  “你……二爷这般说词未免太过儿戏!”钱管事动怒地道。

  “是呀,二爷,这事明明就是能小事化无的,何必非要闹大?”

  “是呀,二爷,小事一桩,咱们自个儿人,自个儿处理就好了。”

  几名管事跟着缓颊,一个个摆着笑脸,笑脸里藏着几分鄙夷和造次。

  一个失忆,就连算帐都不懂的二爷,能有什么作用?说穿了,不过就是想忖着妻室那头的势力夺回权力,可要真是啥都不懂,只怕这位子也坐不久。

  “谁跟你们自个儿人?”尹安羲皮笑肉不笑地道,随即点着眼前三人。“这样吧,要是对我的做法不满,你们就一道走吧。”

  “二爷,何必意气用事,此刻将咱们都赶走,恐怕二爷这位子很快就要易主了。”其中一名管事沉着声道。

  尹安羲听完不禁低低笑着,像是听见天大的笑话,到最后忍遏不住地拍手叫好,回头对着洪临道:“洪临,你听听,照他们这说法,好像我没了他们什么事都办不了呢。”

  洪临从头到尾都板着脸,不敢相信这些以往昔与二爷共事过的管事竟是如此轻蔑二爷。“这话听起来,好像我没用极了。”

  尹安羲依旧止不住笑地道。“嗯,既然你们都这般本事,想必很快能另起炉灶,我就不留人了,走吧。”话落,像在赶什么厌恶的虫子般摆着手。

  “二爷,你可要想清楚了,今儿个没有咱们打理着各产业,皇商的招牌要是扛不住了,可别怪咱们。”钱管事开口呛声,瞧了眼一直没吭声的两名管事。

  “不怪不怪,走吧……”尹安羲赶着人,见人要走了,像是想起什么,脱口道:“等等等等、先等等。”

  “二爷现在要咱们留下,这每个月的薪饷可是要调整了。”钱管事哼了声。

  “不是,我打一开始就没要留你们,把你们叫下,只是要你们把钱还回来。”尹安羲将桌面的帐本摊开,上头有用朱砂另批的真实算价,很明显管事们很习惯从帐上动手脚,中饱私囊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