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九


  “嗯……好像。”

  不是好像,根本就是醉了吧!她挣不脱他的怀抱,还跟着他一起脚步不稳……他的酒量到底有多差?

  “尹二爷,你先放开我。”她吸了口气,强迫自己平心静气地跟个醉鬼讲道理。

  “不行,你会跑掉。”

  “我保证不跑。”她耐着性子保证,却听他贴在耳畔低低笑开的声音,那温热的气息吹拂着她的耳际,背后是陌生且不曾有过的拥抱,教她浑身不自在极了。

  “真的?”

  “真的。”才怪!

  “可是,我还是不想放开你。”

  柳芫咬了咬牙,正欲再跟他谈判,却感觉他的身躯开始往旁偏着。“尹二爷,你先放开我,先放开我……旁边有溪!你……”

  扑通一声,两人一道掉进溪里,幸好他反应快,当了她的软垫子,但尽管如此,两人身上还是湿透了,不意外的是,这头发出的声响引来了人,而当她从他身上坐起身时,适巧与小院落外的十数双眼对上。

  完了……柳芫脑袋只浮现这两个字。

  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  柳芫突然想起她两天前刚酿了酒,明明只酿了两坛酒,却傻傻地在后院里挖了三个洞,如今想来,那就是个征兆啊。

  多出的洞,原来是等着要埋自己的。

  如果两位姊姊允许,她会选择把自己埋起来,也不愿面对盛怒中的她们。

  此时威镇侯府书房里,柳芜跪在案前,而柳九和柳堇一左一右,分别站在大案两侧,窗外电光闪过,不一会儿炸下震耳欲聋雷声,她瑟缩了下,瞥见两双喷火的眼正瞪着自己,吓得她瑟缩着不敢抬眼。

  她垂着眼,强自镇定地等着刽子手行刑。

  “你到底是怎么看管十三的?怎么连她私下跟男人见面都不晓得?”柳堇沉而冷的嗓音在雷声后隐隐爆开火花。

  柳芫愣了下,微微抬眼,就见电光勾勒出两位姊姊绝美的面容上异样瑰丽的笑意,吓得她止不住身上的颤抖。

  “五姊姊,你并非正式出阁,不知道我这个已出阁的妹妹得陪着婆母四处走动,难免疏忽了。”柳九皮笑肉不笑地道,目光如冰似刃地射向柳芫。

  “一句疏忽就想搪塞过去?”柳堇的笑意教人头皮发麻着。

  “总不能要我拴着她吧。”

  “不如将十三交给我吧。”

  “一个逃家的妾……不妥吧。”“总比外头传言两姊妹共事一夫好吧。”柳堇笑容可掬地道。

  “……聪明人是不会听信传言的。”

  “京城人都不大聪明的,光是今日十三从那男人身上坐起,外头就已经传言柳十三让威镇侯戴了绿帽,甚至早已怀了野种……”

  柳芫暗抽了口气,压根没想到才短短一日,流言竟已如野火般烧得如此狂妄。

  “你这才发觉大事不妙吗,十三?”许是抽气声大了些,教柳九用沉冷的口吻询问着,且步步逼近她。“闹出这种事,就算现在把你丢回梅林县也来不及了,你说,这事该怎么处置才妥当?”

  “我……”柳芫像是受到惊吓的兔子偷偷地挪往左侧。

  “十三,咱们姊妹里头就数你最乖最听话,我相信你就算不聪明也绝对不是个蠢的,可你今儿个让五姊……很想掐死你,一了百了。”柳堇从左侧走来,逼得她跪得又正又直,浑身不住地颤抖。

  “五姊有所不知,咱们家十三才是那个最聪明最懂得扮猪吃老虎的,所以我才会教她给骗了。”

  “自个儿蠢就别怪罪他人聪明。”柳堇右打柳芫,左打柳九,一个都没放过。

  柳九横眼瞪去。“五姊听不懂客气话吗?”

  “不懂,我一向说实话也听实话,我只知道十三在你这儿出了事,你要怎么跟我交代?”柳堇冷冷地注视着她。

  柳芫听至此,赶忙伸出双手,打算充当和事佬。“五姊,这是我的错,不关九姊的事,你们别吵架。”

  “你也知道是你的错?”两人不约而同地朝她怒吼。

  柳芫可怜兮兮地扁起嘴,小小声地啜泣着,那像是被遗弃的小动物般的无辜眼神,只要有些许恻隐之心的都会被勾动,可惜——

  “装什么可怜?”

  “还不快点给我从头道来!”

  柳堇和柳九一吼,柳芫抹了抹好不容易挤出的泪水,无奈地叹了口气,就知道这招对两个姊姊一点用都没有。

  事到如今,她只好从头妮妮道来,包括他夜闯威镇侯府,到后头的每日糕点,全都说个详实,以求恕罪。

  柳堇和柳九听完,一个抚着额,一个仰天叹气。

  “姊姊们……这真的是意外……”柳芫怨叹自己连喊冤都不能,她怎会知道他的酒量恁地差,不过是几块米糕就让他醉得性情大变,甚至脚步不稳地拖着她一块掉进溪水里。

  “十三,你能活到这么大的岁数,五姊真的觉得很安慰。”良久,柳堇感叹地道出她的看法。

  柳芫眼角抽了下,不知道为什么,觉得这句话有点耳熟。

  “要不是我,她早就被埋在柳家后院了。”柳九没好气地道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