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书生?先别说这人名字古怪,倒是九姊的嗓音怎么像是颤抖着?柳芫狐疑地望去,就见柳九刷白了脸,简直像是撞鬼了。

  “九姊,这人是谁?”她轻声问,目光偷偷打量着男人,他也太放肆,不管他是谁,都不该如此踏进威镇侯夫人的书房里!

  柳九经她这么一问,不由得狠抽了口气。“十三,你瞧得见他?”

  柳芫秀眉微拢,心里狐疑着。什么意思,难道,她不该瞧见他?抑或者,他是个不该被一般人瞧见的……

  “柳九,你何必说话吓自个儿妹子,难道她就不能瞧见我?”书生哧笑了声,双手扶着案缘,微微凑近柳九。“我知道你有些话想问我,但你这话要是说得太急,吓着了你妹子可不好了,是不?”

  柳芫不语,静静地打量着他们,不动声色地思索着。

  柳九咽了咽口水,乾笑道:“呿,你知道就好,这下破了我的梗,还有什么好玩的?十三,你先出去吧,书生是我的故友,说了这两天会拜访我,谁知道一声不响地进门,我待会好好地训他。”

  “九姊,孤男寡女不宜共处一室。”柳芫淡声提醒着。

  “是是是,我知道,可他……唉,你别担心,故友,他是我的故友,你就先到外头,我跟他说几句话就好。”

  柳芫听完,乖顺地应了声便走出门,门外有两名嬷嬷看着门,一见她出来便低声招呼问安。

  她不禁回头看了眼。那男人进门必定会遇到这两名嬷嬷,嬷嬷是不可能不禀报就放行的,可这两名嬷嬷彷似压根不知情,难道说那个男人是九姊还魂前相交的故友?

  九姊的寝房外,入夜之后必定有侍卫站哨,她因觉得古怪而探问,威镇侯却道九姊回魂时身边曾跟着阴间鬼差,他差人站哨就是想藉着阳气来防鬼差抢了九姊的魂,而那个人该不会就是威镇侯说的阴间鬼差吧?

  书房里——

  “书生,你给我说清楚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为什么我家十三瞧得见你?”柳九压低嗓音质问。

  这人,可不是普通人,他是阴间文判!阳间人看得见他时,便是死期已近,这是她刚回魂时几次经历确定的,可偏偏刚才十三瞧见了他,要她怎能不心急不担忧?想灭了他的心都有了。

  书生瞅着她,低低笑着。“我说柳九,你何时胆子这么大了,见了我不惧不怕,一脸想将我挫骨扬灰样?”

  “十三是我唯一的妹子,她要是出事……说呀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!”要不是怕惊动外头的人,她真是要拍桌质问了。

  “呿,你担心什么?我以实体现形,任谁都瞧得见我。”

  “……真的?”柳九水眸一转,微松口气后又问:“那么你特地前来又是为了什么?不会是跟十三有关吧?”

  她可是没错过他不住打量十三的目光。

  “她?”书生煞有其事地沉吟着。“要这么说……好像也成,可真要说她,又觉得不那么妥当。”

  面对书生恶意的绕口令,柳九缓缓吸了口气,稳了心绪后才挤出和气生财的笑脸问:“书生,我是认为无事不登三宝殿,你既然特地来找,肯定是有我帮得上忙之处,倒不如说出来,咱们商议商议。”

  书生笑邪了桃花眼。“你近来是越发的聪颖了。”

  “好说好说。”老是面对这些牛鬼蛇神,不精明点怎么活。

  “其实这事你肯定能帮。”瞧她耐着性子等下文,他恶意地把话拖得更慢。“这事简单,不过就是想跟你借个地方,让我住上一阵子。”

  柳九笑意不减,眸子转了又转,谨慎地问:“书生特地上阳间到底所为何事?”

  “倒也没什么事,不过是找人罢了。”

  “……找谁?”

  “这事倒不需要你操心,这人我已经找了五百年了。”意指绝对是与她不相干之人。

  柳九不着痕迹地吐了口气。找了五百年……那还是人吗?但反正是与她无关的人,这事确实不需要她操心,而他说的事更是好办,卖他个人情,日后要是有什么事需要他帮衬,他肯定闪不了。

  “我明白了,要是书生需要安身之处,我可以让我相公帮书生找一处安身。”

  “不用麻烦,我挺中意这威镇侯府的。”

  柳九脸上笑意随即僵硬起来。“书生,我倒是认为人鬼殊途,你上阳间理该离群索居较合适。”

  她家相公见过他,对他可是敌意满满,两人要是碰头,不小心掀起一场腥风血雨,这日子是要她怎么过。

  “柳九,不想知道小清过得如何吗?”他懒懒地笑问着。

  柳九顿了下,放轻了嗓音问:“我娘还好吗?”

  她幼年丧母,可是娘亲却一直守护在她身边,更在她死时,将她魂飞魄散的魂魄找齐再推进现在这副躯壳里,教她得以借尸还魂,直到确定有人能照料她,才终于甘愿下黄泉成为摆渡者,以还书生纵容其十多年逗留人间的恩情。

  “说来也是命运安排,上回我上阳间寻人,却先遇到了小清,那傻娘子央求我让她守在你身边,直到你长大成人,那年你才五岁大呢,可瞧她那傻劲,加上答允当忘川摆渡人还恩,横竖原本的摆渡人要卸职投胎了,我便允了,可谁知道十年后你却遭人杀害,我又答应她去寻找你的魂魄,甚至答应她助你借尸还魂,一路到了现在……这恩情真是难算了,不过我这人也不是铁石心肠,至少也讲道义的,她如今在阴间过得还不错,有我照拂着,谁动她。”

  听至此,柳九忍不住叹气了。说到底,就是要跟她讨人情就是了!

  “书生,好歹你也给我一点时限,否则我要怎么劝我家那口子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