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九


  站在她身旁的尹安羲浓眉微扬,黑眸眨也不眨地注视着她,忍不住佩服起她。瞧瞧,昨儿个她待他可不是这般柔顺羞涩的。

  女人啊,就像四季。

  “仙茶?”一听是皇上宠妃喜爱,又是皇上赐名的,罗氏赶忙尝了口,只觉得这药茶不涩不苦,揉合着茶叶香,教人口齿留香,莫怪被赐名为仙茶。

  “果真是仙茶,这茶味真是与众不同,今日得你这玲珑般的儿媳,真是讨人喜爱,这对玉簪是我给你的见面礼,盼你能为尹府开枝散叶。”

  柳芫赶忙接过手,只见簪上雕的是童子送桃等吉利的图样,不禁羞涩地垂下长睫应了声后,赶忙起身再到尹三老太爷夫妻面前奉茶。

  眼看就要跪下,尹安羲一把拉住她。“三叔父和三婶娘可舍不得让你行这么大的礼,对不?”后头这句话是问着尹三老太爷。

  两人贴得太近,才一抬眼就险些亲上他的颊,教她羞得垂下脸。

  这家伙怎能在轻薄之后,还表现得如此云淡风轻?

  尹三老太爷见状,不禁打趣道:“这么快就护着媳妇啦?”

  “就这么一个,不宠着,成吗?”

  尹三老太爷听着哈哈大笑,替郭氏取了一杯,自个儿也尝了口,不禁双眼一亮,看了郭氏一眼。“这茶果真是特别,这味儿真好。”

  “三叔父,不只是味儿好,这茶清目醒神,理气活血,每日一饮,就能福寿无疆,三叔父要是喜欢,待会我差人备上几份让三叔父带回府。”

  “这怎么好?”

  “该要如此的。”她笑说着,回头看了春喜一眼,春喜点点头随即走出厅外。

  “安羲真是个好福气的,能娶到如此娇娘,现下这礼能收了吧?”郭氏亲自替她将翡翠镯子给戴上。

  柳芫娇羞的笑眯了眼,打趣道:“就算三婶娘要讨回去,我也不还的。”

  “唉呀,这丫头。”郭氏被逗乐了,笑了几声却不住地咳了起来。

  柳芫赶忙轻抚着她的背。“三婶娘的气色不怎么好,不会是染上风寒了吧?”

  “不是,是年纪大了就不中用,三天两头就得咳一阵。”郭氏缓了缓气,拍了拍柳芫的手,打从心底喜欢她。

  柳芫随即朝身后的丫鬟招了招手,从茶盘上取了一只玉罐。“看来老天肯定是知晓三婶娘身有不适,才会教我碰巧做了点二冬膏,正好可以孝敬三婶娘。”

  “二冬膏?”

  “这可是先太妃极喜爱的二冬膏,清心润肺又能止咳化疲,每日早晨以四、五匙冲水喝,一段时日就会见效。”

  “唉呀,这般贵重之物肯定费了你不少时间。”

  “没的事,不过顺手罢了,还有啊,这明目延龄膏就给三叔父养身。”柳芫随即又取来一只木匣,里头装了巴掌大的玉罐,还有鎏金雕镂玉球,那巧夺天工的雕法,教尹三老太爷瞧直了眼。

  在她身边的尹安羲瞧得一清二楚,颀长身飞微动了下,挡去罗氏打探的目光。

  尹三老太爷小心翼翼地收下了木匣,直将柳芫给疼进心底了。

  柳芫笑眯眼,这下才转到尹安道那一头,一对上尹安道那露骨的眼神,她嘴角抖了两下,完美地勾出甜美笑意,上前奉了茶,将注意搁在薛氏面上,却见她脸色青中带白,彷似身有不适,待她的态度不算轻慢,只是淡漠了些。

  待他俩都取了茶后,柳芫朝身后招了招手,让丫鬟们端着木盘入内。

  “婆母,喝了茶配些糕点吧,这茯苓糕能健脾益肾,宁心安神,这太和饼呢可是皇上最喜欢的,这是补虚药方,能扶养脾胃。”柳芫亲手将一盘两款糕点送到罗氏手中。

  “要是早晚皆一食,能够延龄益寿的。”

  罗氏噙笑点着头,却是不住地观察着柳芫,余光扫向喜笑颜开的尹三老太爷和郭氏,神色微沉了下,嘴上开始对柳芫赞不绝口。

  别说罗氏称赞,就连个性淡漠的薛氏都忍不住多看了柳芫两眼。

  而一直跟在柳芫身边的尹安羲则低声在她耳边问:“娘子,我的呢?”大伙一个个吃得喜笑颜开,他却可怜兮兮地站在这儿,这像话吗?

  “回去再吃。”柳芫噙着笑,咬着牙轻声回答。

  “两笼?”

  柳芫朝他望去,巧笑倩兮地道:“撑死你。”

  “撑死也甘愿。”尹安羲放声笑着。这一笑引来满厅注目,尹三老太爷不住地点着头,瞧这一对是越瞧越满意,而尹安道的眼则快要冒火了,悔恼自己竟行差踏错,将佳人拱手让人。

  罗氏呷了口茶润喉,对着薛氏问:“对了,彩衣,今儿个天衣布庄里不是送了一些布料来?”

  薛氏平淡地应了声,让守在外头的丫鬟将几匹布料给抬上了厅。

  “芫儿,你瞧瞧,挑你喜欢的,好让师傅帮你做几件夏衣。”罗氏饱含关爱地说,在尹三老太爷面前做足功夫。

  “是府里要做夏衣了?”她问着。

  岂料罗氏尚未回应,郭氏先抢白了。“既然府里做夏衣,这衣料要交由芫儿打理,不如嫂子干脆把中馈交给芫儿理吧,嫂子也合该休养休养了。”

  话一出口,柳芫暗暗地闭了闭眼。

  三婶娘,想对付婆母,也别拿她当枪使呀!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