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五


  “我会保护你。”

  “你接回大权就代表你要开始忙了,你又不能时时跟在我身边,如何保护我?”她无法想象他这般散漫的人到底要怎么打理尹家的家业。

  “我可以聘几个随从守在主屋里,而且这工作嘛,也不需要正主子事必躬亲,找个能干的管事帮我办事不就得了。”尹安羲随口说着,彷佛早有盘算。“反正先掌了权,后头的事谁都做得来。”

  柳芫目光愣愣地看着他。是啊是啊,要是一切都像他想得这么简单就好了……可是,根据她多年来的经验判断,真的不会那么容易啊。

  隔天,依例向罗氏请安时,柳芫被挡在寝房外,而且是连廊阶都还没踩上,就站在廊外晒日头。

  头一天,她哂了一个时辰,晒得她浑身懒洋洋的,然后才说不忍她再站,赶着她走;当然,接下来的几天,她所站的时间都不会少于一个时辰。

  而今日,照惯例——“老夫人昨儿个身子不适,还没起身,二夫人请再等一会。”曹嬷嬷面无表情地道。

  “是。”柳芫除了应是,还能如何。

  刚入夏的日头,说毒嘛也还好,但要是站上一个时辰,任谁都会头昏眼花的。

  “夫人,我再去问问好了。”陪着柳芫站在廊阶边的春喜低声问。

  “不用了,人家存心整治我的,我就多晒一点,人家开心点,我的日子就好过点。”

  柳芫无所谓地道。毕竟她以往待在柳家时,受尽嫡母各式各样的“训练”,眼前这么点程度……不过小菜一碟。“况且,日头像是不见了。”

  “夫人,好像快下雨了,我闻见雨的味道了。”一旁、端着茶盘的枣儿低声说。

  “是吗?”柳芫看了眼天色,似乎是真的。“春喜,回去拿三把伞来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然而,就在春喜刚走没一会,豆大的雨点打了下来。

  “夫人,怎么办?”枣儿慌极了,怕茶盘上的糕点沾了雨水,更担心夫人淋到雨水,可偏偏她两手端着茶盘,只能瞎慌着。

  柳芫微眯起眼,瞧守在屋外的大小丫鬟,一个个存心看她淋成落汤鸡,唉……该怎么办才好?她家那口子这几天为了尹三爷丢来的帐本,天天将商行的管事找来商议,似乎还没理出个头,而她这头节节收退,要不要干脆狠一点,把一个已经不掌事的老夫人给丢到一旁算了。

  如果是姊姊们肯定会说,人家不会领你的情,既然都已经坏了情面,那就坏到底吧,没什么好稀罕的。

  嗯……似乎应该这么做呀,她要是太忍让,人家会以为她是软柿子呢。

  正忖着,突地听见——

  “这是在做什么!没瞧见二夫人淋雨,一个个还杵在廊檐下不动?”

  凌厉的斥喝声教柳芫蓦地回头,见是薛氏带着紫蕊走来。

  “你傻呼呼地站在这儿淋雨做什么?”薛氏打着伞替她遮雨。

  “呃……”柳芫干笑着。“反正天气也挺热的。”

  薛氏见罗氏屋外的大小丫鬟一个个都使不动,干脆拉着柳芫先进花厅里避雨。

  “没经婆母允许进花厅不妥吧。”柳芫低声道。

  “也没非得要婆母允许才能进花厅,谁是掌权的人,这尹家真正继承的人又是谁,你到底弄清楚了没有。”薛氏边说边抽出手绢擦拭着她脸上的雨水。

  说到这事,柳芫满怀歉意地垂着脸。“彩衣,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会变成这样……”她对罗氏基本上是没有半点愧疚的,可是对彩衣就不同了,毕竟原本掌权的是尹二爷,如今却易了主,教她很难面对她。

  “又不关你的事,谁都知道当初是婆母和三爷谋夺了二爷的权,如今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。”

  “彩衣……”柳芫感动不已,她好久没遇见这么明事理的人了。赶忙对枣儿招着手,让她将茶盘搁在桌面,拉着薛氏尝着糕点配茶喝。

  反正人家都不肯尝了,她就和彩衣一起吃光。

  “让那家伙吃点苦头也好,现在他无权无势了,瞧他还能到外头花天酒地不。”薛氏哼了声,对尹安道没有一丝同情。

  “那他会不会对你臭脸还是咒骂什么来着?”她俩走得近是尹府上下都知道的事,就怕尹安道会藉此斥责她。

  “他臭脸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,在你生辰宴之前的几天,我瞧他天天臭着脸,眉头紧锁着,像是恼着又像是愁着,还听说偷偷熬了药吃呢。”

  柳芫一听,随即意会,应是她给袁姨娘的药奏效了。她那药放得不重,一天吃一回,身子慢慢损坏,现在就算找大夫医治,恐怕得要一段时间才会有所起色,但如果是找她医治,就不用费太多时间。

  “你在笑什么?”薛氏不解地问。

  “没事,我是在想,回去我给你几帖药,你熬了送到三爷那儿,如果你能把他叫进你房里的话,自是最好“他真是病了?”

  “嗯……也不算病,只是男人偶尔需要滋补就是了。”

  “哼,你也不用待他太好,他呀一肚子坏水,你让二爷小心一点。”

  “怎么说?”不会是他给的帐本有问题吧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