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六


  “要给二爷做几碗呢?”二爷的好胃口和大食量她们是有目共睹,一顿起跳都要来个十几份的。

  “谁要给他尝?偏不给他!”她要把昨天刚进的牛乳一口气做完,分送给他以外的人吃,刚好气死他。

  “呃……”春喜摸摸鼻子,带了个小丫鬟往地窖去了。

  二爷不吃,她们都可以多吃一点,也算是好事。春喜如是想着,可两位嬷嬷却在一头叹气,不知道要怎么凑合两人同房,谁叫这两人都是不按牌理出牌的。

  柳芫哪里知道她们的心思,她只知道今晚要赏尹安羲一顿酒酿汤圆了。

  花了点时间蒸了两笼的二皮酥酪,她让春喜送了三份给罗氏,手里拎着食盒带着枣儿备几分梅花饼往三房的方向去,其余的自然是赏给自个儿的丫鬟们享用了,就连一丁点渣她都不愿意留给尹安羲,以示惩戒。

  “二夫人。”一到薛氏的寝房前,薛氏的贴身丫鬟紫蕊便赶紧迎上前来。

  “我来看看三夫人,她现下方便吗?”柳芫笑眯眼地问,回头看了枣儿一眼,枣儿便赶紧将手上的木盘递给紫蕊。“这是刚做好的二皮酥酪,尝尝。”

  “谢过二夫人,让奴婢先去通报三夫人一声。”紫蕊让一旁的丫鬟接过木盘,自个儿便赶紧进屋通报,而屋外的丫鬟莫不热络地招呼着柳芫先到廊檐下稍候。

  正所谓拿人手短,吃人嘴软,哪怕二、三房少有往来,可这三房的丫鬟嬷嬷,哪一个没尝过柳芫的手艺,哪一个没听过柳芫的好脾气,尤其见她一副亲切没架子的模样,大伙更乐得与她亲近。 也不过聊上两三句,紫蕊便请她进房。

  柳芫一进房,就见薛氏略显拘谨地站在锦榻边上,忙道:“坐下吧,咱们又不是外人,你的年岁又比我大些,哪有你站着等我的礼?”

  “不管怎么说,你是二嫂子。”

  柳芫噙着笑,将食盒搁在锦榻上的几桌。“近来我试着做二皮酥酪,今儿个添了点内馅觉得不错,你也尝一点。”

  “怎好老让你破费。”薛氏说着,双眼一见食盒里那碗如凝脂白雪般的二皮酥酪,不禁看直了眼。

  “一点东西谈不上珍贵。”说着,将二皮酥酪递给了她,顺便打量着她的气色。“可惜呢,明明是个美人胚子,却因为月事不调,整个人就像快要蔫了的花。”

  薛氏愣了下。“……听闻二嫂子出身医家,连脉都不用诊,就能猜出我的病情?”

  “你这不算病,只能算是初潮来时没调好,一看就是个肾阳虚症,只要稍稍调养一下,身子好了,气色也好了。”柳芫笑着说。“我呀,只能算是懂皮毛,诊脉不怎么精,更不像我九姊会针灸。”

  “可是,你前些日子天天差人送来茯苓糕,我吃下之后,真觉得舒缓许多。”也正因为如此,她才认为柳芫也许是个能往来的妯娌。

  “喂,茯苓对月事多少有帮助,尤其你是肾阳虚症,会更有感受。”瞧她似乎颇有兴趣,柳芫才又接着道:“月事是由天葵、脏腑、气血、经络共同协调,眼前你只要调好了肾阳虚证,问题就解决了。”

  薛氏尝了口滑嫩的二皮酥,无声赞叹那细腻口感和温润的奶味。“可是我喝不下汤药,以往未出阁时,怎么也吞不下。”正因为汤药喝不下,才会教这月事给整得这般憔悴。

  “那么,你尝得出这碗二皮酥酪里藏着药吗?”

  “嗄?”她疑惑地挖开酥酪,只见里头有核仁和渍玫瑰,压根没瞧见什么药材来着。

  “没有啊。”

  “我将茯苓磨粉和在乳汁里,你当然找不到。”

  薛氏眩目结舌,“二嫂子真的无愧于食医之名。”

  “这要归功于我九姊,我九姊知道我喜欢做糕饼便跟我说,反正都要吃,倒不如弄点好吃又有益身子的,所以我就这么一路摸索,如果你不嫌弃的话,我想给你养养身子,最慢一个月内绝对见效。”

  “二嫂子为什么想给我养身子?”她出身大宅,又嫁进尹家这富商宅邸,后院里的事哪里有不明白的。打一开始,柳芫就刻意地讨好她,可一段时间了,也没瞧她有所动作,突地,今儿个上门了,而且表明来意。

  “因为我觉得弟妹该稍稍整顿一下三爷的姨娘通房。”

  “整不整顿又如何?”薛氏想不透,这事与她有何关系。

  “一来是因为刁奴不整会欺主,二来是拴紧了三爷的心,省得他惹是生非,三来……”她咳了声,有些腼腆地道:“卖你一个人情,要是往后有事要请你帮忙,你比较不会拒绝。”

  因为她已经预见了不久的将来,他们二房就差不多要喝西北风了,趁这当头与薛氏交好,他日若她掌家,月例才不会被克扣。

  唉,她真的要得不多,只是想要平平静静地度日,可谁知道她家相公那么败家,光是一日三顿的膳食,花费大得教她咋舌,照这样下去,她想她差不多要准备吃树皮草根度日了。

  薛氏打量着她腼腆干笑的样子,眉头疑惑地蹙起,问:“三爷去招惹你了?”

  “……那是我出阁前的事了。”

  薛氏冷笑了声。“我可不稀罕拴住他的心,他要怎么惹是生非,我可管不了。”尹安道的声名狼藉早已闹得满城皆知。

  “彩衣,这话也不是这么说的。”柳芫唤着她的闺名,咬了咬唇道:“我五姊说,女人一旦出阁了,就是夫家的人,哪怕再不愿意,也得在夫家站稳脚步,而首要之务必定是子嗣,因为五姊说,咱们可以不冀望夫君,但至少要有个孩子傍身,要不这漫长日子怎么过?”

  “他根本就不肯进我的房,怎么有子嗣?要我去讨好他不成?”薛氏摇头。“我办不到,绝对办不到。”

  “不需要你去讨好的。”柳芫催促着她赶紧将二皮酥酪吃完。“只要你将身子调养好,就会像朵盛放的花,哪里需要你去屈就,咱们就想着,想借他生个孩子罢了,忍耐一会就过了,况且我保证,他会主动亲近你且宠爱你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