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食医千金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那洪亮的大嗓门在这人烟稀少之地显得分外刺耳,他懒懒抬眼,就见个年轻男子飞快地跳下马,像阵风般刮到自个儿面前。

  “二爷!还好你平安无事,要不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府了!”

  二爷?“……我?”骨节分明的长指指着自己。

  洪临傻愣愣地瞧着他,分不清他家二爷现在又与他玩哪招,他服侍二爷近二十年来,似乎不曾见过二爷笑得这般慵懒自在。

  二爷总是沉着脸,不住地盘算,不断地防备……他真没瞧过二爷的笑呀!用力地再三回想之后,洪临忍不住打量他,但横看竖看都是他家二爷,如假包换的二爷呀!

  “二爷,你不要紧吧?”他怯怯地问着。要说怪,就怪在二爷那打趣的眼神,丝毫不减的笑意……他家二爷不是这样的,可那张脸分明就是他家二爷呀!

  总不可能在这荒郊野岭遇见鬼吧! “嗯……是不要紧,就是……对你没什么印象。”虽然这人二爷二爷唤得亲热,他却是一点真实感都没有,脑袋没有半点似曾相识的画面。

  洪临抽了口气,脸色瞬间刷白。“二爷,你连我都不识得了?这这这……这得要赶紧找大夫才成,二爷你走不走得动?要不我背你吧。”天啊天啊,真是出大事了,虽说每回遇袭,二爷总是吉人天相地一再脱困,可这次数一多,就连老天都顾不及了。

  不过,不管怎样,二爷摔下山腰却浑身无伤,只是记不得他而已,说不准一会就想起来,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。

  见他一脸真情诚挚地蹲在面前,男人目光淡淡一扫,慢条斯理地道:“倒是不需要人背,不过……你先说说我叫什么名字。”虽然他对这家伙一点印象都没有,但人家都找来了,说不准他真是他家二爷,先探点底细也好。

  “二爷,你不会真是摔坏脑子了吧,你是京城尹家二爷尹安羲啊,我是你的随从洪临,跟着你快二十年的洪临呀,你要是真把这些事都给忘了,回去我要怎么跟老太太交代?”洪临一张老实脸都快要挤出苦瓜汁了。

  “嗯……忘了也无妨,你提点些就成,倒是有一事比较要紧。”

  瞧主子的神色认真了起来,洪临也立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,压着气音问:“二爷尽管吩咐。”

  “这附近哪儿有卖糕饼?”记忆什么的都不是顶重要的,唯有糕饼才是人生大事。这是他刚才吃过糕饼后,悟出的人生真理。看着洪临呆愣憨傻的神情,他忍不住再添了句——“我饿了。”

  嗯,够明白了吧,想要他当他家二爷,也得喂饱他肚子里的馋鬼。

  洪临一双眉纠结到不能再纠结,张了张口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  糕饼……二爷从不吃甜的呀。

  谁来告诉他,眼前的二爷到底是不是二爷!

  就在马车停下时,街上买的酥酪糕,全数都进了尹安羲的肚里,当洪临拉开马车门,瞧见丢在一旁的油纸袋时,忍不住乾呕了下。

  他已经记不清从梅林县回京的路上,二爷到底吃了多少各式各样的糕饼了,他光用看的就想吐了。

  “洪临,方才买的酥酪糕味道不对。”他颇嫌弃地道。

  洪临眼角抽了两下。“改日再买就是,二爷先下马车吧。”

  “到了?”他噙笑问。

  “是,二爷。”

  他跳下马车,看着面前的朱红大门,门房小厮早已迎了出来,连脸都不敢抬。他不以为意,只是跟着洪临往里头走,就见房舍雕梁画栋,园林小桥流水,假山峥嵘,处处穿柳渡杏,花香扑鼻,他再不济,也看得出这确实是所谓的大户人家。

  只是——才刚踏进厅门,怎么里头一张张的脸都像是见鬼一样?

  哪怕只是一闪而逝的惊慌失措,他也瞧得一清二楚。真是有趣的反应啊,不过他现在是搞不清楚状况的人,只能当自己寄人篱下,也就大度地不跟他们计较了。

  重要的是—— “洪临,京城里的糕饼铺子有几家?”

  洪临无奈又无力地叹了口气。“……二爷,先找大夫好不好?”他不是二爷……虽然他顶着二爷的脸,但他真的不是二爷!

  §第一章 皇商二爷变吃货

  两年后 威镇侯府——

  一抹纤瘦的身影下了马车,快速地走进威镇侯府,犹如识途老马般地直朝主屋而去,迎面而来的丫鬟皆朝她施礼。

  “春喜,夫人在房里吗?”近主屋时瞧见了姊姊的大丫鬟,柳芫噙笑问。

  “十三姑娘,夫人在书房候着十三姑娘呢。”春喜笑眯杏眸说着。“对了,厨房的红枣杏仁糕可以起锅了吗?长公主正等着呢。”

  “你上厨房,让胡大娘拿根筷子插上瞧瞧,胡大娘要说成了那就是成了。”柳芫噙笑解说着,见春喜施了礼朝厨房方向走,她随即朝书房而去。

  “九姊,我回来了。”她一进书房,就见她家九姊正坐在案前看书,和往常一样,看的不脱是一些医书,有些还是威镇侯特地进宫向皇上求来的,她家九姊简直跟个医痴没两样,比爹还糟。

  但,再糟都无妨,只要九姊能活回来,什么都依她。

  静静地坐在柳九的对面,柳芫露出满足的微笑。有谁想得到,一个死去两年的人竟能借尸还魂,如此光怪陆离,荒诞不经的事,可她就是信了。

  如此擅针使药解毒的九姊是绝无仅有的,这天底下不可能再出现另一个医术同样了得,性情同样精明的女子,况且就连威镇侯都认出九姊,她这个和九姊相处了十年的妹妹怎能没认出她。

  而九姊又是何其有幸,能与威镇侯再次相守,甚至在威镇侯的相助之下,让爹答允她以爹的外室之女身分回到柳家,顶了行九的排序,重新成为柳九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