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三


  柳芫轻点着头,跟着素娘从旁边小径往后院而去,一段路不算太长,过了一道拱门便是座小巧院落。

  “十三姑娘真是对不住,初次见面就这般失礼,还请你别放在心上。”素娘吩咐小丫鬟先去她房里备好衣服。

  “你不用紧张,不过是桩小事,倒是我呢,很想寻个知己,聊点厨技聊点糕点。”她是打自内心渴望。

  以往养在柳宅里,没有姊妹能与她分享她新做出一款糕点后的狂喜,姊妹们的舌头也没利到能尝出糕点里藏了什么,总教她觉得遗憾。

  “十三姑娘真是个好姑娘。”素娘由衷道。

  可惜……被她家二爷看上了。

  “我觉得素娘也很好。”她半是客气半是认真地道,看起来像是漫不经心,但不代表她没留意周围。“素娘的房还未到吗?”

  都走上廊了,过了几间房,可瞧素娘压根没打算停下脚步,目光有些闪烁地朝前张望。唉,九姊说防人之心不可无,她也没真的傻到什么都不防,只是会有点遗憾,想要寻个知己真的好难。

  “呃……十三姑娘,我不想瞒你,其实方才弄脏你的衣裙是故意的……”素娘压低嗓音说。

  柳芫微扬起眉,意外她竟然吐实。“所以?”

  瞧她压根不意外,素娘反而意外。明明她瞧起来就像是涉世不深的小姑娘,唇角挂着憨甜的笑,像是一点防人之心皆无,没想到她竟是将一切看在眼里,如此深藏不露。

  “就……我家爷儿想见你。”

  “你的相公?”舌很利的那位?

  “不是,是我家二爷,是……尹家二爷。”

  柳芫随即顿住脚步,想起柳九提过尹家两个兄弟,不禁环顾四周,隔着一座园子,对面的长廊上有抹颀长身影,距离有点远,她瞧不清楚,但是总觉得那人像是扬着笑,而那人的眉目像极了——“十三!”

  听见柳九的唤声,柳芫随即回过头,就见柳九和春喜找来了,尤其柳九的神情铁青得很难看。

  “九姊,怎么来了?”她噙笑问,余光偷偷打量对面,庆幸那人已不见踪影。

  “不是要换裙子,怎么到现在还没换?”柳九脸色不善地问着。

  她实在不得不起疑,亭子里那群姑娘家太缠人,缠得像是故意教她分不开身。

  柳芫眼光一瞄,见素娘垂着脸不语,她思绪一转,纤指指着廊道边的地,道:“方才跟素娘聊麴种聊得太开心,她说她在这儿酿了白酒,我刚刚本想要过去瞧瞧,摸摸那土的温度,确定该不该将酒坛挪个位置,毕竟天候入夏了,温度太高的话,酒会发酸的。”

  素娘闻言,微诧抬眼,不敢相信她竟替自己解危。

  柳九半信半疑地看着柳芫。“不是都只做些糕点来着,还需要酿酒?”

  柳芫无奈地叹口气。“九姊,有些糕点会以酒入味的,有的则是以酒酿,好比你喜欢的醍醐糕里头就添了酒酿,跟你说过好多次了,就知道你每回都虚应我。”

  柳九抿了抿嘴,低声咕哝着。“谁知道吃点东西还要那么多功夫。”

  “素娘,那醍醐糕的最终秘方在于酒酿,你仿不来我的味道,是因为那酒酿里添加的麴种是我自个儿做的,市面上是买不到的。”柳芫为求取信于柳九,很自然地和素娘聊起麴种。

  素娘回过神,忙道:“难怪呀,那风味确实是不同,从麴种到酒酿得费多少功夫?难怪我家爷儿上千风楼想解馋,却怎么也尝不到,扼腕极了。”

  柳九听两人交谈挺像回事,彷似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不过—— “糕点得要自个儿研究,一味仿人还有什么乐趣?我家十三说了,厨技在口,与其仿,倒不如先养刁自个儿的嘴,就能做出与众不同的糕点。”

  “九姊,原来我说的话,你有听进耳里……”柳芫感动不已地道。

  “你成天喳呼着,想不记得都难。”柳九咂着嘴一把拉住她,看向素娘。“天候看起来不好,我俩就先告辞了。”“我送二位。”

  “不用。”

  “九姊,素娘不是要仿我的醍醐糕买卖,她只是要做给家人尝的,今日端出来只是想跟我切磋而已,你别误会人家。”柳芫挽着她的手不住地解释。

  至于柳九回了柳十三什么,已经远得教素娘听不清,素娘垂眼思索了下,穿过园子朝对面的房舍而去,打开其中一道门,尹安羲就坐在榻上。

  “二爷,我没能将十三姑娘引进这儿。”素娘垂着脸道。

  说来,她真搞不清楚二爷到底在想什么。当年为了能一尝她的手艺,不惜要洪临娶她,如今看上了柳十三的手艺,竟企图坏她清白,藉此迎娶她……那是威镇侯的姨妹子,坏了她的清白,可不是嫁娶就能弭平的事。

  “无妨。”尹安羲勾出和煦的笑。

  “……二爷看起来心情很好?”真是怪了,她明明没把事办成。

  “嗯,还不错。”他笑眯了眼,摆摆手,示意她可以退下了。

  要他怎能心情不好,是她呀,真的是她。

  两年过去了,果真是出落得越发清丽,就连手艺也是更上层楼,哪怕今日无法与她一会,但只要确定是她,想碰头,还难吗?

  沐浴完走出夹间,柳芫边拭着发,边回想今日的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