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四


  “娘娘说了,要是尹二夫人得闲就多多进宫,娘娘想念那道珍珠杏仁酪了,直说御膳房做的没有尹二夫人的地道,那味道是不同的。”

  柳芫不禁笑眛眼,道:“好,赶明儿个就给娘娘送进宫,让娘娘解解馋。”

  “娘娘知晓了肯定开心极了。”黄公公顿了下,看向四周,问:“皇商在哪呀?”

  “皇商在此。”尹安道立刻从人群里挤了出来。

  “这位就是尹二爷了?”黄公公笑问着。

  登时,现场尴尬了起来,柳芫轻声解释着。“黄公公,他是我的小叔,不是二爷。”

  黄公公愣了下,神色严肃了起来。“不对呀,这百年皇商尹家继承的是尹家二爷,那是唯一的嫡长房嫡子,为何如今变成了尹三爷?”

  这尖锐问题丢出来,罗氏目光闪烁了下,尹安道更是愣住,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。

  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黄公公眸子一扫,“谁来给咱家解释解释?”

  柳芫眉头微攒着,直觉得今天太古怪了……黄公公的出现,加上这问话如此尖锐,实在太不合理,她不禁怀疑是她家那口子设的局。

  可,他有这种心思吗?

  “黄公公,在下尹二,两年前出了点事受了伤,为了养伤,所以才会暂时让三弟代理。”尹安羲噙着笑意开口解释。

  “你就是尹二爷?”黄公公上下打量他,像是要将他看得详实点。

  “正是。”

  “可我瞧你虽是肤色偏白,但面上气色极佳,双眼有神,开口有力,哪怕两年前受了伤,如今也早该都养好了,况且你身边还有尹二夫人这位食医呢。”

  “确实是已经好了。”

  柳芫心里咯噔一声,心里的猜想落实了。

  “既然已经好了,就应该重掌皇商大权,百年尹家继承从嫡不从庶。”黄公公说着,环顾众人。“皇上说了,尹二爷掌皇商,尹二夫人掌家,如此才能教尹家再缔辉煌一页。”

  此话一出,后头的人莫大声应和着,然而柳芫却连头都不敢回。

  太狠了,这根本就是藉着皇上的口,非但拔了尹安道的皇商之权,就连罗氏都得交出中馈……这真是二爷设的局吗?

  “尹二夫人,这是皇上要咱家交给尹二夫人的腰牌,有此腰牌,尹二夫人可以随时进宫。”黄公公说着,从宽袖里取出一只巴掌大的玉牌。

  “谢皇上恩典。”柳芫颤着手接住。天啊,这是在昭告天下,她有皇上当她的靠山吗?

  如果这一切都是她家那口子策划的,那么她就真的看走眼了!

  一场生辰宴吃得宾主尽欢,当然,除了罗氏和尹安道这对母子之外。毕竟这一天风云变色,得势的两人同时丢了权,哪能开心的起来。

  待送走了族人后,柳芫一把拖着尹安羲进房,劈头就问:“你说,你那天回威镇侯府,是不是就是在策划夺权?”

  “是。”尹安羲有问必答。

  “九姊怎会答应?”

  “我跟她说,你被人欺负了,我没法子保护你。”

  柳芫倒抽口气。“所以九姊才会进宫,故意要皇上和德妃娘娘赏赐我?”

  天啊,九姊知情后,当然会无所不用其极地保护她呀,难怪黄公公会刻意说些寓意深远的话,分明都是九姊交代的吧。

  “喔不,那是我跟她建言的。”

  柳芫再吸口气。“你!”

  “嗯,原本是你九姊要带着威镇侯亲自走一趟,但我觉得这么做不够,因为我必须将实权取回,才能真正的保护你,所以我就跟她建议,让她进宫去跟皇上说说,毕竟皇上可是欠了你们两姊妹人情,这当头去要,正是时候。”

  柳芫呆滞地看着他,他不是只会吃糕饼兼败家而已吗,什么时候也跟人家权谋斗争起来了?

  “我呢,没了记忆后,总觉得我是寄人篱下,只要能过活,也就没什么好争的,可偏偏那家伙觊觎你在先,扣月例在后,你说,我该怎么吞下这口气?欺我就算了,连我娘子都欺……是真的把我当死人不成?”他是真不喜欢这些事,可偏偏他们就要逼他出手,真是,他也很无奈。

  “你知道他苛扣月例?”

  “你无端端要将糕饼寄卖在茶食馆,任谁都会觉得不对劲。”

  柳芫心里五味杂陈,以为他只是个散漫度日,天天讨糕饼吃的败家货,从不知道他是个心细如发的人,原来……他也会想保护她的。

  “娘子要是感动了,要不要给我一点赏?”他俯近她问。

  “我才没有感动,我是在担心。”她嘴皮硬得很。

  “担心什么?”

  “你做得这般绝,你认为婆母会让咱们好过吗?”她扬着小宴上罗氏丢给她的尹家几把大钥。

  她一直想要低调度日,可偏偏他却在转眼间将她的生活揽得天翻地覆……她从来就不想当家,握在手中的钥匙串说有多沉就有多沉,简直是要逼死她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