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九


  想着想着,她突然发觉他根本就没将茶食馆的帐本交给她,据春喜的说法,茶食馆已经经营年余,在城里也是颇负盛名的,营收应该不错呀……

  “夫人,素娘来了,说有一瓮牛乳,是要先搁在小厨房,还是直接放到地窖?”春喜走进屋里问着。

  柳芫闻言,赶忙走到门外。“素娘在哪?”

  “正在小厨房那儿呢。”

  柳芫随即朝小厨房走去,选日不如撞日,既然素娘都来了,顺便问问她应该无妨吧。

  “素娘。”

  正在小厨房门口与一些丫鬟交谈的素娘,闻声回头对她欠了欠身。“二夫人,那些牛乳……”

  “那事先缓着,我有话问你。”说着,将她拉到小厨房里。“素娘,茶食馆的帐本有没有在你那儿?”

  “有啊。”

  “不如一会你将帐本拿给我瞧瞧。”

  “二去人为何要看帐本?”

  素娘的反应教柳芫顿了下。“我不能代替二爷看吗?”

 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那家茶食馆是二爷与我合资的,我是半个老板,至于每个月分给二爷的红利,二爷说折衷成等值的糕饼,而二爷成亲后又说折衷成等值食材便成了。”

  素娘瞧她一脸呆滞,不禁问:“二爷没跟二夫人提起吗?”

  柳芫揺了揺头,完全不知道这回事,毕竟哪有主子和下人合资做生意的?

  “当初我是老夫人的二等丫鬟,专做糕饼的,二爷看中了我的手艺,想跟我合作,就拿出所有体己开设了茶食馆,将一半的经营权当作洪临给我的聘礼,往后茶食馆每月一半的营收就是我和洪临的工资,我是这样才嫁给洪临的。”素娘的如意算盘打得可精了,否则当年怎么肯嫁给失势二爷的随从?

  柳芫听完,深深察觉,她的相公不只是个吃货,还是个败家货!有人这样做生意的吗?好处都给了人,他……他只要有糕饼可以吃就好了吗?

 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主屋这里只有洪临一个随从了,因为他根本发不出月银!

 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穷的正主子?亏他还是尹家的嫡子嫡孙,这事传出去不是要笑掉人家的大牙了吗?

  天啊……她现在悔婚来不来得及?

  “二夫人,你还好吧?”素娘瞧她脸色忽青忽白,赶忙搀着她到一旁坐下,顺手倒了杯茶缓口气。

  柳芫深吸了几口气,呷了口茶,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。

  虽然她手上有些积蓄,还有千风楼当嫁妆,上个月的营收就有近百两,她比她相公富有太多了,可偏偏这些钱都是不能动的,九姊会查她的帐。

  每个月的开销是避不了的,尹安道也不会那般容易放过她,所以她必须想办法攒点钱,否则再这样下去,大伙一起喝西北风吧。

  思来想去,她不由将目光放在素娘身上,想起茶食馆……

  “二夫人,怎么了?”怎么刚刚还锁着眉头,现在却笑得有点……傻气?没事吧,不会是跟了二爷后,被二爷染了病?

  “素娘,我弄点糕饼搁在茶食馆寄卖吧。”

  “欸?”

  “咱们三七分帐,你三我七,你意下如何?”她拿现成的食材做糕饼,寄卖在茶食馆里,九姊是查不到帐的。

  “我自然是愿意的,可是二夫人不是有家千风楼……”

  “当然是我要多攒点体己,这事你可别让二爷知道。”

  素娘轻点了点头,完全认同她的做法,毕竟二爷……唉,女人还是要多点银两傍身,才有好日子过。

  送走了素娘后,柳芫独自一人回屋,压根没睡见锦榻上躺了个人,从床下取出一只篮子,随即轻触着耳上的红玉。

  瞬地,她已经身处在一幢小小院落里,院落里头搁放着各种食材、有面粉、薯粉和各式的米,而屋里头全都是她仔细调配的酱料、酒酿和糖渍。

  她不知道为何红玉里会出现一幢小院落,更不明白为何这里的气候一直如冬,犹如进地窖一般,可也正因为如此,这儿最适合搁放各种食材,这方便的法宝,让她把家当全装了进去。

  走进另一间房,里头搁的全都是各式药材,里头大半都是柳堇给的,她逐一清点了数样药材,确定给薛氏养身的药材都齐全,随即取了些茯苓、桂枝、干地黄、附子、泻泽和牡丹皮,想了下,回头又取出薯蓣和山茱萸。

  想着要做太和饼,不禁又拿了天南星和使君子等等药材,不一会就装了满满的一篮子。

  确定药材已经足够,她轻触着耳上红玉,瞬地又出现在屋里,正提着篮子要往外走时——

  “娘子。”

  柳芫蓦地倒抽了口气,缓缓回头对上尹安羲那饱含兴味的黑眸。“你……你为什么会在我房里?”

  “我不能来你房里?”他佯讶道。

  柳芫瞧他没个正经样,正打算转移话题时,却又听他道:“方才上哪了?收成挺不错的。”

  柳芫闭了闭眼,从没预料到面对这种状态,她脑袋一片空白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  这般怪异的事,她只告诉最亲近的人,免得惹祸上身,可如今偏被这个合该是她最亲近,她却不是很想亲近的家伙发现。

  该怎么瞒过去?

  她思索着,见他起身徐步走向自己,可偏偏她还想不出搪塞的借口,实在是不管怎么编谎,都觉得会漏洞百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