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素娘眼角抽了两下。“二爷的鼻子可真是灵,方才老夫人赏了我一些糕饼,说要我尝过之后给二爷变个花样。”说着,将糕饼捧递出去。

  “哪来的?”他一翻开手绢,里头搁着四块小糕饼,约莫就是一口一块的分量。

  “老夫人说长春街那头新开的酒楼。”见他拿起就要尝,素娘赶忙阻止。“二爷,回房里再吃。”

  尹安羲呿了声,还是忍住了欲望。“对了,你那些酥酪糕味道不怎么对。”

  素娘忍不住想翻白眼了。“又是哪里味道不对了?”

  她花费快要一年的时间,终于抓到了二爷的口味,知晓二爷偏爱奶味糕饼,所以便从酥酪下手,可这酥酪她都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回,从羊奶、马奶、牛奶全都试过了,偏偏就是不对味。

  “不知道,就觉得不够浓,少了点什么。”

  “哪能再少什么?酥酪大抵就是那几种做法,难不成要我试人奶?”

  “成吗?”他满脸认真地问。

  素娘颓丧地垮下肩。

  其实,她是有点怀疑二爷不但失了记忆也撞坏了头,要不怎会听不出她在酸他?

  可说他脑子坏了,偏他又懂得防备老夫人……也对啦,瞧瞧主屋这头压根没什么下人走动,真正近身服侍的也就她相公一人,想也知道老夫人是故意冷落二爷,把人给一个一个地抽走,不过倒也没听二爷抱怨过。

  “二爷,你是跑哪去了?让我去拿酥酪糕,你人倒是不见了,也不差人跟我说一声,就不怕我担忧吗?”洪临在长廊那头走来嘴里不住地叨念着。

  “唉,把你配给他,你可怨我?”尹安羲难得愧疚的问。

  真不是他要嫌弃的,洪临真的不是个普通话痨,哪怕他一声都不吭,他也能一个人叨叨絮絮地念个没完。

  一个洪临就够他受的了,要是再塞两个像洪临的货色给他,他会选择离开尹府。

  “……”素娘无言。

  “二爷手上拿的是什么?”洪临快步走来,瞧见他手上的糕饼,眉头一皱,忍不住又叨念了起来。“二爷呀,素娘不是已经做了很多酥酪糕了,怎么你手上还有其他糕饼?就跟你说这些糕饼不能吃那么多,你的三顿膳食……”

  尹安羲自动地把耳朵关上,拿起糕饼塞进嘴里安抚自己,岂料这糕饼才一入口,瞬间化在他的舌尖上,那绵密柔滑的口感,比酥酪更浓郁的奶香,教他一把将洪临推到一旁,沉声问着素娘。

  “素娘,这打哪来的?”

  素娘无奈地抽了抽眼皮。“二爷,刚才不是跟你说了,是长春街那头新开的酒楼卖的糕饼。”

  “酒楼是什么名?”

  “老夫人没说。”

  “去问,快!”尹安羲沉着脸道。

  难得见到尹安羲板起脸,素娘心中一抖,赶忙提着裙摆往回跑。

  呼,二爷向来笑脸迎人,没有架子脾性,有时笑得极温煦无害,累得她跟洪临一般说起话来没分寸,几乎快忘了他是主子。

  可方才他那眉眼一沉,不凶不恶,却不知道为什么,就教人心底怕着。

  然而,素娘一走,尹安羲神色随即一转,笑得那一整个春光明媚,百花盛开,犹如艳阳四射,教洪临傻了眼。

  找到了!他魂牵梦萦的滋味,彷佛惦记了几百年,在心版上抓着挠着,存心不让人安生,如今找着了,犹如无止尽的黑暗终于见到一丝光线,寻着光线,他即将得偿所愿……

  想到最后,尹安羲扬起浓眉思索了下,不禁想,是不是太夸张了些?不过就是找到一道好滋味,怎么却像是他死也瞑目。

  走在长春街上,洪临脸色青白,厚实的唇紧抿着,忍住一波波反胃的呕吐感,而那个导致他如此的始作俑者却像没事人般地走在前头。

  “洪临,再往前还有酒楼吗?”尹安羲闲散走着。

  “……小的也不清楚。”他希望没有。

  尹安羲回头睨了他一眼。“身子不适?”

  “有点。”

  “为何?”

  “……太饱了。”

  “咱们今日走了四家酒楼,可吃的只有我,为何你会太饱?”尹安羲满脸狐疑问着。

  “闻饱了。”他一连闻了四家酒楼里的各式糕饼,能不饱吗?

  说什么长春街新开的酒楼……一上街才知道长春街新开张的酒楼竟然有好几家,这样沿路找,简直是要他的命!

  尹安羲摇头连啧了几声,看他的眼光像是看个无知的孩子。“竟然连美食都不懂得品尝,你还活着做什么?”

  洪临闻言,不服气地道:“当然是保护二爷!”

  尹安羲看他的目光充满怜悯。

  一个不知人间险恶的老实青年,到底是要拿什么保护他?他和他那个老实派的总管爹,压根不明白最险恶之人就在尹府里,甚至看不懂这大宅里的争斗,那个姨娘抬成续弦的老夫人摆明了就是要弄死他,好让自个儿的儿子上位,他若不装疯卖傻,恐怕就连糕饼都没命可吃了。

  在尹府待了两年,哪怕一点记忆都没恢复,但他就是能肯定他绝对不是尹家的正牌二爷,就因为寄人篱下,所以他也乖顺地不与人争,横竖原本就不是他的,他没兴趣拿,更不会碰。

  只是,这安逸日子过久了,除了糕饼能吸引他,还真不知道他活在这世间到底有何乐趣。

  当人啊,怎会如此乏味?

  “两年前让二爷出了事,我至今还反省着,但我发誓,绝不会再让二爷涉入险境。”洪临涨红脸说着。

  尹安羲忍不住叹气了。瞧,他还在提两年前的事,只觉得两年前的事才是凶险……真是个可怜的孩子。

  “二爷,你是不相信我吗?这真不是我要自夸的,我的武艺是一等一的强,当年武师傅教导过的所有孩子,唯有我的资质最高,而且……”

  尹安羲掏掏耳朵,懒得听他偏离正题的发言,举步寻找着他魂牵梦萦的糕饼。

  唉,哪有人买糕饼却不知道酒楼名的?累得他从长春街头开始找……嗯,那头还有家千风楼,门面挺新颖的,咦……门口那位挡着姑娘家上马车的无耻男子,不正是他家三弟吗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