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二


  离开薛氏的寝房,柳芫不断地用手搧着风,却搧不去脸上热意。

  她跟她家相公?才没呢……他俩现在这样处着正好,也不急于圆房,她实在无法想象跟他圆房!

  甩了甩头,她决定进厨房多弄几样糕饼,省得胡思乱想。

  柳芫站在小厨房外,古怪地看着四周,眼见天色都暗了,可今儿个居然都没瞧见她家相公……要下红雨了吗?嗯……天色真的不太好呀,好像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。

  亏她特地为他做了梅花饼和核仁桂花糕,有十来块呢……

  她忖着,走进小厨房将糕点装好,打算带回房,心想他要是真的外出了,这些糕点就拿去分送府里的下人,尤其是罗氏身边的曹嬷嬷和如玉。

  心里盘算着,踏上长廊,就听见身后春喜喊着,“夫人,二爷在那儿,好像刚从外头回来。”

  柳芫回头望去,果真见他从通往大门的小径走来。“这可难得了,他竟然出门了。”不对……他不会跑去乱买什么糕饼回来吧。

  “春喜,拿着。”将手上的食盒递给春喜,她微撩起裙摆快步走向尹安羲,先是瞪着他空空如也的双手,再细细打量他的指尖唇角。

  “娘子怎么了?”尹安羲好笑问着。

  “上哪了?”

  “去你的娘家。”

  “嗄?你去威镇侯府?怎么不跟我说一声。”太可恶了,要是捎着她一道去该有多好。

  “你为什么跑去威镇侯府?”

  他笑得神神秘秘的,“不久之后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你在装什么神秘,你要是不肯说,我差人回去问也是一样的。”

  尹安羲不甚在意地耸着耸,随即佝中闻到什么气味,问,“梅花饼吗?还有桂花的味道……”他闻着,目光随即锁定还站在廊上的春喜。

  柳芫立刻回头道:“春喜,快跑!”

  “咦?”春喜不知所措地看着她。跑……为什么要跑?

  来不及了,尹安羲已经像阵风般地刮近她,一把将食盒抢走。

  “二爷!没跟我说清楚,你不准吃我做的饼!”柳芫吼着,想追却已经来不及……这家伙会不会跑得太快了些?

  可恶,他到底跑去威镇侯府做什么?

  这事,约莫在半个月后,谜底揭晓。

  “……你怎会知道我的生辰?”坐在梳妆台前的柳芫冷着声问。

  “娘子问这话是不是傻了点?你都进了我家的族谱了,我怎可能连你的生辰八字都不晓得。”尹安羲慵懒坐在铺榻上,看着屋里的丫鬟替她梳头上妆。

  当初纳釆问名时,当然有她的生辰八字,可问题是她不认为他会细心地去看过她的八字。“二爷,你到底是在盘算什么,哪有人替新妇办生辰宴的。”其实她更想问的是,他哪来的银两请了外烩的厨子。

  “嗯,我开心嘛。”

  柳芫从镜中瞧着还在吃糕点的尹安羲,忍不住揺头叹气,偏偏她又不如九姊精明,根本猜不出他葫芦里卖什么药。

  待春喜和赵嬷嬷替她打扮好一身行头时,她不禁疑惑地看着镜中的自己,指着她头上那套碧玺头面。“又不是什么大日子,犯不着这般招揺吧?”

  光是她这一身月牙白绣出水莲花的绵锦衫裙,就教她觉得太隆重,如今连她压箱的头面都取出来……他是要害她在府里混不下去是不是?

  春喜和赵嬷嬷对看一眼,虽说不知道二爷打什么主意,但既然是二爷提议给夫人打扮,她们自然是倾尽一切的梳扮,要是今晚能补着洞房花烛夜,那更是完美无缺。

  “谁说不是大日子?今儿个是我娘子生辰,是大日子!”尹安羲煞有其事地说着,走到她身后,细细打量镜中的她。“嗯……美人胚子,难怪那家伙老觊觎你,不过呢,你别担心,他不会再有机会靠近你了。”

  柳芫微扬秀眉,经他这么一说,隐隐猜出他打算对付尹安道,可他要怎么对付?他没权没势又没钱,拿什么争?“走吧,待会让你看场好戏。”尹安羲轻柔地扶起她。

  宴就办在主屋的厅堂里,柳芫原以为就府里两房人罢了,岂料待她进厅堂,才发觉厅堂和旁边的梢间全开,男女分席却未隔开,她匆匆一瞥,瞧见一堆陌生人,可一个个都上前跟尹安羲招呼着,才发觉竟都是尹家族人。

  待她进了女席后,尹三老夫人随即热情地挽着她,拉着她介绍尹家的女眷,又是哪房哪家的行几姑娘,看得她眼花缭乱,还记不清谁是谁,菜便已上桌,一伙人赶忙入席。

  她坐上了主桌,就在罗氏身边,再往旁看去,竟然摆了七八桌,更别提一旁的男席开了几桌……天啊,这要花多少钱,他是要逼死她吗?

  待一盅盅的药膳锅端上桌,看那锅里的菜色,她随即认出是千风楼的招牌,因为是她亲自设计的,她绝不会看错,而此时——

  “大伙尝尝,这可是千风楼大厨的招牌菜,而这道菜就是我娘子亲写的食谱。”隔壁的男席传来尹安羲的声响。

  顿时,她恍然大悟。原来,他去了威镇侯府,是去找九姊商借大厨啊。

  可是……直接跟她说,不是更快?何必舍近求远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