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四


  虽然距离很远,但那一身气息,应该是当初在柳家宗祠遇到的那个男人。

  所以,他想见她?是因为他知道她是当初给他糕点的人,还是他想尝醍醐糕才找上她?如果她没记错,当初在宗祠时,她给他的就是醍醐糕,他不会至今还记得醍醐糕的味道,所以特地找她的吧。

  但就算如此,也不该是私下会面,一个弄得不好,她可是要赔上清白的,难道他会不知道?

  正忖着,外头传来细微脚步声,她眉眼不抬地道:“枣儿,下去歇息吧。”

  枣儿是长公主拨给她的小丫鬟,虽然年纪小但做事从不马虎。

  但她向来就不是什么尊贵千金,身边不曾有过人伺候,所以入夜后,她也不习惯有人在她房外值夜。

  然而,脚步声却依旧直朝房门而来,且仔细一听,这脚步声很轻,像是刻意放轻,教她不禁戒备了起来。

  就在她抬眼的瞬间,房门适巧被推开,她对上了一双深邃带着魔性的黑眸。

  柳元呆住了……

  “十三姑娘。”尹安羲笑唤着,大大方方地踏进她房里。

  柳芫蓦地起身,难以置信他竟然闯进她的闺房!

  为了方便到厨房走动,所以姊夫拨了东侧院落给她,离仆房远,离主屋也远,但也从没想过会有人闯进她的院落,而且是如此地堂而皇之!

  “尹二爷不知道半夜闯进姑娘闺房是很出格的事吗!”她脸色一凛,怒声低斥。

  尹安羲笑意不减。“确实是出格了些,但今日没机会跟十三姑娘道谢,心里总觉得梗了什么不痛快,逼不得已只好亲自走一趟。”

  “你是怎么进侯府的?”姊夫早已回府,各院落腰门定也挂上,更别提正门早已紧闭,想进侯府……

  “尹家二爷充当宵小,未免太丢颜面了!”

  这也太古怪了,哪怕侍卫绝大部分都集中在主屋和水树,但还有人值夜巡逻,怎能让这人如此轻易地踏进侯府?

  尹安羲对她的话不以为意,倒是饶富兴味地注视着她。“你和今日所见时有所不同呢。”今日在茶食馆瞧见她时,她笑容温柔,看似天真随和,可眼前的她眸色凌厉,毫无畏惧,简直像是换了个人。

  “那得看是在什么场合什么时间见了什么人。”

  “惹十三姑娘不快,我在此道歉,但我像个宵小翻墙进侯府,只是为了跟十三姑娘道谢。”

  “道谢?”

  “十三姑娘忘了?两年前在一处宗祠,是十三姑娘给了我醍醐糕。”

  “所以你就为了跟我道谢,才要素娘将我引进后院?”

  “正是。”

  “那么你可以离开了,现在离开,我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你走吧。”

  “不知何时才能再尝到十三姑娘的醍醐糕?”

  “……嗄?”

  “说来十三姑娘也真是太折磨人了,两年前给了我醍醐糕,教我思念至今,好不容易尝到了,却是昙花一现,我让素娘怎么做就是做不出那味道,那酪确实是牛乳,可那酒酿的味道就是差了一点,少了点香气,一种甘甜的药草香。”

  柳芫傻愣愣地瞪着他半晌,只能说这人教她从惊诧到意外,再从意外到惊吓。“你怎么尝得出是药草香?”

  “为何尝不出?”

  “没有人尝得出啊。”她的曲种是以麦发酵,再加上大风艾的,可大风艾的味道并不浓,尤其加入麦团后,味道会与麦相融,唯有在发酵过程中会微微释放出香气,真成了酒酿时,只是增添酒酸甜味却不留其香。

  换言之,大风艾只是为了增添酒酿甜味而已,任谁都尝不出香气。

  “怎么可能,我就尝出来了。”

  柳芫一时哑口无言,忘了要赶人,忘了该发脾气,实在是因为这道醍醐糕是她专研了许久,才找到合适的药草加入的,从没有人能与她谈论个中做法。

  “还有,那道绿豆糕也挺有意思的,除了甘草还添了金银花,把解毒汤变成了糕点,真有意思。”

  柳芫几乎要瞪凸眼。“你尝得出金银花?”

  “有啊,有股花香和奶味。”

  柳芫内心激动了起来,沿着圆桌走了两步,不禁又问:“你还吃过几种糕点?”

  这人的舌头很利呀!她虽然在炒豆沙时加入了几朵金银花,可炒熟的金银花只剩甘味,更别说那甘味还会被豆沙和米饴的甜味掩掉,可是他却尝得出来!

  “不多,尤其最近已经多日没尝过了。”说着,他忍不住叹气。“至今都还饿着肚子呢。”

  “……嗄?”她傻眼地望着他,瞧他笑得几分腼腆,问——

  “不知道十三姑娘这儿有什么糕点可以止饿?”

  柳芫眨了眨眼,觉得眼前的男人是个非常奇怪且无法用常理判断的人,她应该立刻将他赶出房门外的,可是……她又觉得他这个能尝出她在糕点添香加味的人,可能是绝无仅有的一个。

  而且,他和她一样都是为糕点痴迷的人吧,才会蠢得为了糕点闯入侯府。这样的人,她怎能赶他?况且,他饿了……柳芫垂睫忖了下,半晌才道:“厨房早就熄火了,而且做糕点没费上几个时辰做不来,倒是我的小厨房里有些冷饭,若是我拿冷饭随意做出甜食,不知道尹二爷……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