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三


  柳九随即又接着道:“还有,你那婆母最倚重的曹嬷嬷和大丫鬟如玉,这两个你要想办法收买她们,至于尹三爷身边两个最得权的小妾,一个本是薛氏的陪嫁丫鬟袁氏,一个则是尹老夫人赏的屈氏,这两个你得要密切注意,还有最得势的丫鬟湛蓝,千万别因为她是丫鬟就看轻她,她可是颇得尹三爷的心,还有……”

  “九姊、五姊,我是要出阁,不是要上战场。”柳芫忍不住打断柳九未尽的话。“不要搞得好像我这出嫁是九死一生似的。”让她都莫名紧张了。

  岂料——

  “你不知道出嫁就是生死关吗?”

  两人有志一同地吼道,默契好到柳芫差一点就鼓掌叫好。

  只是——“九姊,姊夫在外头……”这种话让姊夫听到好吗?

  柳九抽了口气,才刚望向门外,便听见外头花世泽淡淡地道:“柳九,吉时快到了,准备吧。”

  柳九咬了咬唇,硬着头皮到门外和花世泽解释几句。

  而房里,柳堇将搁在桌面的木匣递给柳芫。

  “五姊给的嫁妆不是昨儿个都抬进尹府了?”

  “这是给你的,里头有几条三百年的蔘,给你补身用的,横竖你身上就有个方便之处,搁进去吧。”柳堇说着,指了指她的耳瑺。

  就见柳芫噙着笑,纤指轻触着耳挡上的红玉,瞬地,她像是平空消失,但不过是眨眼间,她又出现在房里。

  “你这秘密有跟你九姊说吗?”“说了,我没有什么能瞒九姊的。”她这个耳瑺当初是在宗祠里捡到的,可是妙用却是她回京之后才发现的。

  只要她的手轻触耳瑺,人彷佛像是被吸进某处,头一回进入时,她还以为自己死了,不懂自己为何被困在一幢种满各式药草的屋舍里,可当她再碰触一次耳瑺时,她就能回到原本之处。

  “她不觉得奇异?”她当初知晓时,还以为是什么法术来着,要她把耳瑺给丢了,省得惹出麻烦。

  “九姊遇过更奇异的事,我这一丁点就显得微不足道了。”

  “更奇异的事?”

  “五姊,九姊一直都是九姊,虽然姊夫担心鬼差又来索魂,认为知晓的人愈少愈好,可是告诉五姊应该没关系吧。”

  “……嘎?”柳堇听不明白她的意思。

  “五姊,九姊是借尸还魂的。”

  就在柳堇瞪圆眼,不知该说什么时,柳九已经回房,一把抱住柳芫。“喏,十三,其实你是个聪明的,该怎么做你都知道,咱们说这么多,无非是想替你略过摸索的时间,但你要记得,要真有个什么,马上差人通知我,知道吗?”

  柳堇细细打量着柳九,心想一个长年住在梅林县的外室之女,怎可能在短时间内和十三建立起如此深厚的情感?毕竟十三再怎么天真,待人还是多少有防心的,所以说……

  她真的是柳九!

  “嗯。”柳芫轻轻应了声,瞠圆了水眸,就怕眸底的泪水会弄花了妆。

  柳九忍着泪,千般不舍柳芫出阁,可为了柳芫的声誉,她不得不让她嫁人。

  一旁的柳堇观察好半晌,突道:“怎么,就只能通知你?”

  柳九抬眼,毫不客气地道:“我住比较近,通知我比较快。”

  “你要是又进宫咧?”柳堇凉声问着。

  “我……”柳九顿了下,咬了咬牙道:“十三,五姊那儿虽是在青宁县,但也不过是南郊外十几里路,记得派人通报一声,总得有人能及时拉你一把。”

  “……九姊,我只是出嫁而已。”不要说得她准备赴死。

  泪水在眸底打转着,可偏偏她又忍不住笑了,虽说她从小就没爹娘疼,但她何其有幸,能得两位庶姊一路扶持至今。

  所以,要是敢动她的家人,她会把命豁出去的!

  原来,成亲是一桩这般折腾人的事,等到所有的人都离开新房后,她已经累得倚在床柱上不想动了。

  “姑娘得坐正才成。”许嬷嬷见状,赶忙向前将她拉正。

  红盖头下的俏颜可怜兮兮的扁起嘴,天晓得她又饿又累又渴,居然还要求她正襟危坐,给不给人活啊?

  拜堂后还有一堆习俗,让人进喜房说吉祥话,在床上撒果子……一想到果子,她的手就不安分了起来,在身边摸索着,也不管摸到什么便往嘴里塞,那入口的甜软,教她认出是栗子,这般想来,肯定还有枣子,毕竟要图个吉祥的谐音,那就是枣栗子啦。

  “姑娘,别动了。”春喜在床边低声说着。

  “春喜,我找到枣子了。”一摸到枣子,她就忍不住献宝。

  春喜哭笑不得地看着她,手指在她的盖头巾底下比了比,示意许嬷嬷和赵嬷嬷就像两尊门神立在她面前。

  她多聪慧呀,一看就明白了,小手随即放弃了枣子,反正也吃不饱,只会愈吃愈饿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