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光 > 娘娘回宫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七十一


  “喔?奴才洗耳恭听,也许能替大皇子想出个法子。”到底是什么天大的烦恼,竟连太傅们都应付不了?

  “我跟太傅说,我有一个爹,一个爹爹,一个父皇,爹和爹爹感情很好常在一块,可是和爹爹睡在一起的是父皇,可我不懂了,为何爹爹和父皇睡在一起之后,爹爹就给了我一个弟弟?她怎么可以这样,她应该问我要不要,可她没有问我,突然就有了弟弟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  陆取认真聆听的神情逐渐冷淡,缓缓地闭上了眼。

  他想,宫中的蠢人一大堆吧。

  这蠢蛋大皇子都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明了,为何宫中依旧无人怀疑公孙令是个女人?大伙都这般盲从,因为既定事实,就认为再无其它可能?

  这样看得见与看不见,又有何异?

  面对钟天衡执意找到答案的神情,他勉强自己问:“好端端的,怎会说到这些?”

  “因为太傅说,男人与男人相处必定断嗣,得要娶妻才有子嗣,可是我就不懂了,所以我问太傅,如果男人与男人相处必定断嗣,为何父皇和爹爹在一起,会让我有了弟弟,不合理,对不。”

  陆取嘴角抖了两下。原来太傅还是奉命前来当说客的。

  可惜的是,挑错对象了。这种不可外传的闺房事,知道得愈多,恐怕命会愈短,难怪一个个都病了。

  “大皇子认为爹爹真是个男人?”这一点,倒是教他有点疑惑。

  “可是男人是什么样我也不知道,可我知道我有的,父皇也有,可是爹爹没有,这点我很久以前就发现了,爹爹以往明明不准我让父皇知道的,可是他们近来都喜欢光着身子,这不就让父皇知道了吗?”

  “大皇子……”够了,不要再说了!

  “昨儿个父皇欺负爹爹,爹爹难过地哭了,哭声把我扰醒,我气得爬上床打父皇,父皇生气了,满身是汗,爹爹也生气了,一脚把父皇给踹下床,我马上也补了一脚,那是爹教的,他说呀,往两腿间踩最是好用,肯定会让父皇在地上打滚,可是父皇没打滚,他只是一脸很想掐死我而已,跟爹说的不一样,陆取,你知道为什么会不一样吗?”

  突然间,面无表情的陆取内心兴起了非常狠毒的想法。

  他想,皇上有两名子嗣,而至今皇上就连大皇子是己出的都不知道,那么……他把他毒哑,应该无所谓吧。

  皇室的秘辛,皇上的尊严,不能也不该经由大皇子口无遮拦地宣扬出去!

  看着阑天衡那偏着头,皱着小脸的可爱模样,一颗心莫名地就软了,但当他再次开口——

  “之前爹说,要是父皇欺负爹爹的话,我就挤上床,躺在床上保护爹爹,可是父皇总会气得把我丢下床,爹还说,要是如此,就要我把弟弟弄醒,这样一来,父皇就没机会欺负爹爹,可是我真的很不懂,父皇明明凡事都顺着爹爹,可为何每每回广清阁后,他都要欺负爹爹呢?陆取,为什么?”

  陆取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他想,还是毒哑他好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