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八


  原以为他是要将包子给寒进她的嘴,岂料他手上没动静,嘴倒是凑了过来,非常强硬又放肆地将口中的包子过渡给她,并且堵着她的嘴,她不咽下,他就不退开,僵持了一下,她逼不得巳地咽下口。

  厨房瞬间鸦雀无声,只刺下柴薪啪啦声和蒸气的细微声响,小丫鬟们一个个傻了眼,两个嬷嬷则是尴尬的别开眼。

  柳芫直瞪着他,脑袋一片空白,完全尝不出嘴里到底是什么味道,自己到底又是吞下了什么。

  “好吃吗?好吃吧。”他笑问着,轻舔着沾在她唇上的芝麻酱。

  柳芫双眼发直,小脸失控地发烫着。

  这个人……这个人……姊姊们没教她怎么治这种人啊!

  叩叩,大厅里已经坐着尹老夫人罗氏,尹家族长尹三老太爷和三老夫人,尹安道和其妻薛氏也入座,等着新妃奉茶。

  “如玉,再差人去问问。”罗氏低声说着。

  站在身后的大丫鬟如玉应了声随即走出厅外。

  “新妇入门,头一天总是起得较迟,三叔和三婶子别见怪。”

  尹三老太爷与三老夫人郭氏充耳未闻,一个喝茶,一个看着门外。

  坐在另一侧的尹安道见状,神情不满地道:“三叔父、三婶娘,我娘在说话呢,一声不吭的,是怎么了?”

  “安道!”罗氏低声斥着。

  尹安道忿忿不平地看了母亲一眼,万分委屈地别开头,偏又杠上妻子薛氏那不冷不热的眼神,教他干脆闭上眼。

  尹三老太爷精烁的眼扫过尹安道,淡道:“前几日染了风寒,喉疼。”

  尹安道翻了翻白眼,懒得说昨儿个宴客时,他和二叔四叔道起娘的是非,那把嗓门可是洪亮得隔条街的人都听见了。

  二哥娶妻关他娘什么事?谁又知道二哥那蠢蛋真有法子娶到威镇侯的姨妹子,更可恶的是,耍贱招把婚期定得那么急迫的人也不是他娘,为啥要将所有事都推到他娘的身上?

  说来说去,全都是二哥搞的鬼!他自以为聪明地给二哥挖了个坑,谁知道人家竟然迎娶成功,还藉此咬了他娘一口。

  他根本没失忆吧,分明是装疯卖傻要把他手上的权给抢回去!

  “老夫人,二爷和二夫人来了。”如玉快步走进厅内禀报着。

  “备茶。”罗氏赶忙招呼着,表现出当家主母的气势。

  不一会,就见尹安羲走在前头,一步后跟着柳芫,待两人进厅,尹安道一见柳芫,不禁站了起来,长指一比——“你不是……”

  尹安羲懒懒地嫩他一眼,一把抓下他的指。“你什么你,坐下。”

  “不是,二哥,她是那天我在千风楼瞧见的……”

  “安道!”罗氏低声斥着。

  尹安道张口欲言,最终只能无奈地坐下,扼腕自己竟作了这种孽,将自己看中的姑娘拱手让人。

  尹安羲微扬浓眉,经尹安道这么一提醒,才发觉自己意外救了柳芫一把,这事回头不跟她讨点赏怎么行?得让她知道,跟了他,是她这一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。

  他心里盘算着却不显于外,向前一步先向罗氏间安。“老夫人、三叔父、三婶娘。”

  尹三老太爷一见他,随即热情地按住他的肩。“今儿个看起来气色还不错,身子都好了吧。”

  站在尹安羲身后的柳芫垂着眼忖了下,大胆猜测这家伙昨晚是以身子不适为由回新房。“三叔父,我娶的好娘子照料了我一晚,还能不好吗?”尹安羲笑道。

  “听说是柳院使大人家,更是被圣上称为“食医”的好姑娘,看来真是不错。”郭氏朝柳芫招着手,随即脱了手上的翡翠镯子。“三婶娘没什么好的给你,这镯子比不上宫里赏赐的,你可别嫌弃。”

  柳芫按着翡翠镯子推辞着。“三婶娘说的什么话,这礼太贵重了,芫儿不能收。”她一边为难地看着尹安羲,一边暗地思索罗氏在尹家三房面前,真的是一点地位都没有,要不,这给新媳妇见面礼,照理说也要从罗氏先给才是。

  况且尹三老夫人还在口头上护着她……看来九姊和姊夫真的是功不可没,替她打点了不少。

  “收下吧,这是三婶娘给侄媳的见面礼。”尹安羲噙笑说。

  柳芫闻言,想了下道:“多谢三婶娘,可是芫儿还没给长辈们奉茶呢,等奉茶后再收也不迟。”不管怎样,面子还是得做给罗氏,要不她这礼一收,可是等同给她这个婆母打脸。

  郭氏听完,瞧了尹三老太爷一眼,尹三老士爷咳了声,道:“侄媳所言甚是。”

  于是,长辈一个个坐妥了,柳芫和尹安羲来到罗氏面前,如玉端着茶盘走来,柳芫却摆了摆手,道:“婆母,媳妇儿煮了茶。”

  “是吗?让你一早费心了。”罗氏噙着慈祥笑意道。

  “应该的。”她朝厅外招了招手,由春喜带头,几个小丫鬟手上端着茶盘进厅。

  她取过春喜手中的茶盘,乖顺地跑在罗氏面前,“婆母请用茶。”

  罗氏微眯起眼,意外她竟将礼数做得这么周到,压根挑不出毛病,看来她不如外貌那般柔弱,是个精明的。取过茶,才刚掀开茶盖,便闻到一股茶香融合着山楂和紫苏等药材香。

  “这是什么茶?”她问。

  “婆母,这道茶因为德妃喜爱,所以皇上赐名为仙茶。”柳芫神色腼腆地道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