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三


  “……没有,他有银两可用的,我的意思是说……我不会去动用自己的体己,九姊放心吧。”话到最后,在柳九的瞪视之下,她只能幽幽地给出承诺。

  说真的,她没有勇气跟姊姊们说,他的月例约莫十两银子,送到她手上的只剩下三两,距离下回领月例还有半个月……春喜的月例就得要二两银子,可以想见他这个二爷相较其它爷儿们的月例,偏穷了些,偏偏又贪吃得要命。

  “城府深沉是个麻烦,不知长进更是麻烦。”柳堇最终下了结论。

  柳芫脸愈垂愈低,低到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两位姊姊。

  唉,都已出阁了,除了认命,还能怎么着?

  用过膳后,送柳芫和尹安羲离开,柳堇不一会也跟着离开,这时柳九才问花世泽,他对尹安羲的看法。

  “不像个寻常人。”花世泽淡然道。“我想也是。”导常人是不会像他那般游手好闲还等着糕点吃的。

  “在我面前,他神色自若,问啥答啥,话是不多也不少,没有哈腰讨好,更没有卑躬屈膝,彷似在他面前,我不过是个寻常人。”

  身为皇上的外甥,他这个威镇侯在宫里就连一品官员见到他也要巴结奉承几句的。

  柳九偏着头想了下,怀疑这尹二爷根本是撞坏脑子,所以没将侯爷当回事。

  “而且……”花世泽微眯起眼,沉吟了下,斟酌着用字。“他给我的感觉,和书生十分相似。”

  “咦?”柳九呆了下。

  书生?对了……书生到底是上哪去了?

  马车驶离了威镇侯府,却没向尹府的方向去,而是往城南。

  “二爷,这是要去哪?”

  “素娘说,城南那里近来开了一家糕点铺子,而且主打的是各种酥酪,听说里头师傅还用一种早已失传的古法炼制奶酪,光是一碗价格就叫价一两,咱们去尝鲜,要真好吃的一话,你偷学下来,咱们回家做。”

  柳芫听完,内心百感交集。

  这是她向往的生活,有个知己能陪着她东南西北地到处尝鲜,可问题是她已经成亲了,她得持家,那一碗一两的价格,他这个不事生产的人怎么说得出口?

  但槽的是,她也好想去。

  “怎,你不想去吗?我可是趁着你回门,想给你个惊喜。”

  “我当然想去。”就一回吧,就这么一回,花个二两银子,算她请客。

  “就知道你肯定想去。”动手刮了刮她秀巧的鼻,尹安羲心情大好地看向车窗外。“到了七夕时,咱们再上街,每年的七夕在正南御道那头会有很多贩子叫卖,卖的都是一些简单的糕点,可我觉得那些糕点味道还比一些铺子要来得好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

  “中秋时也有,那时各式各样的月饼出炉,什么莲蓉的、豆沙的、花渍酥酪的各种口味应有尽有,今年有你陪我,咱们可要大吃特吃了,肯定比一个人独享要来得香甜,对不?”

  柳芫听完哭笑不得。原来,他跟她是一样的,都想找个志同道合的伴……一如她就算做出了新的糕点,没人与她共享,开心就显得很空泛。

  来到城南的铺子,里头几乎是座无虚席,让小二招呼着到了角落的小桌,尹安羲点了一碗叫价一两的二皮酥酪,至于店铺子里卖的乳酪、乳卷、酥酪饼,几乎是菜单上有的都各叫一份。

  随侍在旁的洪临已经忍遏不住地退到店铺外干呕,嫌弃满屋子的奶味。

  “二爷,你会不会叫得太多了些?”其实,她想问的是,他有没有带钱。

  “咱们每样都尝,回家后,咱们再一一来仿,而且还要仿得更好,但不卖,就只做给我尝。”尹安羲眉开眼笑地说,彷佛光闻这一屋子奶味,就叫他神清气爽了起来。“记住,可别搁到千风楼去卖,那是要做给我尝的。”

  柳芫啼笑皆非,八字都还没一撇,他倒是想那么远了。“欸,你方才在侯府都和侯爷聊了什么?”她知道是九姊要侯爷与他交谈,但就不知道侯爷到底是问了他什么。

  “也没什么。”

  “没什么?”

  “问我府里可安好,问我与你可好,问我身子可好,就这样。”说着,他笑了笑。“这有什么好问的,我与他又不熟。”

  “你怎么回答?”她知道侯爷向来就不是个话多的,要不是九姊央求,哪还能问出三件事。

  “好。”他简洁有力地道。

  “……就这样?”

  “不然?”

  “所以,后来你们就大眼瞪小眼?”

  “谁跟他大眼瞪小眼,我是看着外头的园子,倒是他直盯着我……是瞧我俊吗?”他突地俯近她问。

  他瞬地近在眼前,吓得柳芫一个往后退,小脸莫名发烫着,“你哪俊了?侯爷才是俊。”无礼的家伙,老是没来由地凑近,也不想想会不会吓着她。

  “他俊?他有我俊?”

  他微眯起眼,那深邃的黑眸带着几许勾人的魔性,像是会摄人魂魄般,教她莫名的心慌。“别闹了,上菜了。”余光瞥见跑堂的上菜,她忙喊着。

  瞬地,尹安羲像个大孩子般笑眯了眼,端正坐着,瞧跑堂一一上菜,十根纤长指头已经开始躁动起来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