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八


  “装可怜也没用,我不点头你就不准去。”柳九瞧她自个儿犹豫不决,很干脆地替她下了决定。

  柳芫没吭声,因为她也很清楚自己不该去,只是……人逢知己千杯少。

  翌日,柳芫一如往常在小厨房里忙着,看着刚蒸好的千层米糕,她犹豫了下,终究还是将米糕搁进食盒里,然这回没让枣儿送去,而是拎着食盒去找柳九。

  “……非去不可?”刚去长公主那儿请安回来的柳九皱着眉问。

  “很想去。”柳元可怜兮兮地扁着嘴。

  柳九啐了声。“可待会我跟长公主要进宫。”

  “那……让春喜跟我去,行吗?”

  柳九瞧她眼巴巴地瞧着自己,那可怜模样像是演出来的,但偏偏就是很到位,将自己装得很无辜很委屈,彷佛拒绝她就是个没心没肺的,教她犹豫了会,便道:“把春喜带上,半个时辰内回府,成吗?”

  柳芫喜出望外地喊道:“多谢九姊。”

  “狗腿。”她呿了声,噙笑抱了抱她。“早点回来。”

  “嗯。”柳芫笑眯了杏眼。

  一会搭上了马车,到了茶食馆,才发觉门口车水马龙,像是又办了斗食宴。

  直到进了茶食馆,素娘快步迎来,笑得眉飞色舞。“十三姑娘,今儿个准备了不少新品,你可以多尝一点,给我一些指教。”

  “我还不够格指教人的。”她谦逊地道。

  “够格了。”素娘笑咪咪的,看了眼她身后的春喜,附在她耳边低声道:“二爷在后院等你,这丫鬟就交给我吧。”

  听素娘这么一说,她莫名感到紧张,彷佛自己是来私会情郎的,从小受的礼教告诉她不该与男人独处,可对厨技的追求却说服了她大胆前往。

  提着食盒,沿着通廊直朝后院而去,脚步停在小院落前,她深吸了口气,告诉自己并不是做见不得人的事,不需自己吓自己。

  她快步上廊,正愁着不知道要上哪去找人,听见他的唤声,回头望去,便见他就坐在园子里的石事。

  “尹二爷。”她轻声唤着,提着食盒朝他走去。

  尹安羲微眯起眼,看着一身月牙白绣离水莲花襦衫裙的她,莫名恍惚了起来,彷佛很久很久以前,也曾有位姑娘如她一般……

  “尹二爷怎么了?”柳芫觉得他虽是看着自己,但目光像是看到了更深处。

  尹安羲回神,苦笑了下。这是怎么着,已经是第二回如此了,莫非是他遗失的记忆?而这记忆与她有关?

  不对……她的年纪是搭不上的。

  不过,过往的记忆压根不重要,重要的是——“是米糕吗?我闻到桂圆的味道了,该不会连桂圆都是你自个儿供制的吧,这味道比市面上的较清甜些。”

  柳芫傻眼地看着他,怀疑他上辈子是狗,要不这鼻子怎能如此地灵敏?

  她将食盒往桌面一摆,二话不说地揭开谜底,瞧见他双眼为之一亮,教她也跟着笑眯了眼。

  就是这样!掌厨的人,最想瞧见的就是这神情啊!

  “这是米糕没错吧,不过……米糕也能做成十层,这红色的是……”尹安羲问的当下,已经取了一块入口,嚼了两下,那神情说有多满足就有多满足。“不只是桂圆,你还添了大枣,这大枣是怎么蒸得出脆度的?这大枣桂圆是浸过酒的,辣劲被甜劲给消磨了大半,恰如其分,还有这红色的是散麦吧,这一层白一层红的,喜气极了,十三姑娘,你可真是一绝了。”

  听他一口气讲解完毕,柳芫几乎要笑露编贝。

  太厉害了!他就是能尝得这般精准,讲解得这般中肯,她才想见他呀。

  “那散麦是我自个儿做的,而那酒里头用的可是我自制的曲饼,这麦饼可以做成洋河大曲的,虽说是烈了些,但我添得不多,不擅酒的都能吃点,不会醉的。”

  “你这丫头真是了得。”他轻弹了下她的秀鼻。

  柳芫愣了下,觉得他这举措太过亲昵,甚至该说是轻浮。她愣愣地瞅着他,却见他笑得异常愉悦,慵懒中带了几分邪气,深邃的黑眸眨也不眨地注视着自己。她就这般与他对视,彷佛快要被他吞噬,她直觉要避,他却一把揪住她的手。

  她抽了口气,想甩开他,但他抓得死紧,纤长的指抚着她的掌心她的指,抚过她指上的茧,掌上的烫疤。

  “丫头,你为了做糕点,槽蹋了一双漂亮的手,值得吗?”他突问。

  她眉头微皱,想了下道:“做自己想做的事,还问什么值不值吗?”

  话落,他蓦地抬眼,黑眸被笑意染得发亮,那容颜俊魅得不似人间物,教她心头颤了下。

  “说得对极了,我喜欢。”

  闻言,她眉头皱得死紧,觉得他真的怪怪的,和那晚所见略略的不同,尤其他的笑恁地放荡又恁地迷人,那厚薄适中的唇勾得弯弯的……就见他蓦地凑近她,在她尚未反应过来之前,吻上她的唇。

  她吓了一跳,一把将他推开,二话不说地往回跑,但没跑几步就被他给逮住,在她还没来得及呼救前,他在她耳边哑声呢喃,“都怪你不好,那米糕里的酒味太烈了。”

  嗄?难道说——“尹二爷,你喝醉了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