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二


  九姊是纸扎老虎,只能嘴上逞凶;五姊善于计量,在计算得失之后才会决定出手的轻重,而她不同,若是利用她,伤害她看重的家人,就算玉石俱焚,她也要跟他同归于尽。

  “进备得如何了?”

  外头响起柳九的嗓音,围绕在柳芫身边的所有丫鬟和嬷嬷全都一一起身问安。

  待柳九走到柳芫面前,不禁看直了眼。

  柳芫满头金钗步揺,粉雕玉琢,尤其是那双杏眸迷蒙中带着媚气,狡黠中又噙着无辜,任何男人都抵挡不了这般诱人的大眼。

  “瞧瞧,不说话的样子,多美。”跟在后头的柳堇噙笑说着。

  “五姊,十三的大喜日子就不能说点好话吗?”柳九没好气地回头瞪她。 明明就是夸十三美,干么拐弯抹角的?

  “下辈子吧。”柳堇随口应着,朝柳九使了眼色,柳九随即意会地让丫鬟嬷嬷先退下,两人便一左一右地坐在柳芫身边。

  “十三,长公主那里派了最得力的许嬷嬷和赵嬷嬷给你,我这儿呢就把春喜和秋喜都给你捎上了,还有二等丫鬟三个,三等丫鬟六个,这几个都是府里总管挑选的,都是能替你办事的,你尽管差遣。”柳九说着,从怀里取出一本册子递上。

  柳芫疑惑地接过手,才翻开一页,随即翻了翻白眼。

  还以为是出阁前,姊姊们要代替母亲跟她说些床笫之事,或者奁仪录,谁知道这册子上头写的竟是尹府下人的名册。

  “你那什么态度,这名册可是你九姊跟我费了不少功夫,赶在你出阁之前问得详实的,不都是为了你。”柳堇毫不客气地低斥着。

  柳芫张了张口,心想自己的婚事让两个姊姊如此操烦,不禁低头道:“五姊、九姊,我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  柳九正要开口安抚,却听柳堇道:“什么麻烦不麻烦,你一直都是个麻烦。”

  “五姊……”柳九伤春悲秋的情绪在眸底打转,被她这么一说,心更纠结了。

  柳堇摆了摆手,说起正事。“十三,趁着吉时未到,我先跟你好生说说尹家的事,你未来的婆母罗氏是个续弦,但却是个姨娘抬成的续弦,在大家族里,这算是非常出格的事,所以她在族中耆老眼里,根本算不了当家主母。”

  柳芫分几分神听着,毕竟她在柳家后宅也是接受过嫡母的试炼,对于后宅的争斗和肮脏,看得也够多了,光是柳堇指个头,她大抵就猜得到当年尹安羲受伤的事恐怕与罗氏是脱不了关系的,否则皇商这个位置不会落在其亲生儿子手中。

  “所以,要是罗氏敢对你做什么不入流的事,你就找族中耆老诉苦,喏,这册子里有写了,尹家的族长也住在京里,辈分极高的尹三老太爷,你得唤一声三叔,懂不懂。”

  柳九解说着,快手翻着册子。“他呢,特别喜欢玉器,所以你的第四箱笼里,我给你放了一对玉麒麟和鎏金雕镂玉球,记得明日敬茶时要带上。”

  “喔。”要说这些人情世故,问九姊就对了。

  “你可知道为何要这么做?”柳堇问着。

  “要是婆母那儿有什么事,就把尹三老太爷请出来?”柳芫虚心请教着。

  岂料两个姊姊有志一同地翻白眼,不约而同地露出朽木不可雕也的神情。

  不然咧!柳芫有些不服气,却听柳堇开口了。

  “十三,脑袋得清楚点,你瞧过哪个姑娘出嫁这般急的吗?”

  “喔……对耶,当初母亲将五姊卖给金大爷当妾时,也要耗上三个月的时间。”所以她赶在一个月内出嫁确实是太不寻常。

  柳堇额际颤跳了下。“你要是对着旁人也能使这种嘴皮子,不知道该有多好。”

  “都是跟五姊学的嘛。”柳芫呵呵笑着,直到察觉柳堇眸色越发的冷,她才乖乖地垂着眼等候发落。

  “十三,你闹事在先,决定成亲在后,婚期又这般短,外头的人谣传是尹老夫人不肯替尹二爷安排亲事,身为母亲她实在失职,也必遭耆老围剿,然而,一个能从姨娘抬成续弦的妾,心眼手段肯定不会少,想想尹家大爷年幼时就莫名急病而死,这事怎么想都不单纯。

  “如今她只要把事都推到你身上,届时你就成了箭靶,尹家族人会瞧不起你,认为是你使出手段让二爷不得不娶,如此一来,你在尹家族人面前是站不住脚的,要是出了事不会有人为你出头,所以咱们早先补强,赶在十天多前,你姊夫就特地为了你差人引见了尹三老太爷,替你打点过了,可咱们也不可能凡事都给你打点好,你也得有自己的主意,才能在尹家站得稳。”

  柳芫听完,受教地点了点头。有些事,她不是不懂,而是她懒得去思考,她只是想沉浸在她热爱的糕点里,但既然九姊都特地耳提面命,姊夫甚至还亲自出马,那么不管怎样,她都不能丢柳家女儿的脸。

  “十三,你要记得,虽说那罗氏不是你名正言顺的婆母,但你也得将她视为婆母,将她服侍得服服贴贴的,吐不出半句不是,还有,你的妯娌也要安抚好,尹三爷的正室薛氏是个布商千金,听说她为人孤傲,不与人亲近,但越是孤傲的人越是不屑与人同流合污,说不准是个能攀交的,你去试探试探她,懂不。”柳堇瞧她听进耳里,才又道出其中要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