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我也想给你时限,可偏偏那人已经消失了五百年,我时不时上阳间寻找,却是遍寻不到他的身影,这事我也头痛。”书生双手一摆,十分诚意地表达他非恶意整她,实是状况不是他能掌握的。

  “那人到底是谁?非找着不可吗?”她忍不住好奇了。

  书生似笑非笑地看向窗外美景。“都找了五百年了,当然得要继续找。”

  柳九深知他是不可能透露更多,而且也铁定赶不走他了,却不知道该怎么跟她家那口子提起这事……唉,好日子都还没开始,怎么乌云又罩顶了?

  “找到之后,非要给他一顿饱拳不可。”最终,书生噙笑说着。

  远处,有人打了个喷嚏—“哈啾!”

  城东尹府主屋偏厅里,传来响亮的喷嚏声。

  尹安羲揉了揉鼻子,将吃到一半的酥酪糕塞进嘴里,随口道:“有人骂我。”

  “二爷多想了。”洪临叹了口气,递上了手巾。

  尹安羲接过手,优雅地拭了唇角,顺便擦了手便往桌面一搁,面露遗憾地道:“素娘的手艺确实是不错,但为何总是差了那么点味道呢?”

  站在身侧的洪临嘴角抖了两下,已经想不出任何话应答了。

  素娘,是他一年前结缡的妻子,还是二爷作的媒。至于二爷怎会福至心灵地作媒,原因就出在素娘有双巧手,有做得出可口糕饼甜点的好手艺,才会教二爷硬是向老夫人将素娘给要来。

  是的,素娘本是老夫人身边的二等丫鬟,是寻常替主子们或办宴时做糕饼的。想当年二爷刚回京,吃遍了京城大大小小的糕饼铺子后,毫不掩饰满脸的不满意,直说要再回梅林县,还是老夫人派出了素娘才勉强将二爷给留在京城的。

  为了让素娘得以为己所用,还逼迫他非娶不可……虽说下人们的婚事是由主子作主的,但好歹先问过他呀,怎能赶鸭子上架。

  所幸,素娘的性情还不错,两人相处还算融洽,尤其在二爷拿出体己开了家糕饼铺子交给素娘打理后,他们夫妻俩感情更好了。

  “对了,素娘呢?”尹安羲漫不经心地问。

  “应该还在铺子里吧。”洪临想了下。

  “是吗?”他喝了口茶,语气还是那般漫不经心,但目光瞄了他一眼。

  “不是吗?”洪临有些疑惑。

  听完,尹安羲叹气了,朝他摆了摆手。“再去帮我拿两盘酥酪糕,虽说不怎么对味,但勉强凑合也是成的。”

  洪临忍住了乾呕,待反胃感稍缓后,才道:“二爷,你不能老是吃些糕饼充饥,这一日三顿膳食也要多少吃点才成,否则往后我就让素娘再也不做糕饼,届时可别说我没警告二爷。”

  尹安羲认真地听他说完,懒懒抬眼看着他,黝黑深邃的眸噙着笑意,但不知怎地就是教人不由自主地打颤。

  “……我随便说说而已,怎会不让二爷吃糕饼呢?只是三餐膳食也得吃呀,总不能每日都吃那些甜食,二爷……我去拿。”话说到最后,终究是被那双黑眸里潜藏的无形压力给逼得移开步子。

  尹安羲瞧他走远,才无声叹了口气,起身走到厅外,放眼望去,园林造景雅致,假山傍溪,倒是挺诗情画意的,然而再美的景致看了两年之后,任谁都会无感。收回目光,朝厅旁的长廊走向通往北苑的腰门,他一路畅行无阻,避开了房外的嬷嬷丫鬟,绕到了后头,听着房里的交谈——

  “二爷还是老样子,整日就等着糕饼吃。”开口的人正是洪临以为在铺子里的妻子素娘。

  坐在榻上的尹老夫人罗氏,拿起茶盖揩去茶沫,嗓音带着几分哀切。“这孩子也不知道是遭谁给害的,去了趟梅林县,回来就变了个人。”

  “老夫人别担心,二爷虽老是讨着糕饼吃,可瞧起来心智并无大碍。”素娘神情跟着悲切起来。

  “两年前大夫诊治后也说无大碍,就是丢了记忆罢了,可任谁都能丢了记忆,他可不能,他是皇商,经手的可是宫中的买卖,如今两年过去,他的记忆压根没恢复,这重担不得已交到了三爷手上,就怕族中耆老以为是我趁机夺权,殊不知我日夜都盼着二爷能恢复记忆。”罗氏说到最后,拿起了手绢拭着眼角。

  房里的嬷嬷丫鬟闻言,莫不一个个安慰着。

  “老夫人,耆老们不会这么想的,毕竟这事是二爷允的,二爷自个儿也说了,他没了记忆什么都办不了,要倚靠三爷的。”素娘柔声安抚着。“如今三爷也做得有声有色,耆老们还能说什么。”

  “说的是,那孩子倒没教我失望。”听到这儿,罗氏才破涕而笑,状似有些难为情地笑着道:“喏,尝点糕饼吧,听说是长春街那头新开张的酒楼做的糕饼,一些千金闺秀都说与众不同,你也尝尝,改日也给二爷做点不一样的。”

  素娘应了声,房里的丫鬟嬷嬷提了别的话题,一伙人说说笑笑,素娘待了一会,拿了几块小巧糕饼包在手绢里才退下。

  一路走往主屋腰门,后头突地传来熟悉的嗓音——

  “辛苦你了,素娘。”

  素娘回头望去,朝尹安羲福了福身,神色压根不意外,只因每月月初都是这样的。

  “哪儿的话,不过是老规矩了。”当初老夫人会把她交给二爷,一来是倚仗她的手艺,二来是要她充当眼线,几天就把她找来问过一回。

  教她意外的是二爷竟早有防备之心,拿了家糕饼铺子收买她,好让她在老夫人面前将他说得无害。唉,这也不能怪她贪心,毕竟她在府里不过是二等丫鬟,哪有什么前景可言。虽说眼下二爷是失势了,但二爷毕竟是个正主子,改日要是恢复记忆了,权势还不是得交回二爷手中。

  “等等,我闻到一股似曾相识的味道。”尹安羲走近她时,突道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